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最靠谱解析太原“1213”案件核心问题“扭按”及归罪的荒谬!!!

总539期

纠正错案,需要坚韧而无畏。

重磅|最靠谱解析太原“1213”案件核心问题“扭按”及归罪的荒谬!!!

(2015年8月15日庭审外戒备森严的法院外)

王文军案件与曲玉权案件一样,有许多槽点,比如说将失实媒体报道造成的社会影响,归结为王文军,成为定性滥用职权的依据。比如说,检察机关基本办案流程可以归结为“先立案有结论再找证据”;比如办案过程中剥夺了王文军的会见权。还比如,2015年5月18日开了一次庭,草草结束,最终判决是两年之后,可见案件办理的粗糙与争议。

在种种槽点里,决定王文军真正有罪或者“无罪”的“扭按”,起了关键作用。

对于这个词语,王文军气愤已极(全文见本号《王文军自述|太原1213案必须揭露的真相》),他说:起诉书“扭按”一词的使用,是“12.13”冤案制造者创造性的发明,其目的就是转移视线,混淆是非;“扭按”一词的使用,误导法官和所有人对事件本身的认知,彻底改变了案件的性质。

现场徒手制止,是周秀云对民警王文军实施抓住裆部睾丸,进行危险性攻击和挠脖子、撕烂警服的犯罪行为,在民警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采取的一个摆脱和控制动作,也只是单手抓住头发把嫌疑人按在地上使其不能动的控制,在抓住头发控制“按”不让侵害和嫌疑人尽全力“反抗按”要实施侵害两个力的作用下,如果出现了骨折这个意外,民警在与违法斗争这个紧张的过程中,不能预料这个情况的出现,现场人数众多,在鉴定没有出来前,所有人都不清楚周秀云为什么后来就死了。

现场有视频,按就是按,怎么实施扭,还用了“按扭”这么一个词!

从物理学上讲,“扭”这个动作是对物体实施两个相反方向的力,就现场的操作,要实施扭的动作,必须要固定身体,再用两只手固定头部,才能实施方向上扭的动作,民警王文军一只手抓住嫌疑人柔软的头发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没接触,怎么扭?而且人的头部可以左右灵活转动,现场有视频记录,有扭的角度吗?

(安在仍然选择这张现场照片,希望隔了数年,你能看到镜头外对面的被执法者和王文军的紧张)

重磅|最靠谱解析太原“1213”案件核心问题“扭按”及归罪的荒谬!!!

囿于资料有限、知识不足,安在一直在寻找对此说法的突破点,一直没有很好的答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今晨,在构思《检察机关在1213案件查办过程中的渎职行为》一文的穷思皓首中,打开公号后台,看到一位读者朋友的留言,豁然开朗。

这是安在看了200多篇与王文军“案件”有关文章后,对于“扭按”这个词,最深刻而靠谱的解析。这是一位力学背景、曾为设计的现警察。

整理如下,略有修改与补充:

起诉书及判决书用“遂扭按周某云头部”八个字概括全案最关键的事实部分,可谓用词至简。但“扭按”一词,即不客观,又词义模糊,易生歧义。这一词可能来自于刘教授鉴定意见中“导致周某颈部损伤的动作是屈曲旋转”的推断,检法文书因而描述王文军对周头部是扭按动作。

必须指出,根据损伤后果作出“屈曲旋转”的推断是主观的,而王文军对周头部采取的动作是客观的,二者是否相等?是否就是真相?通常,要还原客观的事实,首先应当运用较为客观性的证据,比如现场视频,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没有客观性证据的情况下,才可运用鉴定意见来推定事实,且损伤后果与致因之间应该是一一对应关系,推定事实才会正确。

事实上,当外力作用于周头部的左角(右角同理),且周某的身体和颈部保持一定张力的情况下,从力学分析,是可能得出“屈曲旋转”动作的推断的,因为身体在一定张力的情况下,可以看成是刚性物,当外力作用于头部的左角时,以颈肩结合处为基线分析,则顺颈椎方向有一个压的分力,以颈椎为基线分析,则沿颈椎有个周向的分力,压的分力可能推断为“屈曲”,周向的分力可能推断为“旋转”。但如果身体和颈部是放松的,当外力作用于周头部的左角时,一是颈部会向外力的方向弯曲,不会产生周向分力,二是不易产生较大的颈部弯曲应力,即身体放松的情况下,主要是“屈曲”,不是“旋转”。

必须明确,外力作用于周头部的左角的行为,是按的动作,不是扭按的动作,二者性质不同,不能混淆。可见,不能简单地以主观推断代替客观事实,而且,主观推断是否正确,需要以客观事实为检验标准。

再者:刘教授的鉴定意见,从证据的角度讲,在内容上可能不够全面。对于周颈椎骨折,从原因力的角度分析,王的外力与周本身抵抗力是什么关系?

它应当纳入鉴定意见,因为这是应当由刑事技术解决的问题,是鉴定意见的范围,是需要查清的事实问题,不是法律认定的问题。

而且,它属于责任认定的基础性问题,应当在鉴定意见中解决,形成刑事证据,不应鉴定人仅仅出庭做些说明。

 

这一点,在庭审过程中,王文军含泪问刘良法医:如果我按她的头,她不抵抗,会有这样的结果吗?刘良法医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另外,作为年近60的中老年妇女,骨质疏松是大概率的事情。我们知道,身体柔韧性、骨质密实的小孩子几层楼摔下可能只是轻伤或无恙,而老人一个不小心摔倒就会骨折甚至致命。

 

警察不是医生,看不出执法对象有没有潜在疾病。但是,法医对此必须关注,给出结论。这是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重要证据。然而,很遗憾地发现,法医鉴定中并没有此项内容。

 

重磅|最靠谱解析太原“1213”案件核心问题“扭按”及归罪的荒谬!!!

从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基础上,只有查清以上问题,才能谈到责任认定。

王文军的行为,是执行公务时对妨害公务行为人制服时发生的行为,其是否构成过失犯,可以按类似防卫过当的标准来判断,即执法行为是否明显过当并造成重大损失,是否明显过当与造成重大损失,是两个独立的判断条件,不能以造成重大损失,来认定明显过当。

认定是否明显过当,一看执法行为是否明显违背执法依据,二要与违法行为相比较判断。离开违法行为谈执法行为是否过当,是不讲理。

而判断执法行为是否明显违背执法依据,一看执法行为是否属于《操作规程》和警务技能所规范的动作,属于警务技能所规范的动作,则这个动作所产生的风险不因由民警承担,而应由国家承担,即补偿。

关于是否动作适当的问题,判决书引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二十条将下压头部认定为击打头部,显然是错误的。而《操作规程》第三条,“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为限度,尽量避免和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规定,应当理解为执法人员选择处置措施时,对该措施可能造成什么伤亡、财产损失是可以预见的,可以预见才可以选择,比如,可以徒手制止的却选择警棍击打,执法人员对警棍击打可能造成受伤是可以预见的,但是使用警务技能允许的徒手控制动作,执法人员在执法时如何能够预见会造成伤亡的后果?如何选择应不应放弃这个制止动作?强行以事后的损害结果要求执法人员在行为时能预见后果,属于以客观推定主观,与主客观统一原则不符。

徒手制止措施有一种情况可以认定是故意伤害,即像气功师表演手劈断砖头那样,猛然用力下切,这时就变成了折颈动作了。

同时,根据《刑事诉讼法》国家公诉等权力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私权相对抗需要遵循“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原则,在适用法律和认定案件事实存在模糊之处时,应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结论。这一原则,不应因被告人是警察,以及有了领导批示,而被旁置或推翻。

重磅|最靠谱解析太原“1213”案件核心问题“扭按”及归罪的荒谬!!!

警界

17岁参加工作的80后公安局长被查

2020-10-8 9:38:06

警界

国民党台毒面目终于暴露,统一台湾时机已来临!

2020-10-8 10:07: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