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值班室到管区大门,过B门经通道出去,520步

文 / 苍老师

南风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

从值班室到管区大门,过B门经通道出去,520步

从值班室到管区大门,480步。过B门经通道出去,520步。

这段路小波来来回回记不得走了多少次,上下班都会默数步子。上班快迟到小跑时,他也尽量控制好步伐,虽然有时候会失控,多几步或少几步。但下班时,他一定会做到绝对精确。

对他来说,这不仅是一个数字,更是一种希望和寄托。每次带着爱的心情下班,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呢?

从单元门到小区大门,400步。过斑马线到婚姻登记处,也是520步。

小波之前只走过一次。搬家过来,偶然发现以前城郊的婚姻登记处,现在在小区对面。于是拉上媳妇一起丈量了从家门到此的距离。

小医生当时说:“量什么量?咋滴,你还要来办手续啊?傻样儿!”

小波说:“不是啊,你看这数字多好,520呢。”

那以后最多是逛街时路过,小波没在意过这距离。

今天感觉太差了,小波觉得这哪是520步,更像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从家里出来,两人一直沉默地走。

等红灯时,小医生说:“要不,我们先走走,说说话?”

小波并没有太多欣喜,近乎麻木地说:“好吧,你想说就说吧。”

从值班室到管区大门,过B门经通道出去,520步

今年的秋天来得更早,不到中秋,街头的银杏树叶就已现金黄,有些已经挡不住秋风的诱惑,从半空中落下,或妖娆或惊慌地飘零,也有极少能保持优雅的风度,缓缓地落在路人发间衣上。

一对小情侣在秀恩爱,妹子一定要男生把那枚树叶拿在面前,然后45度自拍。

小波看得潸然一笑,也随手在风中抓到一片。

小医生说:“十年前,我们也这样吧?那时手机拍出来的照片都好渣。”

小波说:“现在手机很好用,不过没人可拍了。”

“手机?哈哈”小医生微微一笑:“你上班的时候,有手机么?能用么?”

市政新装了很多座椅,崭新的座椅上有新鲜的落叶。

“要不我们坐坐吧?你不是要说会儿话么?”小波看到椅子就想坐下去。

“嗯,坐坐。”小医生说:“我不是解释或证明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一些实话。”

“什么实话?”小波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是要告诉你即将大喜的日子么?呵呵”

“这就是我离开你的原因之一!”小医生平静地说:“当年那个自信满满,敢拿枪指着我脑袋的男人,为何现在活成这样?自怨自艾,猜忌,像刺猬一样,只会对亲近的人竖起自卑的尖刺。”

“我能怎样?再一次用枪逼你不准离婚么?不爱了就分呗。一别两散,各生欢喜。”

“我没有出轨!”小医生声音很低却很坚定。“七夕那天我确实去了我们第一次的房间。但只有我一个人。我独自躺在那里回忆我们经历的一切。你变了!你的自信被生活、工作消耗殆尽。你不再学习,不再看书。除了单位的文件,你多少年没有看过纸质书了?”

“这个……”小波默然了。是啊,除了每年下发的上千份其实没人看的文件,自己真的好多年没有碰过印刷的书籍了。

“你多少年没参加考试了?”

“考试……”小波差点忘记了真正的考试是什么样子。每年参加的很多次所谓培训考试,不都是答案提前下发,皆大欢喜的全体过关么?

“你的警服呢?”小医生的声音有些尖锐。“你现在除了上班,连去上班的路上都不敢穿警服了吧?当年挽你的手走在街上的自豪感,被你自己抹杀了!搬家过来快四年,居然没有一个邻居知道你是警察!直到你们这大半年封闭。邻居以为我们早离婚了呢。一离家就一两月,回来像农民工返乡一样。问我的时候我才告诉他们你是监狱警察。”

“我能有什么办法?是单位规定啊。”小波喃喃地说。

“单位规定。多好的理由啊。”小医生口气有些无奈。“我们医院也有很多规定,甚至有些是不合理的。但是,你连自己是警察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不是自卑是什么?你这样的自卑甚至感染了孩子。他同学有公安的孩子,人家就能骄傲地说我爸或我妈是警察。我家的孩子,根本不好意思说我爸爸是警察。难道不是你一直的自卑影响了他么?监狱警察又咋了?难道比人低一等了?当年认识你的时候,你那么骄傲地说,我是警察!我可曾因为你是监狱警察而表示了其他意思?”

“……”小波感觉自己全身像木偶一样僵直。职业荣誉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肯定不是一瞬间,是日积月累,渐渐消失成记忆里的片段,甚至风化于时间,再无踪迹可寻。

“走吧,”小医生的声音渐渐温柔。“我还是爱你的,爱我们的家和孩子。爱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今天我们离婚,不是结束,是另一个开始。我希望你能做回当年那个足够吸引我不顾一切的男人。我不给你期限或承诺,在我绝望之前,不会再有下一段感情和下一个人!”

警界

张家界民警事件套路曝光

2020-10-12 22:05:16

警界

纪念邱少云:如果没有精神脊梁,怎么捍卫我们的未来?

2020-10-12 23:32: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