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嚣张”了,会有什么后果?

凌晨,六哥加完班在面馆吃面的时候,遇到了过去的一个“老相识”,估计大家也能猜得出来,是被六哥亲手送进去的一个“坏人”。在六哥和同事们进入面馆之前,这位“坏人”和几个朋友在面馆里貌似喝多了酒样的大声喧哗,六哥刚坐下,隔壁桌就没动静了,在他们起身走的时候,六哥才认出了这灰溜溜离开的“老相识”。

那年,“坏人”还年轻,从做事到说话都很嚣张,有一天他替自己的一个“小妹妹”出头,与他“小妹妹”越来的其他人一起替“小妹妹”索要房租。本来欠房租是不对的,但是这位“坏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不仅把房租要来了,还与他人一起把人给打了。

根据线索抓“小妹妹”的地方是一个婚礼现场,为了不打扰一对新人的兴致,六哥专门安排服务员把参加婚礼的“小妹妹”叫了出来,“小妹妹”就这样在婚宴上随了礼以后,吃着吃着就“不见了”。

随后六哥就开始了摧枯拉朽般的抓人行动,有被六哥从被窝里薅出来的,有被六哥从酒局上拉出来的,还有几个吓破了胆主动来投案自首的,总之,这个案子共有11名犯罪嫌疑人到案。

因为这位“坏人”在替“小妹妹”索要房租的时候,还多要了700块钱的他们所谓的夜宵费,法制最初给的意见是他们11人涉嫌敲诈勒索罪,因为他们大部分人认罪态度较好且情节轻微,都办理了取保候审,几名动手打人的和叫人的“小妹妹”被刑事拘留,这位“坏人”因为只是“小妹妹”约来收账的众多人中的之一,且只踢了一脚,所以,也办理的取保候审。

大家都知道,一般来说取保候审的期限为一年,六哥在这批人取保候审大约十个月的时候将案卷移送到了检察院,后来检察院也没有和六哥联系。

突然有一天,也就是这批人的取保时间刚满一年的时候,“坏人”给六哥打了电话,询问自己的取保候审期满了,什么时候可以把取保金拿回来。六哥给他解释说:“这个案子早就移送到检察院了,你等检察院的消息吧,在公安机关取保候审期限是一年,如果检察院认为你的事构成犯罪,他们会再利用你在公安机关交的保证金继续给你办检察院批准的取保候审,你最好去XX检察院XX科去问一下,看看你的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六哥本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大约两周之后,六哥接到了一个12345投诉,称六哥滥用职权,至今不给“坏人”解除取保候审,而诉求件上称投诉人并不是“坏人”本人,是他的朋友。

讲真,六哥又不是个傻子,除了自己的家人,有哪个朋友会关心他的钱是不是退回了,自己想投诉就投诉吧,还没胆承认,最可气的是,六哥那天非常耐心的给“坏人”解释了他的取保金为什么六哥没法退,也给他指明了道路,让他去检察院询问情况,他倒好,不仅不领情,还背后打我闷棍。

六哥给投诉的所谓的朋友回电话过去的时候,恰巧就是“坏人”接的,六哥说:“兄弟,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案子目前在检察院,我也不知道进展,有什么事你可以问问检察院你的案子进展如何了,案子都不在公安侦查阶段,现在的办案期限是检察院的时间段,你投诉我有什么用呢?”

不知“坏人”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取保候审期限到了就意味着他“无罪”了,他口气相当嚣张的说:“我找检察院干什么?我就是问你,我不管什么公安阶段、检察院阶段,我取保金交给的你,我就找你要。”

六哥打断了他:“你取保金是交给的银行,不是交给的我,我也不吃你一分钱利息,你也别冲我吼,告诉你了案子在检察院,检察院没有给我结果前,我没法给你退保证金,有本事冲检察院吼去!”随即,六哥也就挂断了他的电话。

几天后,“坏人”可能真觉得自己的取保候审期限满了,他就是“无罪”了,所以,他更嚣张跋扈的去了分局,直接状告六哥“滥用职权”。

其实,他不来闹,六哥还不太关注这个案子,毕竟我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案卷移送到检察院的,就算真有什么问题,也和我无关。但是最近他活跃了,六哥也想看看到底他的案子到什么地步了。

不久,六哥去了检察院,找到了这个案子的主办人,说明了来意,主办检察官说:“他是不是有病啊,前段时间刚给他办了我们的取保候审措施,他自己没数吗?”六哥笑笑说:“看来他是不敢欺负你,就把气撒到我们身上了。”

主办检察官突然笑笑说:“老弟,想出气吗?”

六哥一脸懵的问:“啥意思?”

主办检察官笑着说:“好人得有好报啊,你一个堂堂正正的警察能让一个坏蛋骑在头上拉屎吗?”

六哥更加懵了,问:“大哥,有话你直说。”

主办检察官说:“这个案子我们前几天上检委会讨论了,我们认为定性为敲诈勒索不合适,他们这几个动手的行为更符合抢劫罪的标准,你明白了吗?”

六哥笑了,对主办检察官说:“哈哈哈,抢劫罪必须逮捕,我懂你意思了。漂亮!不过,大哥,我有个请求,你看好办吗?这个团伙里,肯定那些没用动手的是不是你们要下‘不起诉’,能不能让我把他们同时约到派出所里,你来同时宣布‘不起诉’和‘逮捕’?”

主办检察官同意了六哥的请求,我们约好时间,静等这一天的来临。

那天,格外热闹,整个办案区里站满了11名该案的犯罪嫌疑人,他们相互交头接耳,惴惴不安的等待自己未知的命运,唯有那个“坏人”显得格外燥热,或许他自以为把11人全叫来是来解除取保候审的,或许他还给大家吹嘘了,能解除取保候审,都是他投诉的功劳。

不久,主办检察官带着另外三名检察官如约来到办案区,他简单表明了身份以后,开始说:“我念到名字的站出来。”四个人被点名站了出来,其中就包括那个一直投诉六哥的“坏人”。

点完名后,主办检察官说:“后排站的7个人,因为你们的犯罪行为情节轻微且认罪悔罪,念你们是初犯,决定对你们不起诉。我点了名的前排的4个人,你们的行为已经涉嫌抢劫罪,我现在宣布对你们四个人决定逮捕,准备每个人再做笔录。

六哥不失时机的对辅警说了句:“把前面这个四个拷上!”

“坏人”那嚣张的眼睛瞬间失去了光芒,发出类似于哭腔的声音问我:“哥,怎么回事啊,我,我,这家里,我······”六哥一本正经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给你说了案卷在检察院,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不过,你啊,就安心进去吧,你逮捕了,你的取保候审就自动解除了,我会联系你的家人开手续去银行退保证金的。”

后来,在六哥送他们四人去看守所的路上,“坏人”一直在给六哥道歉,说他不是故意投诉我的,问六哥还有什么希望能让他不进看守所,面对“能不能不进看守所”这种法盲的话,六哥也只能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自己知道,检察院又给你办理了取保你没数吗?你投诉了取保超期,如果超也是超在检察院阶段,所以,检察院很重视,所以,我什么也不知道。”

后来,听说他们四个人按抢劫罪被判了很重,后来,还听说在这帮人中传了这样一段话:“千万别惹六哥,XXX就是投诉六哥投诉的,把自己给投诉进去了。”

警界

舆评丨鲍毓明事件产生的信任伤痕需要抚慰

2020-9-19 11:21:38

警界

耗用大量司法资源的“高管性侵案”,到底谁是罪人?

2020-9-19 11:41: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