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警察生存法则——规则内的保持强势!

前些日子,过去跟着六哥实习的一名小兄弟问六哥如何才能“在工作中打开局面”,六哥送给他两句话:心怀正义、保持善良、敢亮剑无赖、敢死磕流氓。对好人,要比好人更好;对坏人,要比坏人更坏!

这些年来,六哥一直在“不苟言笑”的遵循着以上两条法则,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六哥我从不想窝窝囊囊的活着,所以无论是出警还是办案,我向来都是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凭着良心保持着高调的强势,很多时候,群众需要的就是警察的“一锤定音”。

昨天接了一个警情,事情很简单,就是一辆私家车和一辆三轮车在一个很窄的道路上会车,当两辆车都停住的时候,三轮车后面有一辆二轮电动车可能是因为走神,也可能是因为地面有水路滑,在距离三轮车后尾部十米的地方一个急刹摔倒在地。

这就是一件很普通的意外事件,骑电动车的人摔倒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过失造成的,当然要责任自负,就如同后车追尾全责一个道理。

看到有人摔倒,电动三轮车匆忙“逃跑了”,而摔倒的人则拦住了汽车的去路,以自己为了躲避汽车才摔倒为由,要求开车的人给予自己赔偿。

开始警情派给了派出所,因为汽车车主执意要认定责任,警情转派给了交警,交警到场,认为汽车与电动车没有发生接触,不属于交通事故,是“行车纠纷”,又将警情转派给了派出所。

六哥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围满了人,六哥刚停下车就听到了路边的两个老太太对话:“这种小事,就是骑电动车的不对,还又麻烦又来了一队警察。”其他的群众也都在周围耳语,想必大家对事情已经有了自己价值观的判断,但是碍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敢站出来说个公道话。

摔倒的电动车主已经叫来了自己的亲戚,私家车主也叫来了自己的朋友,交警全身而退了,貌似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派出所的民警在做一次“青天大老爷”,不过,讲真,这个警情根本就不是应该由公安机关管辖的警情,只不过派出所是烫手山芋的最后一个接盘手,派出所是群众的问题无处解决后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六哥到了现场,一句双方的争吵也没听,只对跟随出警的辅警说了一句“录好监控”。监控很清晰,六哥看完监控之后,问电动车主:“你为什么不让司机走?”

电动车主说:“我是为了躲汽车才摔倒的,他必须赔我钱。”这句话,是很多国人在出了事后的典型心态,非要找个人或者部门把因他们自己的过失造成的损失“报销”才行。就是一种典型的摔倒不怨自己腿瘸,说路不平;拉不出屎来不怨自己便秘,说地球没引力。

六哥疑惑的问:“录像你没看吗?汽车和三轮车因为路窄都停下了,在停下了大约三四秒之后你才从画面中出现的,而且你离着停下的三轮车十米就开始急刹,所以才导致自己摔倒的,和人家汽车有什么关系啊?汽车早就停住了,哪来的你躲车摔倒的?”此时,周围的群众已经开始敢大声的议论此事了,六哥隐约听到人群中说:“就是啊,本来就是他自己摔倒的,怎么还让人家赔钱呢?”

六哥直接没有给对方任何解释的机会,继续说道:“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是你自己操作不当造成的摔倒,与汽车一方没有任何关系,刚才我也问过对方是否愿意出于人道主义赔偿你损失了,对方不同意,我也给你们调解过了,无法达成协议,如果你坚持认为你的摔倒是对方车辆引起的,可以自己到人民法院举证并提出赔偿诉讼,派出所有全程的出警录像及你们当时出事的视频,我们会一并提交给法院,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正确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你及你的亲属无权阻拦汽车一方离开,如果你执意以对方不赔偿为由阻拦对方离开,你将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现在就请你让开,通过合法的方式去解决你的问题。”

六哥本以为电动车一方还要继续矫情一会儿,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不占理,便找了一个台阶下,说了句:“我听警察的,刚才那个交警如果这么说了,我们早就走了。”然后,他们就真的离开了。

十分钟解决“战斗”,而且,六哥我的强势也并未给围观群众造成“不适”。

随后,又有一个打架的警情,受害人的赔偿要求比较合理,是赔偿三百元,但是不知道打人的嫌疑人是什么意思,称自己没钱,自己想被处罚。

六哥首先给嫌疑人录了像,问:“你知道你现在的自私可能在将来会给你的子女带来不好的影响吗?你知道有案底的家长孩子各种政审有可能会审核不过吗?”

嫌疑人如二皮脸般的笑了笑,说:“没事,我以后有了孩子也不让他当兵,我想被处罚,我没钱。”

六哥向来就是这么“随和”,既然你想被处罚,那我只有三个字——满足你。

给受害人、嫌疑人都做完笔录,又将打人的视频监控发给了分局法制部门,事实严重清楚,证据绝对确凿,所以,六哥仅用了一个半小时,便对嫌疑人裁决了罚款500元的处罚。

三百不赔,被裁决罚款五百,这都是嫌疑人自己作的。

六哥又录着像问他:“有钱交罚款吗?没有的话我告诉你后果,首先罚款需要在十五个工作日内上交给指定银行,逾期不交的,每天收取百分之三的滞纳金,然后,我们每年都会把不交罚款的人上报失信人名单,今后你将无法申请任何贷款,同时,法院也会适时对未交罚款的人进行集中清理整治,强制执行,拒不执行的,会被裁决拘留。所以,罚款,你,爱交不交。”

嫌疑人还没结婚,今后贷款买房是必然的,所以,他怕自己留下不良记录,乖乖的把五百元罚款交了上来。

一个半小时解决“战斗”,我的强势让打人的嫌疑人深感不适,他问:“为什么你们警察说话都偏向对方呢?”六哥看了他一眼问:“我们警察说话不偏向被打的,难道要偏向打人的吗?”

深夜,又接到一个报警,称有人到其家中闹事。

刚到现场,便感到了一种被像狗一样对待的感觉。六哥到场,还没说话,报警人像指挥家丁一样对六哥说:“你们赶快把这个人给我抓走!”

六哥问:“你报警对方什么事?”

报警人怒气冲冲的说:“他喝酒了,来我家闹事。”

六哥问:“你是报对方寻衅滋事是吧,你们认识吗?你要求警察追究他寻衅滋事的责任吗?”

对方说:“我们认识,但是我要求追究。”

六哥说:“好,你穿好衣服,跟我一起去派出所。”

报警人问:“我为什么要去派出所?”

六哥说:“你要求处理对方,前提就是必须要有你的笔录,你就要跟我到派出所去做笔录。”

报警人说:“现在在家里做笔录不行吗?”

六哥说:“现在对方情绪激动,我们没法一边做笔录一边保证你们的安全,而且现场我们也没有笔录头和材料纸,同时,我们的上级有要求,除病的不能动的人以外,做笔录必须要在派出所的办案区制作,且要全程录像,在这里做笔录不符合上级的要求。”

此时,醉汉插嘴说到:“你们把我带走吧,和她没关系。”

六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闭嘴,一边去,我执法需要带谁不带谁轮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现在装老好人了,早干嘛去了,你喝多了别来人家家啊,你不来还有这报警吗,还有需要带人走这一出吗?你现在是嫌疑人,老老实实给我站一边去,再敢过来阻碍执法,我将对你使用强制措施。”

人就是这么奇怪,六哥我硬了,反而他们软了,但是,没办法,既然报警人坚持要处理,我必须要将双方带回派出所。

回到派出所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没什么可说的,二人都进办案区,先去按照法律规定自行调解去吧。进入办案区的时候,嫌疑人拒绝搜身,六哥直接带着四个人站在醉汉身边,说:“公安部四个一律明确规定,进入办案区的嫌疑人必须进行人身检查,说白了,今天你搜也得搜,不搜也得搜,人手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是自己从口袋里掏东西,还是我们强行进行人身检查?”醉汉自我找了个台阶下的说了句“没外人、这是干什么呀”,就开始乖乖的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放进了临时储物盒。

半小时后,看押人员传来消息,说双方自行和解了。六哥过去问报警人:“你报的是寻衅滋事,这事没法和解,我必须处罚,等一会儿我反馈完警情给你做笔录。”本来像使唤家丁一样的报警人称自己做错了,他们相互认识,对方进入家门也是她自己开门让他进来的,对方在家里坐着谈两人之间感情的事,也没有做任何的违法行为,不存在寻衅滋事的情况,她也希望公安机关不再继续处理此事。六哥说:“好,民不告官不究,你自己写申请吧。”报警人工工整整的写了事件的经过,并称对方没有非法侵入住宅,没有寻衅滋事,双方是一场误会。

受害人写完后,六哥让受害人走了,她问为什么不让嫌疑人走,六哥说:“他现在酒都没醒,我放走他,他如果出去再去找你事怎么办?为了你的安全,让他等着吧,等他醒了酒再走吧。”

让六哥没想到的是,不仅醉汉认错保证自己今晚不会再去骚扰对方了,连报警人都求六哥赶紧放了他,让他早回去。好吧,每人再发一张纸,醉汉写事件经过及保证书,报警人写“自愿申请XX离开,后果自负”的字条。

凌晨2点,所有的东西都写完了,双方“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看着天”的离开了。

两小时处理完一个警情,慢是慢了点,但耽误的不仅仅是我的时间,还是那句话,我值班反正我也不能睡觉,闲着也是闲着,处理事呗。而且最大的收获是,醉汉从开始的不以为然,到了最后变成了苦苦哀求,相信他今后做什么事不会再这么嚣张,这么放肆了,至少,他在这个派出所的辖区不会了。

或许会有人问六哥怕不怕别人叫我“恶人”,其实,没啥好怕的,因为六哥始终坚信老话——鬼怕恶人。好人不会怕我,更不会觉得我是个“恶人”,只有自己做了“鬼事”或心中有鬼的人,才会怕我这个“恶人”。

派出所的辖区,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辖区的居民更是从天使到恶魔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作为派出所里的一名一线警察,你想要在辖区内立住脚、守护住“天使”、震慑住“恶魔”,就必须像“地狱男爵”一样,带着一颗“天使的心”用自己“强大的恶魔身体”去和邪恶死磕到底。

强势,不是一种胡作非为的鲁莽,而是一种在法律规则内的对正义的执念和对公平的倔强!

警界

【情报实战】是谁预测特朗普十月将被新冠病毒感染?

2020-10-8 10:27:46

警界

悲哀!一个王WEN军倒下去,无数个周X云站起来

2020-10-8 17:17: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