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今天我们来聊一下中国未来面临的主要挑战:美国保守主义推动下的供应链去全球化与中国如何解决卡脖子问题。

现代工业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性命题,就拿做衣服的纺织业来说,这是制造业准入门槛最低的生产部门。但即便如此,它背后所需要的供应链与部门之间的配合,也远超常人的想象。

比如很多年轻人在健身房喜欢穿的速干衣,它涉及到采掘业对石油的挖掘、冶金部门对原油的提炼和加工、化纤厂的纺丝、纺织厂的纺纱织布、印染厂的染色整理、以及物料公司的面料。等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所有原材料会进入工厂里进行成衣剪缝。

如果再继续向下细分,纺织纱布需要纺织印染设备、染色调理需要染料和印染辅助剂等等。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已经进入中端产业十多年了,越南等制造业新兴国家始终无法在以纺织业为代表的低端产业完全取代我们的原因。毕竟,像这些厂使用的设备和原材料他们目前还做不到自主生产。

而产业链梯度越是往上走,涉及到的零部件和跨部门、跨地区、跨国度间的合作就越多。虽然戎评苦心钻研工业系统理论多年,但自认为没有能力把这么复杂的学术知识和其与国家博弈的关系,于一文之间竟数道尽。所以,为方便大家能更容易理解相关知识,这篇文章将从做菜的类比方式出发,站在相对宏观的角度进行解读。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话说地球是一个村,每个国家就是一个大家庭。两百多年前,村里大部分家庭都在用石锅(农业生产模式)做饭。这种锅做出来的食物,不仅效率慢而且营养价值也不高,养不活多少人,而且受制于技术的限制,只能做干饭,但兔子家是一个例外。

因为兔子家地盘贼大,而且土地质量好,水果、海鲜什么的产量也很高。石锅做的干饭不够,各种水果和海鲜来凑。再加上当时兔子家的家规制度比较符合石锅做饭模式,所以人口多,身体棒,家境也相当殷实。

但有一天,约翰牛家(英国)研究做菜的师傅,突然发明出砂锅(工业生产模式)和新的菜单——炖菜。前者做饭速度快,后者营养价值高、色香味也非常诱人。

这一下就使得牛牛家的人丁变得又强又壮,很快就成为了村霸。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先是食材(经过冶金部门加工可用于生产端组装成产品的工业级原材料,如钢铁)砂锅做饭固然速度快、营养高、份量大,但对做饭的食材,比如米啊、黄豆啊这些东西的消耗也大,仅凭牛牛一家根本不够用。于是牛牛家话事人就组织家里的壮丁,跑到其他实力弱的家庭,去抢水稻、大豆等原材料(未经过冶金部门加工的初级原材料,如原油、橡胶、铁矿石),然后用自己高超的手艺把这些东西弄成烧菜需要的食材。

然后是饭菜过剩:牛牛家的厨房承包商(资本家)为了赚更多的钱,让师傅们(工人)三班倒日夜不停的做菜烧菜,最后导致了不少的饭菜没卖出去。

这可是个危险的信号!饭菜卖不出去,厨房承包商就要开除做菜的师傅(因为亏钱),而依赖厨房做菜的一些小农,比如种花椒的、做盐的、酿酒的,也会因为厨房对食材的需求量下降而失去收入来源,最终结果就是整个牛牛家都吃不上饭了(经济危机)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牛牛家话事人开始走向全村卖饭的路子。

对小家庭,牛牛强买强卖;对大家庭,牛牛就高举自由贩菜的大旗,大家物物交易,共同发财。

才开始这条路本来走得很好,直到遇上了兔子家。虽然砂锅做的饭菜很好吃,但架不住兔家的水果海鲜更诱人啊。所以生意做着做着牛家发现,钱全被兔家的水果(丝绸之类的手工品)给赚走了。

怎么办?卖鸦片,通过鸦片对人的上瘾性把钱赚回来!

但哪晓得兔家发了个禁烟令,直接把事情给搅黄了,气得牛家的话事人在厨房承包商的怂恿下,让壮丁冲上门把兔家一顿狂揍,完事后还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协议,大概就是,牛家用兔家的食材在兔家做饭然后再卖给兔家人,久而久之,兔家就从村里首富沦为最穷的家庭。

另一边,牛牛家的邻居和亲戚,也就是汉斯喵、高卢鸡、白头鹰看着牛家靠着砂锅饭大发横财,也纷纷在自己家修起了砂锅和灶头。

而亚洲分村的脚盆鸡看着兔家被揍得这么惨,也开始了铁锅化改革。

在这个过程中,汉斯喵和白头鹰又搞出了铁锅和炒菜(第二次工业革命),这使得做饭的效率、规模、口味、营养价值得到了成倍的提升,但做饭的食材也相应增加了。简单的炖汤无非就是肉、水、盐、油、配菜。而炒菜除了上述几样,还需要酱油、淀粉、大葱、蒜瓣、生姜。

所以,这里我们可以简单得出一个结论:工业文明等级越高,对原材料的消耗量也就越大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个人觉得炒菜比炖汤更麻烦,如果文中有对做饭的错误,还请大家原谅下,毕竟是打比方

鹰酱家因为地大物博,再加上背靠南美洲这块超级菜园子,基本可以保证食材供应充足。但欧洲分村那边就不一样了,汉斯喵、约翰牛、高卢鸡的地盘很小,都需要其他家庭的原材料做食材,以维持自身的奢华生活。

于是,第一次全村大战,就在欧洲分村的几个土豪家庭对其他家原材料及市场的争夺下,爆发了。这期间,毛熊家随便换了个话事人。

第一次全村大战结束的十年后,缘起于鹰家的饭菜过剩很快传导到所有走向铁锅和砂锅化的家庭,一时间,整个地球村都弥漫着生存危机。而毛熊的新话事人,却趁着这个机会,以近乎抄底的方式从白头鹰、约翰牛、高卢鸡几家买进生产砂锅的工具、炒菜的配方以及高效化做饭的厨房设施,并由此开启了自家的全盘铁锅化、砂锅化之旅。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这边熊家的建设搞得如火如荼,那边约翰牛、汉斯喵、高卢鸡和脚盆鸡,因深陷生存危机,矛盾越积越大。子相对薄弱的脚盆鸡和汉斯喵,先后走向入室抢劫、霸占他人良田的路子

就这样,第二次全村大战爆发了。

二次全村大战彻底改变了村里的力量格局,以约翰牛、高卢鸡为代表的欧洲分村走向衰落,鹰家全面崛起,熊家在全盘铁锅、砂锅化后,养活了很多壮丁,实力基本上可以和鹰家分庭抗礼。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由于对村子发展道路有着严重的分歧,在毛熊和鹰酱的激烈对抗中,村子里很快便形成了两大阵营。

这两个阵营间不仅信仰、家规、发展模式不一样,就连做饭都是两套不同的体系(美标和苏标两种工业标准)。熊家的生产工具只能做熊家的锅,熊家的油也只能烧熊家的菜,如果用鹰酱的油烧熊家的菜,搞不好锅都要炸(不同工业体系下美苏间连航空燃油的标准都不同,用苏联的航空燃油飞美国的战机,大概率出现飞行事故)

为了取得对抗的胜利,鹰家和熊家一方面做更多的饭养活更多壮丁,另一方面帮助己方盟友提升做饭的能力和技术,兔家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在隔壁家成功击退鹰酱的进攻,兔家获得毛熊全方位的援助,从生产砂锅的工具到厨房设施(机械制造业和维持工业运转的基础设施)、从制造食材配方到成品菜的配方(冶金部门和金属零部件加工)、从养殖禽类到培养厨师的学校(制造业与高等人才学校),可谓是一应俱全。

 

经过数十年的辛勤建设,兔家已成为彼时村里面为数不多的拥有较为完整的做饭体系的家庭。

 

而接下来两件事彻底改变了村里的局势的走向…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第一件事是鹰家研发出电饭煲、电磁炉(ICT产业革命),使得做饭速度更快,经济价值和营养价值更高,菜品也更加多元化。这一时期,高技术含量菜品火锅(ICT技术产品)为鹰家战胜熊家埋下了外部伏笔。

为什么说火锅技术含量高呢?

你看,以前炒菜在食材上,大概只需要葱、淀粉、酱油、盐、食用油和配菜,再工艺流程上无非就是腌制和翻炒。

但火锅就不同了,仅仅在底料上,它就需要葱、姜、蒜、八角、牛油、菜油、桂皮、洋葱、花椒、辣椒、小茴香、糖、豆瓣酱,工艺上还要看着时间和顺序,烧油、倒料、翻炒。

在食材上,如果想吃的好,还需要荤素搭配,什么毛肚、肥牛、涮羊肉、鸭肠、鹅肝、鱼丸、脑花、腊肉、里脊、蹄花儿、豆皮、金针菇、粉丝、莴笋、冬瓜、土豆等等。

个别的招牌菜,在入锅前还需要用特殊酱料进行长时间腌制。

而一些出名的火锅店在客人涮火锅吃的辅料上,还准备有葱、姜、蒜、鸡精、味精、糖、生抽、老抽、牛肉酱、白酒等各种蘸酱食材。所以,单从制作工艺和食材方面说,火锅的技术含量比炒菜高得多。

通过火锅和炒菜的对比,我们又可以总结出工业梯度的三个特点:

 

第一、产业梯度越高,需要的零部件越多,因此受益的供应商和人群就越广。

 

第二、高端制造业在工艺流程上一定比低端制造业更复杂。

 

第三、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基础零部件的技术含量和制造工艺,比大部分中低端工业成品还要复杂。比如战斗机制造环节中对航空发动机耐高温材料的打磨,就比生产一台风扇复杂得多(火锅底料的制造难度高于普通炒菜)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众所周知,在生活中虽然火锅店的投资大,工艺难度高,但它一定比普通炒菜馆更能赚钱。

所以,当鹰家的火锅一经推出后,分分钟就把熊家的炒菜给比下去了。于是,在全村饭菜贸易上,鹰家凭借着火锅的技术优势牢牢站在金字塔尖上。

而熊家面向普通民众的炒菜除了己方阵营和一些贫穷落后的家庭,基本上无人问津。而它在全村贸易中卖出去最多的东西,便是烧菜必不可少的食用油初级原材料——大豆(石油)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熊家在与鹰家的竞争中,逐渐落于下风。

第二件事是兔家在和熊家翻脸后,不仅迅速和鹰家阵营走进,还引进了一大批鹰家阵营的厨房设备、锅具生产机器和炒菜配方(四三工程,中国大规模引进欧美成套技术设备)。这是日后兔家能成为全村最大的饭菜出口单位,以及全村唯一拥有完整烧菜体系家庭的重要原因。

因为即使熊家散伙了,但使用熊家做饭体系的家庭还有很多。而整个村子里,只有兔家一家同时拥有鹰熊两家做饭体系的家庭。

所以,兔子提供的食材单,基本上所有家庭都能用来做饭。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苏联解体后,因为产业链断带的缘故,很多原苏联阵营的国家无法获得苏标零部件,而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能同时提供苏标和美标两个工业标准成品及零部件的国家,这是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完整工业体系国家的重要原因。

熊家散伙后,鹰家成为全村最强大的家庭和统治者,但矛盾也相继而来:

由于自己研发出太多技术含量高的菜品,导致使用到的食材越来越多,不论是种植食材的工人,还是做菜的师傅,都远远满足不了彼时烧制菜品的需求。

对此,鹰家的直接解决办法有两个:一是把容易做,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菜品交给其他家庭烧制,自己则烧制那些技术含量高,能卖大价钱的菜,比如火锅;二是牢牢控制住菜品的配方(知识产权)和关键食材(如芯片)的供应。

在这两点基础上,鹰酱又利用自家货币作为全村唯一菜品买卖货币的地位,大搞金融剥削。

至于兔家,那时候实力孱弱,根本没被鹰酱打在眼里。不过,随着鹰家推动的全村贸易愈发深化,兔家的优势开始逐渐显现:

第一、兔家厨房有鹰熊两件套设备,很容易打进前熊家联盟的市场。

第二、兔家把原材料制作成食材的设备齐全,能就地生产90%的食材,在这里做菜少了很多审核、运输等环节,成本低。

第三、兔家的灶头多,排水系统发达,做菜速度和便捷度比其他家更具优势。

第四、兔家厨师很多,做出来的饭菜能承担全村人口的天量消耗。

第五、兔家人丁兴旺,把自己更贵更好的菜卖给他们吃,很轻松就能赚到钱。

就这样,兔家成为了全村最大的饭菜烧制中心,从这里烧制出来的饭菜,养活了全村80%的人。但是,一些高端的食材、配方和火锅之类生产工艺复杂,但更赚钱的菜品全被鹰家控制着。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后来啊,兔家人丁越来越多,炒菜、炖汤这类菜品赚的钱,支撑不了这么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所以下定决心要自己搞火锅、干锅、烤肉来赚更多的钱。

这下鹰家就不乐意了!

才开始,鹰酱的招是把兔家菜进入鹰家的成本提高,结果发现家人们压根离不开兔家的菜和食材。而全村其他家庭,更是如此。随着全村对兔家菜的依赖度加深,兔家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鹰酱一看就不对劲了:卧槽,这不是当年我刷BOSS的副本吗?按照这剧情发展下去,岂不是要步牛牛家后尘了?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于是鹰酱又打出了两张王牌:

一张是断掉兔家菜品的一些关键食材,比如芯片这道菜需要名字叫光刻机的油。千万不要小看这道“油”,它可是用脚盆鸡后院被樱花酒长期浇灌的花椒、约翰牛门前十年一结的生姜、汉斯喵湖中每天喂三斤鱼的鳖,然后运到荷兰猪家用其上百位顶级厨师再经过上百道工序进行炼制的油。

现阶段,离开了这道“油”,还没有哪个厨师烧得出全村顶级的芯片“菜”。

还有院子里一直闹着分家却又不敢分家的秃子,就因为他家不烧其他菜,就搞芯片,所以在色香味方面做到了全村最顶级,各大菜系的厨师都喜欢用他家这道菜烧制美味佳肴。

目前,因为鹰酱家的霸道政策和骨子里的亲鹰成分,秃子也给咱断供了,看着嘛,总有一天要清理门户。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另一张是把全村的食材供应链和饭菜贸易的体系推倒,这个体系不仅要把兔家给排除,还不允许其他人给兔家的饭菜提供食材。

 

事实上,第一招兔家很容易化解,不就是卡脖子吗,当年也卡过。

 

结果怎么样?

 

那么家徒四壁的环境,灶头破破烂烂,锅铲锈迹斑斑,不照样烧出了原子弹、氢弹、导弹这样的顶级大餐吗?

 

但化解第二张牌要付出的努力非常非常大。

全村化时代,牛家养牛、鸡家养鸡、喵家养猪、鹰家养海鲜,然后一并送到兔家做成满汉全席。鹰酱发难后,饭菜还要继续烧,但猪牛鸡我们要自己养,饲料也得自己做,就连养家禽的篱笆栏子也要自个圈。在日常生活中,你见过有哪家饭店这么搞?

这也就是兔家敢这么搞,换作其他家,想都不敢想,干脆直接跪了。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这就是中国工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美国保守势力不遗余力的推进供应链去全球化的背景下,作为其头号打击目标,中国在未来二十年里需要建立一套覆盖各行各业,从原材料到零部件再到成品的供应链。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国境线内一比一复制出全世界所有工业企业和生产部门。

这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在青藏高原上再垒上一个青藏高原,而且县与县之间通地铁的那种!

按照今天工业系统涉及到的零部件与跨部门间的配合,这种工程量所缔造的传奇,堪称人类文明发展史的巅峰!

虽然前途坎坷,虽然巅峰险巍,但我们身后已没有退路。

一文看懂中国当前的最大挑战

亲,你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吧,只要我们从现在追赶,也许我们的孩子就能看到,如果他们看不到,只要他们也继续追赶,他们的孩子也许就会看到,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那么大国梦,永远都只存在梦里!

戎 评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来自公众号:戎评(rongping898)

时局

“懂王”拥有神秘新武器,能确保击败中国?

2020-9-19 19:59:50

时局

没钱没枪没皮没脸!国民党却还在无原则地求“和平”

2020-9-20 23:06: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