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办的案件都是经过领导同意的,不应当由个人承担法律责任”!

在旌得县公安局巡逻防暴大队民警王鹏主办的案子中,有彭某1涉嫌容留、介绍卖淫案。

还有童某涉嫌开设赌场案。

彭某1涉嫌容留、介绍卖淫案得追溯到20129月。

当时,王鹏带领大队民警在对彭某1经营的旌得县仁和宾馆检查的时候,发现宾馆内有一对男女正在卖淫嫖娼。

而仁和宾馆的老板彭某1经查多次介绍、容留这名失足女卖淫。

法网恢恢,彭某1因涉嫌容留、介绍卖淫罪,被旌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彭某1的老爹彭某2,为寻求主办民警王鹏在案件处理上给予关照,就到王鹏家中给他送两条软中华香烟。

 

后王鹏为彭某1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在彭某1退缴违法所得以后,由已立的刑事案件降格为行政案件处理。

 

从事实和证据看,彭某1应当被刑拘。但他仅仅受到行政处罚,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不仅如此,王鹏在主办童某涉嫌开设赌场案中,也出现问题。

 

王鹏在端午节、中秋节期间多次收受童某为自己经营的游戏室能够得到关照而给他的香烟、大闸蟹等礼品,多次接受童某宴请。

 

2014年47日,王鹏作为主办民警带队查处了童某经营的剧院、游戏室,现场查获四人在赌博机上赌博。

 

童某利用两台赌博机供他人进行赌博活动,违法所得共1万元。

 

当时,王鹏明知童某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但仍提出将这个案子作为行政案件处理的意见。

经大队长汪某1(已判刑)同意后,报县公安局审批通过。

童某仅受到没收违法所得1万元、没收赌博机两台、责令停业3个月的行政处罚。

到了2019年,童某因这起犯罪事实,被旌得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刑罚。

因为这些事,王鹏被指控徇私枉法罪和玩忽职守罪。

法院以他犯徇私枉法罪、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但王鹏提出了这样的意见:我办理的彭某1、童某案撤销刑事案件转为治安案件,都是经过领导批准的。

是经过了办案单位负责人审批、上报法制大队审核审查同意、经过局领导或局务会决定的,因此,不应当由个人承担法律责任。

王鹏说,夏某等引诱、介绍、容留卖淫案,当时因为证据不足,经大队长指示要求撤销刑事立案。

后来,(撤案)在局务会上讨论没有通过,大队长要求案件暂时不要动,王鹏按大队长指示将案件暂时搁置,不是故意不将案件办理下去。

现在案件卷宗遗失,旌得县纪委已对王鹏作出留党察看、行政降级处分,就不能因为此事再对王鹏追究刑事责任。

王鹏的辩护人也说,彭某1案、童某案都是办案单位领导同意后上报法制大队审核审查同意、经局领导或局务会决定的。

办案中接受礼品是违纪行为,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卷宗遗失是单位搬家导致的,不是王鹏个人行为。

即使王鹏的行为构成犯罪,王鹏有坦白、自愿认罪情节,原审判决对他量刑过重了。

二审安徽省宣城市中级法院对王鹏和律师这样的说法表示不认同,驳回了王鹏的上诉。

说二审期间王鹏没有提出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新的证据,所以,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确认不变。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看了看,这案子事实清楚,法律适用又没有错误,王鹏想二审改判基本没有可能。

法院认定王鹏徇私枉法,说他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构成徇私枉法罪。

王鹏玩忽职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构成玩忽职守罪。

王鹏接受彭某1、童某的礼品宴请后,提出将案件降格为行政处罚的处理意见,对明知是有罪的人不予追诉,构成徇私枉法罪。

王鹏辩解是大队长王步胜指示案件暂时搁置,经查没有证据证实。

法官说,王鹏在办案过程中,将刑事卷宗材料遗失,导致在继续侦办该案过程中耗费大量时间、人力、财力和精力,致使相关人员不能及时被追究刑事责任,造成国家利益重大损失。

虽然旌得县纪委监委已对王鹏作出政纪处理,不影响法院追究王鹏的刑事法律责任。

二审中,王鹏虽当庭表示对徇私枉法罪、玩忽职守罪认罪认罚,但仍坚持其书面上诉意见,该书面上诉状对案件相关事实和定性予以否认,所以,对王鹏不能按自愿认罪认罚处理。

最终,民警认为这一案件的办理都是经过领导同意的,不应当由个人承担法律责任的意见,法官没有听。

但法官也没有对为什么不同意王鹏的“不应当由个人承担法律责任”的意见作进一步释法。

对此,蓝衬衫们评说:案子即便经过办案单位领导审批,经过法制大队审核审查同意,按程序经局领导或局务会撤销刑事立案改为行政处罚,又即便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全都不影响对王鹏履职行为性质的认定。

警界

长假厕所告急!女生拥进男厕

2020-10-5 16:19:47

警界

醉汉持镰刀与酒瓶大闹派出所,40分钟后被人劝离,好在结局舒适!

2020-10-5 23:42: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