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军案件最新动态:进京申诉后,被要求与四巡联系。

总538期

纠正错案,需要坚韧而无畏。

01

先公布王文军案件的最新进展:经向太原、山西法检申诉未果,去了最高法,被要求与办公地点为郑州的最高法第四巡回法庭联系,并递交材料。

发生于2014年12月13日的太原警察王文军案件,最初被周秀云方当事人联系媒体,以王文军致死讨薪女而爆炒。在“有图有真相”情况下,时任山西省委书记作出“从重从快清除害群之马”的批示,而公益律师团又进一步将事件舆情推波助澜。最终,王文军被过失致人死亡和滥用职权被合并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此案一直为社会广泛关注,历多年余波未断。被称为中国警察的四大黑锅案件。

 

自2018年假释,王文军一直在寻求申诉。

 

巡回法庭制度是指法院为方便群众诉讼,在辖区设置巡回地点,定期或不定期到巡回地点受理并审判案件的制度。

 

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

 

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

巡回法庭的级别高于省高法,相当于是最高法的分院,其立受案列入最高法案件管理系统。

第四巡回法庭。受案范围:河南、山西、湖北、安徽4省;地址:河南省郑东新区白佛路和博学路交叉口博学路33号。

希望他递交材料顺利,如愿进入再审程序。

 

02

接触王文军是因为一位广东警察,他把王文军引入微言法谈群。

与这位广东警察因介入曲案而结识。后来,又看到这位警察在新年期间因曲玉权案件,而向黑龙江省委书记的留言,更感佩其义胆侠肝。

还知道,他特别去了哈尔滨,为曲玉权家人带去了广东警察的心意。

对他的托付不敢懈怠。

去年发了一波王文军的推文,包括头条上也发布了,头条发出又被禁止了。

王立军的申诉书和对1213事件的情况说明,当时就给了安在。微谈群里的朋友应当都有,记不太清楚了。这些资料,安在不藏着掖着,申诉本就很难,多一份支持多一份希望。

一直没有发,是尊重王文军本人的意见,等待合适的时机。

现在,有一个将王文军申诉书以及情况说明也加原创,求打赏的公号,居然大言不惭说是安在发布王文军自述没有被授权,真真奇怪。请看此截屏:

此案例研讨群,王文军自任群主,另有辩护人以及引荐人、法学专家、公安舆情著名学者等计8人,此位号主,不在其内。必须承认,相比曲玉权案件孤儿寡母的情况,对于王文军案件,安在一直处于听招呼的状态。特别自觉的王文军,也许会善良地认为安在推托。

不在此群,其他人同样可获得首发权利,然而,对此类公共事件,强调自己的首发,并排斥他人发布,还将王文军本人的申诉书加上自己的原创,寻求打赏,不顾应有的社会效应,损害当事人权益,狭隘功利、毫不知耻。

着实奇怪也着实可笑。

王文军案件最新动态:进京申诉后,被要求与四巡联系。

03

昨天,发出了《王文军自述|太原1213案件必须揭露的真相》,留言者众。

没有想到,留言里面,最多的是这样的表述:收藏了,不敢转发。

怕什么呢?仔细想来,不外是两怕。

一怕大员在位,官威不可污,势力会涉及到自己。都说是身在公门好修行,却难解身在公门担责重。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神仙,当2014年12月,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王儒林同志观看了视频资料的时候,有图有真相,他不会想到当他签批下“从重从快处理害群之马”的批示后,有一位曾经的基层警察会为了这几个字,入狱数年并申诉困难。自己也深陷争议。

大胆揣测,当时的王儒林面对着的是太原市公安局三任局长记苏浩、李亚力、柳遂连续落马、三年三任的难堪局面,痛下的决心。

翻案难,难于上青天。这难既有事隔多年,证据难取,都在公检法炮制冤假错案的人手里,更难在当年办案的人,不管是昧着良心,还是顶着压力办案,当案件一旦成为生效判决,便意味着纠正会涉及公检法办案链条上,所有人等的责任。再弄一个错案追究,奋斗一生或者半生的职业声誉也就毁了。随声誉毁坏的,当然还有利益。1213案件的具体办案人,包括口口声声要将案件办成铁案的人,自己受了处理甚至进了铁笼子。

 

包括时任太原市检察院检察长周廷玉、太原市中院副院长李晓涛、太原市中院执行局局长赵晋虎,已被处理。然而,都知道批示来自时任省委书记现任全国政协领导的王儒林,感觉王案前途难料。

 

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是,安在也有另一种想法:任何一个到了相当位置上的领导干部,难道缺乏反思精神吗?在现在这个信息社会,那么愿意执迷不悔吗?还是我们自己硬硬把领导抬到一个不可有错的崇高位置?这样作法违背我党的优良传统。

 

二怕为人发声、思维过活跃,给领导种下坏印象。王文军案件是警察执法的一道分水岭,自王文军后,对现场人员多劝阻不敢近身制止,成为聪明警察的选择,也是无奈的选择。搜索百度,与王文军有关的词条十万多条,而被媒体最初的一面之词的所谓的公益律师,要求严惩并追究办案人员责任的帖子不胜枚举。

 

辩护人柴冠宏律师,查资料找专家做视频,准备的极为充分,系统论述了王文军无罪的观点,据实严谨而精彩。

 

最后结果比起诉罪名有了重大进步,然而,仍然没有得到无罪的效果。

 

通看判决书,将媒体错误报道引发的社会效果归于王文军并认定为滥用职权,简直是巨大的笑话。然而,这笑话就是以将一名警察送入监狱,并苦求申诉而不能、赤裸裸地可笑地表现着。

王文军案件最新动态:进京申诉后,被要求与四巡联系。

王文军案件之所以能发生,在偶然性,也有必然性。类似长官意志,在不同地方以不同形式表现着。

根深蒂固,极难去除,让人不得不怕。

然而,我们更应当看到:自中央到地方一直在广开言路。特别是中央政法委7月份的会议,定调案件特别是社会热点案件要更公开透明,回应社会关切更积极,令人振奋。

昨天,推出《王文军自述|太原1213事件必须揭露的真相》,一位法官特别对安在留言。他说:“王文军”案,当时名噪一时啊。华夏大地,行政“指导”司法屡见不鲜,尚有许多人在呼吁奔走,为的可能不仅仅是自己,而是要真正的“司法公平、公正”和正义。但此举路途遥远,尚须坚韧和无畏的精神。

 

社会环境不是平空而来的,好不是凭空,恶也不是凭空。

改变我们的执法环境,更好地守护社会安宁,国家层面,请从郑重对待王文军案件申诉开始。而阅读此篇文章的你,请从一个微不足道的转发开始。

警界

方不圆“回光返照”?诬蔑“人民英雄”张伯礼“做了违法之事”!

2020-10-6 10:02:45

警界

公安局2020年打架斗殴成本套餐​

2020-10-6 10:25: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