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医看守时睡觉,在押人员脱逃后杀人,两民警被判一年半

文 / 大墙老警

南风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

近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一份刑事裁定书,由于文书内容较长,老警在这里叙述一下案件的大致情况。(如需查看裁定书全文,请点击链接 →刑事裁定书全文

惠某林因犯盗窃罪被羁押于陕西省清涧县看守所,2019年12月5日15时许,其因病出所在清涧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19年12月6日19时至2019年12月7日9时期间,由清涧县看守所工作人员薛巍巍、惠思明在清涧县人民医院值班看管惠某林。期间,惠某林趁薛巍巍、惠思明睡着之际,用其输液后未拔除的留置针头打开脚镣,于2019年12月7日凌晨5时24分许逃离病房,其离开医院后,在清涧县老坟湾处将武某某杀害。

2020年5月29日,薛巍巍、惠思明因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20)陕0826刑初33号)。宣判后,二人向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8月20日,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不管是监狱民警还是公安看守所民警,相信很多人都有外医值班的经历。一个外医罪犯(犯罪嫌疑人)至少要配备2~3名看押民警,除了必要的检查外,罪犯(犯罪嫌疑人)在外医时要全程加戴手铐、脚镣等戒具。

医院不同于监管场所,监管设施简陋,人员流动性大,现场情况复杂多变,因此,执行外医值班的民警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保持高度警惕,严防罪犯(犯罪嫌疑人)脱逃。特别是夜间值班,民警轮替休息,但至少要有一名民警保持清醒状态。

通常情况下,监狱和当地社会医院都会有合作,设立有专管病房,病房根据监管需要进行改造,配备必要的监管、监控设施,确保罪犯在诊治过程中监管安全。有的地市级看守所也会在合作医院设立专管病房。

监管责任重于泰山。即使硬件设施再完善,但值班民警却丝毫不能掉以轻心。

然而,上述案件,两名民警看守值班时睡着,造成在押人员脱逃并杀害一人的严重后果,两民警因此分别被判刑一年六个月。教训深刻,代价惨痛,令人叹息,发人深省。

从这起案件中,大致可以梳理出几个问题。

监管设施问题。惠某林就医的医院病房应该是普通病房,从裁定书显示的内容来看,大概率并不是公安看守所设立的专管病房,缺少必要的监管、监控设施。能用输液针头轻松打开脚镣,也确实有点匪夷所思。这是造成惠某林轻松脱逃的客观因素。

警力配备问题。据老警经历和了解,监狱罪犯外医,一名罪犯通常至少配备三名警力,一名带班领导,两名值班民警。一方面,看押警力得到充分保障,多一个人安全系数就增加一分。另一方面,夜间轮替值班时,每个人的休息时间相对多了一些,值班强度相对轻了一些。而在此案中,起码有一点,警力安排不够科学合理。这是造成惠某林轻松脱逃的现实因素。

人的问题。在这起案件中,两名民警明显是有责任的。看管过程中,必须有至少一人始终处于清醒状态,这是基本的工作常识,更是一份责任,是保证监管安全不能突破的底线。要始终对制度心存敬畏,特别是那些事关监管安全的刚性制度,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丝毫不能懈怠,必须始终绷紧监管安全这根弦。诚然,基层民警确实很苦很累,或许这两名民警实在太累了,扛不住睡着了,但这并不是可以免除罪责的理由。

网友评论:

外医看守时睡觉,在押人员脱逃后杀人,两民警被判一年半

外医看守时睡觉,在押人员脱逃后杀人,两民警被判一年半

外医看守时睡觉,在押人员脱逃后杀人,两民警被判一年半

警界

重磅!国庆后多地将实施“断卡”行动,一张手机卡涉案,名下所有卡关停!

2020-9-30 23:14:57

警界

重庆公安新局长履新后主持了一场重要会议!

2020-9-30 23:19: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