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昨天夜里,还在小学的儿子迟迟不肯睡觉,怕自己睡着了还定了闹钟,非要等到凌晨零点零分零秒,然后发QQ说说。

 

今天早上我特意一看,竟然是一句:“祝新中国71岁生日快乐。”这孩子真是有心了,我感到特别欣慰。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只是早上的对话,暴露了他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因为早饭的时候,他傻傻地来了一句:阅兵式快开始了吧?原来他以为阅兵式年年都有,怪我没有做好常识教育工作。

今年的国庆节叠加了中秋,据说100年中只有四次,下一次要在2031年。在这里我们共庆祖国生日,也祝愿奋战在各条战线的同胞双节快乐!

今天看到一则路透社的消息,看了之后大脑皮层立刻兴奋了起来,那就是:两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准备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我一看标题,就感觉这事儿不简单,似乎应该跟美国对华为的无端打压有关。就在美国最严的华为制裁禁令生效前5天,鸿蒙2.0如期而至。

再看内容,果然跟华为有关。消息人士称,这项调查指控谷歌利用其安卓移动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扼杀其竞争者。

消息人士还称,调查案是由华为提议,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已提交给国务院审核。关于是否要展开正式调查,最快可能于10月做出决定。

路透社的这个消息人士就很灵性了。新闻中,中国最神秘的部门是有关部门,最神秘的人士就是消息人士。

路透社是世界上最早创办的通信社之一,也是英国最大的通信社和世界前三大的多媒体新闻通信社,设有大中华区分社,还办有路透中文网。

路透社虽然在报道涉华新闻时,经常带有偏见夹带私货,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砸地胡编乱造,甚至比心惊肉跳报还要靠谱,所以我认为这件事并非空穴来风。

在舆论战线,经常有一种操作,通过神秘的消息人士放风给特定的媒体最终给特定的人群看,进行火力侦察,也像围棋的试应手。

还有时候,有些话题不方便在国内或者大陆的媒体直说,也会通过消息人士释放到国外或者港澳台媒体,从第三方提出某个议题,然后出口转内销进行讨论。

而路透社这个消息人士,我认为属于前者,通过英国的路透社发布,应该主要是给英语世界看的,对美国进行火力侦察,逼美国进行回应。

这种回应可能是舆论上的,可能是政治台面上的,也可能是台面下的。比如谷歌可能要进行紧急公关了,其他美国公司也可能会紧张。

谷歌公关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跟中国有关部门联系,一个是跟美国有关部门联系,通过政治游说或者政治献金来说服美国改变华为禁令。

如果谷歌说服成功,美国放宽或者取消华为的禁令,中国就进行调查了那么这项消息就可能属于“不实消息了,最多是消息人士背锅。

相反,《人民日报》要是放出这样的消息就不太合适,没有什么余地了,必须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了,而且必须要有结果。

中国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并非中国首创,而是摸着美帝过河、摸着欧萌过河的又一案例。所以看到这则新闻,不由自主就想起了《汉武大帝》中一句超霸气的台词:寇可往,吾亦可往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敌人能去的地方,我们也能去。简单来说就是许他做就许我们做。当时汉武帝有意对匈奴发起反垄断调查,错了,有意出征匈奴,遭到了一部分文臣的反对。

为啥这么说,因为从2016年至今,谷歌已经在美国、欧萌、意大利、法国、爱尔兰、日本、韩国、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等重要经济体,受到多起反垄断调查。

最早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的,反而是美帝自己。2007年谷歌收购DoubleClick时,美国就发起了反垄断调查。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2011年,美国的联邦贸易委员会再次对谷歌发起了反垄断调查。2019年的531日,美国另一机构——司法部也再次针对谷歌发起了反垄断调查。

美帝之外,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的是欧萌。2010年下半年,欧盟对谷歌启动了反垄断调查,到现在已经开出了上百亿美元的罚单了。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但是美帝的调查和欧萌的调查显然性质不一样。美帝内部的调查,是属于高举低打,轰轰烈烈开始,最后可能没有任何罚单,最多也就是口头警告,罚酒三杯。

但是欧盟不一样,已经累计开了上百亿美元的罚单了。一次罚一次爽,一直罚一直爽。不罚白不罚,罚了也白罚。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美国和欧萌对谷歌的态度是不一样的。美国对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更多是因为政治斗争。通过反垄断调查敲打企业,逼企业进行政治游说,缴纳保护费,或者选边站队。

比如2019年谷歌遭受的反垄断调查,就是司法部主导的。新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获得特朗普任命之后,立刻要向特朗普表忠心。

因为特朗普早就对谷歌心怀不满,曾连发三条推特炮轰谷歌。原因是谷歌不肯支持自己又不肯去死。如果谷歌公关成功,就可以免于被调查或者被处罚。

暗地里其实都是官商勾结和政商交易。美国两党轮换,另一党一旦下野,政客们不必为丢掉工作发愁,只要级别够高,都是大公司的抢手人才,专门负责公关和游说。

我们之前说过脸书和微软,今天说说谷歌,谷歌现任政策和政府关系主管卡兰·巴蒂亚,曾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的高级贸易代表。

后来奥巴马上台巴蒂亚失业了,但是很快就被通用电气高薪挖走。而2018年谷歌又挖他过来,负责公关和游说,毕竟他是共和党的资深党员。

谷歌内部不仅打造了一支强大的游说团队,还把服务外包,雇佣了6家专门负责公关的大型游说公司

这就是美国特色了,可以合法地进行政商勾结。为啥说美国是法治社会,一切皆可合法化。腐败合法化,吸毒合法化,官商勾结合法化,逃税漏税合法化。

身价近百亿美元的地产大亨特朗普,2016年只交了750美元的税。还不如一名普通的苦逼中产,但是特朗普言之凿凿,他是合法的。

除了欧美,印度、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都对谷歌发起过反垄断调查,各国的罚单都不小,2018年印度就罚了13.6亿卢比。

为啥各国开罚单,谷歌会认罚呢?因为对于谷歌来说,罚单相比收益,简直是九牛身上的一根毛,因为谷歌一年的营收高达高达1368.19亿美元(2018年)。

寇可往吾亦可往——对谷歌反垄断调查呼之欲出

所以中国这项反垄断调查,早就该来了,毕竟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而且有理有据,谷歌的确形成事实上的垄断,并且滥用垄断地位。

 

首先是谷歌的安卓系统,在市场上占有80%以上的市场份额,另外也的确滥用垄断地位对华为断供,让华为陷入困境。

更重要的一个理由,谷歌宣布明年9月30日之后收取30%应用抽成+回收权限,加强安卓系统控制等动作,确实有开始利用垄断地位攫取利益的迹象。

 

这次反垄断调查,是对美国贸易霸凌的反制,是对Tiktok、华为、中兴等被制裁企业的声援,也是对可能被制裁的企业(比如中芯国际)的保护。

反垄断调查、不可靠实体清单,中国的反制工具箱里的法宝还有不少,我们拭目以待。

时局

卷土重来!全球疫情危机下,中国手握一张超级王牌

2020-10-1 18:17:41

时局

为中国庆生,这四位总统很不一般,我们都看在眼里!

2020-10-2 9:51: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