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昨天跟同事换了一个出警班,毕竟节日期间,一天下来警不太多,挺好。夜里临近十二点睡下的,不知多久电话响了,看时间一点五十。辅警说,来警了,老公报的,说夫妻打架,老婆拿刀了,不过没有受伤。

别无选择,起床穿上制服,穿上防刺背心。这背心出警必穿,反正轻便,比起只有一身蓝布制服的同事,还增加了严肃感、专业感。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这次明摆着已经是持刀干仗了,又是入室警情,危险程度更高。光有防刺背心不够,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对防割护臂戴上。几年前买的淘宝货,几十块钱,卖家推荐词:“屠宰业、玻璃业必备劳保用品”。买回来以后我用菜刀砍了几下,割了几下,都没事,当然没有使出吃奶的劲,反正同样的力度在手臂上肯定足够进手术室,得慰问金的。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本所不太有这个氛围,其他同事连有没有辣椒水、有没有过保质期、小孔有没有堵塞都是靠我提醒。为了避免惊世骇俗,这对护臂在短袖衬衣的季节我没有戴过,现在已经是春秋执勤服了,藏在长袖中没人看见。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常规警力配置是一警一辅,但这是一起涉刀警情,我有心再叫上一名辅警一起去,然而又于心不忍。该出警的这个辅警平时不是和我搭档的,已经拿上记录本准备出发了,看我又打开备勤室的装备柜带上了臂盾和T棍,也自言自语地说,哎,还是带一个,这些人说不准就瞎搞。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和臂盾放在一起的还有防暴头盔,但是太大太重,视听都有影响。这起警情毕竟是夫妻打架,而且是女方拿刀,感觉还不到戴头盔的程度,所以就任性一把,戴上执勤帽出门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在路上我还在想,也不知道这夫妻喝酒没有,是不是正常夫妻,要是有人喝了酒,或者又是离婚不离家的前夫前妻,或者是各自离异临时组合,估计又得听一大段关公战秦琼。如果见了血,伤重的得去医院,不是那么重的但又要作出追责姿态的,又得将双方带回所做笔录,最后多半还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只是葬送了警察一晚上,想起来就是一种折磨。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事发地小区开车几分钟就到了,进门时问值班室里两个保安15栋在哪里,有个保安热情地上车带我们去,同时问了下是什么事,我说夫妻打架动刀了。下车时我还在想他要是愿意一起去,在人数上倒是个震慑,但他也很点到为止,下车后指给我们3单元入口就停步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辅警下车戴好臂盾,因为T棍和臂盾一向都是放在一起的,我看他没有T棍,问他他说没有拿。我心想那你怎么战斗,独臂神尼吗,我又把我手上的T棍递给他,抽出了自己腰上的甩棍,并且跟他说,进门之后第一件事就要看刀在哪里,两人手上,客厅桌上,如果都没有,赶快去守住厨房入口。

出了电梯,一位中年妇女迎上来说,哎呀,哪有家务事把警察找来的道理,另有一名年轻男子站在一扇防盗门外。我说您是谁,她说我是女方的妈妈,就住旁边一栋楼。看她情绪和语气都还比较稳定,感觉事态还不算严重,也能够起到正面作用,要是遇上那种张牙舞爪的,这一趟怕是不好收场。

(图文无关)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年轻人看到我们之后说,我老婆在里面,她的刀被我抢下来了,然后从脚下的纸袋里拿出一把刀。我一看不是中华传统造型的长方形菜刀,是跟我家一样的西式厨刀,和只能劈砍的方头菜刀相比,更多了一项捅刺功能,堪称一件大杀器。我问他受伤了没有,他说没有。又问老婆受伤没有,也说没有。又问屋里有没有小孩,回答有。再问不会对小孩怎么样吧,回答说不会。听到这里基本上就放心了,他能把刀抢下来,说明女方也没有来真的,否则就不是这个局面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我说没有人受伤就是最好的了,现在凌晨两点,既吵不出结果,又影响邻居休息,就不要再继续了,你有没有地方可以去,他说我到单位去睡。我说那就行,正好岳母也住得近,等双方都冷静了,和老人一起坐下来好好说吧。年轻人说我这就走,我又要辅警登记了他的身份信息,他就坐电梯下楼了。

分隔双方、阻断冲突是第一位的,但我还得见到女方。假如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此时其实已经受到了男方的严重伤害,或者自己在里面做了什么想不开的事,而我没见着人就离开了,可能十分钟后还会接到她母亲打的110又跑来处置,甚至可能第二天我就成害群之马了。我又和她母亲敲开房门,花了约十分钟听她哭诉,并扮演妇女之友劝慰开导,确认她没有受伤,也没有情绪失控,又有母亲作陪,我们就在母亲的感谢中告辞了。

这次出警并没有曲折和惊险,只是想借快递员的号说一下,看到过一些警员伤亡的案例中,有些明明是报警时就说到“打架、持刀”这种关键词了,而出警民警还是浑浑噩噩,就当跟厕所送纸的警情一样,这肯定是不行的。枪就不说了,听到有刀时,就应该带上臂盾,能有护臂更好;即使没有刀,也应该穿着防刺背心出警,现在而今眼目下,我们必须假设任何人都会忽然持刀捅来,不然到了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

(老编特意找到了与这位朋友所说的相近例子,2019年5月13日凌晨,东北某市,前夫在前妻家滋事,民警陈强出警将前夫劝离,因下大雨,还好心问其是否需要坐车,忽然被其持刀捅刺致死,其实就是一件防刺服的事。老编一个人伺弄这个公众号也辛苦,各位朋友有什么心得感悟都可以赐稿,符合本号风格路线即可,有打赏都会转给作者本人,欢迎来搞。)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凌晨两点出警,夫妻打架老婆拿刀,全副武装的我活着回来了

————END————

欢迎关注“现场观察员”

警界

监狱,何以近乎“四面楚歌”?!

2020-10-8 22:21:05

警界

当街杀人的警察被保释了,这理儿去哪说去

2020-10-9 0:12: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