躲进厕所的男人和赖在车上的警察

午夜,六哥蹲在医院厕所的隔断内,一边“方便”一边翻看着手机。

夜,很静,只有年久失修的老式水箱在不停的“滴答、滴答”。

“吱嘎~”厕所的门响了,因为隔断的门关着,六哥并不能看清来人的面貌,来人并没有进入隔壁“蹲位”,小便池内也没有传来“水流”的声音······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几秒钟之后便有一股青烟飘进六哥所在的隔断,原来是一位上了烟瘾的烟民。

男人很安静,安静的那老式水箱的滴答声依旧占领这整个厕所。

就这样安静了两分钟,外面传来了手机的拨号按键音,5秒钟后,男人开了口:“姐,你过来吧,咱妈情况不太好······”

沉默、长久的沉默,不知是电话那头的“姐姐”在给男人说着什么,还是电话早已挂断男人在沉思着什么······

喘息、啜泣、呜咽、大哭、嚎啕大哭······

老式水箱的“滴答”声还在继续,陪伴着男人痛哭,其他的安静都还在继续,六哥为了不打扰这持续的安静,特意把手机一键调成了静音。

嚎啕大哭、大哭、呜咽、啜泣、喘息······

3分钟后,男人恢复了平静,水管被打开,在哗哗的流水声中,男人用水抹了脸、擤了鼻涕。在水声停止的时候,男人深呼了一口气,推门走出了厕所,伴随着门的“吱嘎”声落下,老式水箱的“滴答”声又占领了整个卫生间······

六哥又等了两分钟才离开,不想让男人察觉刚才我的存在,他在外面坚持了那么久,不就是不想让人看见他的泪如雨下吗?

男人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垮掉,不想让他们没有了“依靠”,所以,他选择躲进厕所的角落痛快的哭一场,然后平静的告诉所有人“一切都好”。

六哥是男人,也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警察。

我曾亲眼看到我的同事出警脚被划破,在医院包扎时恰巧接到老妈的电话,而他却说:“妈,我最近挺好的,我在打乒乓球呢,先挂了啊。”

我也曾亲眼看到我的同事连续加班多日无法回家,女儿给爸爸打来了视频电话,父女俩有说有笑,挂断视频后,同事瞬间双手揉着眼睛说“眼里进了沙子”。

有的同事抓捕划破了手,回家进门前总要把止血的创可贴撕下来扔在门外;有的同事出警摔破了膝盖,回家后为了隐瞒伤情两天不愿意洗澡;有的同事出警被人诬告,兄弟们喝酒时哭的稀里哗啦,而媳妇来接他时却笑容满面只字不提······

基层警察,每天都会接受太多的委屈、压力、戾气、伤痛,但他们都像厕所里的男人一样,统统把这些都隐藏在心里,不想让已经亏欠了很多的家人再为他们多一分担心。

每当六哥开车上班的时候,把车停放好后总会赖在车里发呆一首歌,在家里,你会是一个儿子、丈夫、父亲,柴米油盐酱醋茶会让时间不属于你自己;而在派出所,你又要变成一个不能喊劳累、不能有情绪、不能往后退的警察,不仅时间不属于你自己,情绪不属于你自己,甚至命也不再属于你自己。

躲进厕所的男人和赖在车上的警察

或许,只有赖在车里这一首歌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

等音乐结束,打开车门,从走进派出所的那一刻起,我们又必须要忘掉自己的焦虑、悲伤、烦躁、压力、劳累,去努力尝试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人,即使对方是个冷脸。

躲进厕所的男人和赖在车上的警察

躲进厕所的男人和赖在车上的警察,不过都是在准备迎接暴风骤雨前,偷偷的做了5分钟的自己!

最后,用一首歌结束本文,并把其中的两句歌词送给所有一线的兄弟们: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我们不妥协直到变老!

警界

国师公开“反叛”,怒批港毒输掉香港,称与“祖国共荣”!

2020-6-29 13:06:54

警界

港媒称国安法明日通过、港府颁布七一生效,黄之锋逃往美领馆

2020-6-29 19:22: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