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现场民警群众3死2伤!除了警察,真的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一只羊走失引发的“纠纷”,当事人(持刀歹徒马某贵),当事人王某生,两名民警,村干部人数不详,经过一上午的“调解”后,民警和当事人王某生当场被捅身亡,三名伤者中一名送医途中伤重不治死亡。

调解现场民警群众3死2伤!除了警察,真的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调解工作持续至中午12时35分,马某贵突然拔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冲向王某生,民警对其进行制止时,马某贵将该民警捅倒在地,后又接连捅倒王某、捅伤另外3名在场人员。”

世界上最安全国家的土地上,区区一个马某贵,居然瞬间就酿成了警察群众3死2伤的惨剧!面对一把尖刀,当事人王某生、奉命出警的两名警察、参与调解的村干部,刹那间人仰马翻、血流满地、3死2伤!

轰动一时的于欢案,警方出警了,出警的女警朱秀明和辅警也已经到达了现场,结果呢?还记得当时大喊“要以不作为严惩女警朱秀明”的霉妓们吗?

 

2013年安徽超市事件,两名民警到场了,面对持刀疯狂捅刺女孩的歹徒,没有枪的民警只能用扔篮子、喷辣椒水的方式制止歹徒,结果女孩不幸遇害↓
遇害的女孩可不可怜?当然可怜!舆论质疑现场民警“处置不力”的声音有没有道理?当然有道理。问题是警察又能怎么样呢?2019年7月31日,安徽天长市公安局金集派出所值班民警赵永明与辅警王韬、陈澄处警过程中遭遇当事男子刀刺袭击,结果呢?赵永明肝部受损,右肾被摘除,王韬身中九刀,所幸两人均已脱离生命危险↓
同样是在安徽,六安市霍邱县公安局夏店派出所民警许传宝就更惨了。
调解现场民警群众3死2伤!除了警察,真的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配了枪的警察又怎么样呢?2018年8月6日10许,涉嫌杀人的犯罪嫌疑人张某驾驶汽车冲进富加派出所冲撞群众并持刀追砍现场人员,为保护群众生命安全的所长王涛和值班人员在处置中开枪将犯罪嫌疑人击伤制服(该犯罪嫌疑人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但在与犯罪嫌疑人搏斗中,所长王涛和辅警廖弦也身受重伤,最终王涛因伤势过重不幸牺牲。

调解现场民警群众3死2伤!除了警察,真的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王涛所长手中有枪、也开枪了,为什么也落了个英年早逝呢?参见贵州另一名所长张磊。
2010年1月12日16时许,当地村民郭永华、郭永文酒后在关岭县坡贡镇街上与代寸忠、代朋良因经济赔偿之事发生抓打。接警后,时任坡贡镇派出所副所长的被告人张磊带领协警王道胜赶到现场制止。在处警过程中,张磊、王道胜遭到郭永华、郭永文抓扯,被制止后,郭永志加入进来,与郭永华一道抓扯张磊,将张磊推到路边沟里。张磊起来后往后退让并掏出手枪朝天鸣枪示警,但郭永华、郭永志不但继续扑张磊,而且在张磊边退边再次朝天鸣枪示警后抓住张磊持枪手抢夺枪支,随后郭永华、郭永志张磊开枪击中死亡

2013年6月21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曾经轰动全国的枪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涉案民警、被告人张磊防卫过当,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而在庭审中,张磊代理律师公布了一份贵州省公安厅出具的鉴定,认为通过提取张磊使用过枪管的擦拭物,能检出郭永志的DNA,相似度超过99%。结果,公诉方出示了一份与贵州省公安厅迥异的鉴定,这份由公安部出具的鉴定表明,无法证明擦拭物能检出郭永志的DNA,推翻了“村民抢枪”的说法。

 

9个月之后,就是2014年的3月1日,现场击毙歹徒的特警说了这样一番话:“一辈子都会记着。当时那个情况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我将他们击毙在地之后我还在考虑,我这个枪是不是开对了。我还是有这种想法但是看到从火车站方向一条一条的尸体抬出来的时候,我自己心里边稍微有一点安慰。我认为我还是挽救了好多无辜的生命。对得起昆明市的老百姓。对得起我手中的枪,对得起我头上的国徽。”
又一个6年过去了,出警的民警依然没有枪,有枪的民警依然…只不过这一次,最北边的这两名出警调解“纠纷”的民警,甚至连“有种来砍我”都不及喊出,就与现场这几名倒霉的群众一起,被拔刀就刺的马某贵捅翻在地了。
无数一线民警的生命及无辜群众的鲜血证明警服可以神奇到让并没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店小二们去徒手夺刀,甚至可以神奇到让不会游泳的年轻人跳入嘉陵江去救轻生少女…但神奇警服里的肉身凡胎和失去了警察武力值护卫的普通群众,终归还是无法抵挡住“马某贵”们的一次次刀捅斧劈!
END

警界

从黑暴意图加入警队,聊聊香港公务员队伍

2020-10-10 19:23:05

警界

原公安厅总队长被开除党籍

2020-10-10 19:45: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