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何以近乎“四面楚歌”?!

文 / 高墙老警

南风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

监狱,何以近乎“四面楚歌”?!

2020年的监狱,太特别、太不寻常了——年初疫情初期三省五所监狱发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国庆中秋全国出行达6亿多人次的情况下,不少监狱仍然继续执行封闭执勤模式,没有一丝丝的改变;20多名监狱警察在高墙抗疫岗位上殉职;接连曝出的罪犯“减假暂”舞弊大案和贪腐窝案,以及在社会公众中弥漫的猜测、失望、误解和指责。

监狱所面临的外部和内部之各种撕裂,呈现加剧之态势。

汹涌变革的新时代中,监狱似乎愈来愈被动,慌慌张张、踉踉跄跄,被一些重大事件倒逼着,一如陈忠实先生笔下《白鹿原》中那个已经与时代脱节的村落,四处救火却往往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作为一名在监狱工作了20多年的老警察,心绪理应更加平和。然而,这些年来却愈发感觉一种窒息般的憋屈和无奈——30多万监狱警察夜以继日、为之奋斗,监狱何以成为社会公众眼中的法治“洼地”,甚至不少监狱警察也慨叹“监狱不像监狱、罪犯不像罪犯、警察不像警察”?!

监狱,何以近乎“四面楚歌”?!

物理学证明,封闭系统的熵增,会导致系统无序度不断增大,事物趋于混乱。

监狱的四面墙,囚禁的不仅仅是戴罪之身,还有相当一部分的管理者。

以“我的地盘我做主”“单打独斗”为特征的“大墙思维”,导致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极度迟钝。在押犯构成、警察队伍组成、执法环境和刑事司法政策发生较大变化,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有新需求的情况下,看似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小天地”“小王国”,实则摇摇欲坠。

监狱具有司法行政复合属性,监狱警察队伍是纪律部队,但这并不排斥依法管理和专业管理。相反,惩罚和改造罪犯,必须坚持政治建警、依法治监和专业改造罪犯。

然而,在监狱场域中,以讲纪律听命令为名、以“不干就辞职”为强势话语,掩盖了不少管理者大行霸道作风。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监狱这个封闭的场域中,更加难以根除。

绝对安全哲学之下的监狱管理,缺乏整体规划和愿景引领。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的“保”,成为弥漫上下的临时观念。以至于,检查监狱摄像头图像是否清晰,竟然成为监狱最高管理部门的“重点工作”。而优化配置警力、民警依法履职保护、罪犯改造对策研究、“三分”(监狱分类建设、罪犯分押分管分教、民警分类管理)、对外普法、宣传和舆情应对等关系到我国监狱事业长期健康发展的“大事”,鲜有人认真谋划,鲜有有效对策和实实在在的招数。

监狱,何以近乎“四面楚歌”?!

源于辽宁凌源监狱罪犯脱逃事件的“瞪眼班”,成为信息化时代“智慧监狱”的另类注脚。轰轰烈烈、暴风骤雨般的全国监狱驻在式检查,近乎没有下文。甚至,在新中国历史上中办国办第一次联合发文《关于加强和改进监狱工作的意见》后,诸多关涉监狱的重大利好,也未能抓住契机使之落地。防疫的属地管理,在1994年的《监狱法》中就已明确规定,却推进不力。年初三省五所监狱发生疫情事件,这个教训实在是太惨痛、太深刻了。

很多人将解决监狱现有的困境,寄希望于《监狱法》之修改。笔者断言,不突破大墙思维之局限,不大力推进狱务刑务公开,纵然有新《监狱法》出台,监狱依然会与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脱节。

若干年后,回首这几年,除死看硬守出来的“世界最安全之监狱”外,确实乏善可陈。倒是视频会议分会场上,头戴钢盔、套红袖标、腰扎武装带、站姿笔挺、表情严肃的监狱警察督察,则可能成为不少监狱警察抹之不去的记忆。

国家的十四五规划,正在调研编制之中;部监狱管理局将迎来新局长。

希望,我所热爱并在为之奋斗的监狱事业,不再被耽搁:

——监狱像监狱、罪犯像罪犯、警察像警察;

——监狱惩罚与改造罪犯的职能切实得以发挥;

——真正实现依法治监,与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

警界

“十一”乱港缘何失败?来自曱甴的反思与检讨…

2020-10-8 22:19:34

警界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2020-10-9 0:10: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