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报警称姐姐人失踪但微信联系并未发现异常,10天后发现姐姐遇害告公安局未履行调查职责

这个案件,其实有些诡异。

发生的时间,追溯到2018年215日,请注意案件的时间节点。

一名叫刘某1的男子向梨园派出所报案,称姐姐刘某 28日与家人失去联系。

梨园派出所对刘某1制作了询问笔录,当天以行政案件受案,发布“走失人员协查通报”。

2月16日,梨园派出所民警来到刘某租住的小区查看小区监控录像。

2月18日,梨园派出所民警电话联系刘某1询问他姐姐的情况。

刘某1说,姐姐刘某并没有回家,但与她在微信上一直有联系。

2月25日,梨园派出所民警再次向刘某1制作询问笔录,了解失踪女子刘某的情况。

弟弟刘某1说,224日姐姐刘某通过微信与他联系过。

后来,到了法院一审庭审时,刘某1又改口,“陈述”218日发现姐姐刘某微信与他联系疑似并非本人。

但在2月25日梨园派出所向他制作的询问笔录中,刘某1称在刘某微信与他联系过程中并未发现异常。

后来,一审法院采信的是梨园派出所对刘某1制作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姐姐225日微信与他联系的过程中,并未发现异常),这是后话。

2月26日,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查明刘某已经遇害,同日作出立案决定书对刘某被杀案进行立案侦查。

案子讲到这里,你已经明白了吧?刘某1报警称姐姐刘某失踪,但是,直到他姐姐遇害,他给派出所民警提供的询问笔录内容,都称与姐姐微信联系的过程中并没发现异常。

但刘某1的姐姐被害死以后,弟弟“理所当然”地将矛头指向了派出所。

说是梨园派出所在2月15日接到报案后至225日期间,民警未履行调查工作。

到法院起诉请求法官确认梨园派出所2月15日至225日期间没有履行调查的法定职责违法。

在热点案件中,经常听到一个叫作“背锅侠”的词,那么,本案的处警民警会不会成为“背锅侠”呢?

刘某1的姐姐遇害案中,派出所是不是充分履行了对失踪人员的查找职责?

根据法律规定,梨园派出所对于辖区内失踪人员的报案具有查找并根据情况移交刑侦部门的法定职责。

这个案子中,根据查明的事实,梨园派出所已经履行了立案、调查、询问等职责,充分履行了对失踪人员的查找职责,不存在怠于履责的情形。

梨园派出所在发现刘某遇害后,及时将案件移交给刑侦部门进行处理,也履行了移交侦查的法定职责。

刘某1在215日报案后,梨园派出所曾在218日向他电话询问情况,刘某1表示姐姐刘某一直与他微信联系,并无异常。

梨园派出所根据刘某1反映以及其他证据,认定这个情况不符合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的情形并没有什么不当之处。

庭审后法院对刘某的遇害深感遗憾,但遗憾女子死亡不代表不能判决梨园派出所行政行为合法。

法庭驳回了刘某1的诉讼请求,认定派出所正确履行了法定职责。

刘某1不服,上诉说派出所受理行政案件后,应当立即开展询问、勘验、检查、辨认、证据保全等调查取证工作,如果失踪人员的情况符合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还应将案件移交刑侦部门处理。

说在一审中出示的证据无法证明民警履行过现场勘验、检查、辨认及证据保全等法定职责。

呵呵!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看了这个案件的办理过程,认为派出所在程序上并没有什么瑕疵。

梨园派出所接到刘某1关于女子刘某失踪的报案后,依法履行了立案、调查、询问等程序,并在发现刘某遇害后及时将案件移交给刑侦部门进行处理,已经履行了必要的法定职责。

因在梨园派出所的询问过程中,刘某1表示姐姐刘某在微信上与他有联系,当时并未发现异常,在此情况下,刘某1要求梨园派出所“进一步”履行“职责”也缺乏依据。

所以,梨园派出所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职责或怠于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刘某1关于梨园派出所履责不全面、不彻底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真是环环相扣!这起案件的诡异之处,是凶手一直在暗中以被害女子刘某的身份,与弟弟刘某1保持“联系”。

弟弟刘某1的询问笔录足以证明派出所民警依程序正确履行了法定职责,法律保护下的民警并不是“背锅侠”。

如果觉得小编的分析有道理,请关注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我们共同致力于一线规范执法。

警界

哈尔滨涉黑三兄弟覆灭记:135套房、96辆豪车

2020-10-8 19:17:26

警界

“十一”乱港缘何失败?来自曱甴的反思与检讨…

2020-10-8 22:19: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