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文 | 老务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大约2周前,突然接到我曾经包教过的一个刑释人员的电话,电话来的有点唐突,因为他释放后的这几年我们几乎没有联系过,又不是逢年过节,所以当听到他的名字后我就知道肯定有事情。果不其然,在简单的寒暄之后,他问我罪犯在监狱死亡后能赔多少钱。

当我听到他的问题后,第一反应是滑稽,一个释放的罪犯问一个监狱警察这种问题,想想就觉得好笑。但出于礼貌,我还是耐心的给他分析,并询问了具体情况。

原来他亲戚的亲戚在某监狱服刑期间因病死亡,并且该犯属于长期无人接见人员,所以在其长达近半年的住院治疗期间,几乎全程是民警在陪护,为此监狱还支付了不菲的医疗费用。

当我听完他描述的事情经过后,险些张口骂人,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我问他:这是明显的正常死亡,并且作为知情人,你也知道监狱一直在积极治疗,为什么还要想着让监狱赔钱呢?他说:监狱的犯人死了,不都是多多少少赔点吗?我说:你听谁说的!除非是非正常死亡,监狱存在明显过错的时候才会给予一定的赔偿,正常死亡的,出于人道主义,监狱可能会给家属一定的丧葬费。你亲戚这种正常死亡,并且监狱还积极给他治疗,你们还想再要点赔偿,你们好意思吗?

他听出来了我话里的怒气,说道:那行,原来这种情况不赔钱,那我让另外一个亲戚回来吧……

原来,在这名罪犯死亡后,其亲戚已经快马加鞭赶到了监狱驻地,为了那点他们所谓的赔偿找过监狱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并非老务杜撰。

这个事情反映出监狱经常遇到的两个情形,一个是长期不接见人员平时没有家属关心,但死亡后,瞬间会蹦出来一群七大姑八大姨,为了啥?不是显孝心,而是为了从赔偿中分得一杯羹。为此还有家属披麻戴孝围堵监狱大门的情况发生,还不在少数。

另一个情形是很多人潜意识里认为监狱死了犯人,无论是基于何种原因,反正在你监狱死了,你就是要赔偿。最可笑的论调是——我们家人来监狱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死在里面了呢……

这两种情形,想必每一名监狱警察都遇到过,甚至还不止一次。有时候死亡罪犯家属还会动用媒体从外部给监狱施压,而监督、判决机关在调查中有时也会基于“本能”,找出监狱在罪犯死亡事件上的各种执法、管理瑕疵,更有甚者,有些上级机关在面对家属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围攻下,为了息事宁人,也会给监狱施加压力,让监狱方面尽快解决问题。

而监狱方在各种压力面前,最终选择妥协,“达成共识”,一赔了之。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当罪犯死亡,监狱一概赔偿的“共识”形成后,受伤的不仅是监狱,还有整个依法治国理念的有效实施。

如果这种“共识”仅存在于媒体、罪犯家属之中,尚有情可原,毕竟一个为了流量,一个为了钱。而一旦这种“共识”存在于手握赔偿与否决定权的审判机关之中,那么其危害是巨大的。而事实上这种“共识”还真的存在于审判机关中。比如前天我们推送的文章罪犯狱内死亡 | 检察院:正常死亡 法院:该赔还得赔”(点击查看)中的两家法院。

该案中,法院在赔偿决定中,虽然明知死亡罪犯没有受到殴打、虐待,没有中毒,且新郑监狱在发现死者发病后已经采取了送医检查、服药、输液等救治措施,且已知死者死亡的原因是因病死亡的前提下,仍以各种理由让新郑监狱承担10%的赔偿责任。滑天下之大稽。

更意想不到的是,在新郑监狱申诉撤销原决定至最高法后,最高法给出的裁决结果是:

新郑监狱虽然在潘喜军发病后及时进行了抢救,但不足以因此而免除其相应的法律责任。综合本案整体情况考虑,原决定认定新郑监狱的监管行为存在不当之处,对潘喜军的死亡承担一定赔偿责任,适用法律并无不当。驳回河南省新郑监狱的申诉。

好吧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对此,网友说: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当赔偿成为“共识”,受伤的岂止是监狱

司法不能为违法者买单,在维护法律条文的同时,更要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警界

最新款曝光,被称为最值得全国推广的辅警肩章、臂章

2020-10-4 22:35:09

警界

公安提醒:多名女性已被牵涉进全国最大骗局,你老婆可能也在做!赶紧阻止!

2020-10-4 22:38: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