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处理醉酒嫌疑人警情、案件的新模式

醉汉是基层派出所最难处理的一类人,特别是违法犯罪的醉汉更难处理。不把醉汉传唤回派出所,受害人感觉不到公平,会闹,而由于醉汉的易猝死性和各级各部门的无担当性,醉汉被带回派出所后一旦身体出了问题,倒霉的只有一线执法民警,因此,醉汉是一线民警“惹不起”的一个群体之一。今天六哥想以自己经历的一个案件来谈谈如此处理醉汉的警情是否合适。

前几天晚上值班,23点左右的时候接到一个报警,称一名出租车司机被一个醉汉乘客给打了。

六哥到达现场的时候,出租车司机正捂着鼻子,看着他头上也起了一个大包,问怎么回事,司机指着一旁坐在地上的一名男子说:“打车费12,他给我一张十块的,让我找钱,我说钱不够,他骂人,我们吵了起来,他就用拳头打我脸了,打了两三拳。”

六哥看了看一旁坐在地上的男子,大约五六十岁的模样,问:“是这么个事吗?怎么,不愿意赔钱吗?”

醉汉说:“别弄这一套,没外人,车站派出所的XXX是我大哥,你给他打电话,把我送他那里去,我和他好好喝喝。”

六哥最讨厌提关系的,便对醉汉说:“你说这些有用吗?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打了人,不赔偿也得拘留,走吧,回派出所。”醉汉还想说些什么,六哥也没听他废话,直接和辅警一人架了一只胳膊拉走并塞进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出租车司机并没有跟来,说是去医院做检查去了。醉汉到了派出所依然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自己在干什么。六哥突然在想,如果他出了事,会不会黑锅又要背到我的头上。

突发奇想,既然他喝的语无伦次了,为什么不叫他的家属来处理此事呢?

六哥拿过他的手机,随意一划便解开了屏幕锁,不过翻看他的通讯录,令人失望,只有一个保存的号码,按照此号码打过去,本以为是他最亲近的人,没想到,对方称认识此人,此人是某个学校的物业保安,他两年前跟此人干过,现在早已不再联系了。

六哥又滑开他的通话记录,找到了通话最频繁的一个号码,回拨过去,四遍响铃都没有接,想必这是酒友,也已经喝麻爪了。

只得再找第二个通话比较频繁的号码,30秒后,电话接通,对方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生:“爸”。六哥告诉了他女儿整个事情的原委,并让她尽快来派出所与出租车司机进行调解。30分钟后,打人者的女儿、女婿都到了派出所。

六哥把他的女儿、女婿一起带进了办案区,让他们照看好老人,随后六哥对看押辅警说:“你可以轻松了,让他女儿、女婿照顾他吧,不要干涉太多。”

说来也巧,其他去医院看病的人一般都是一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可是今天这个出租车司机,一看病就是四五个小时没有回来,六哥中间当着醉汉家属的面电话催了他三四次,但是司机就是沉住气的一直没回来。如果,没有醉汉的家属陪着安抚情绪,想必醉汉早就坐不住并且发疯了,不过,有他的女儿陪着,六哥倒是放心了很多,毕竟,你有啥事,我也能说的清楚。

所以,把醉汉的家属叫来陪着,解决了六哥头疼的第一个问题:家属可以极好的安抚醉汉情绪或治住醉汉,让看押更加轻松。

凌晨2点,出租车司机终于回来了,并提出了巨额赔偿。醉汉喝多了,一般喝多的人都很硬气,哪怕不喝酒时他是多么怂包。醉汉这次也很硬,就是不赔偿,说自己宁可坐牢也不赔偿。六哥不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醉汉家属和出租车自己在那里讨价还价,最终他们以拦腰砍的价格达成了一致意见。结果醉汉还是硬气的很,就是说不掏钱,但他的女婿称他来赔偿,顺利的给出租车司机进行了扫码支付,并由醉汉的女儿签调解协议。

所以,把醉汉的家属叫来陪着,解决了六哥头疼的第二个问题:调解可以回归理性,不至于出现酒壮怂人胆的僵持。

在调解快签完字的时候,醉汉终于“出了状况”,称自己心口疼,胸闷。不管醉汉是真的还是假的,六哥让他的女儿第一时间拨打了120,而对于这次醉汉的“危险状况”反而六哥并不担心,不是每当有人病死于公安机关各种小报和死者家属都会发出“阴谋论”的感叹吗,这次好了,从醉汉进入公安机关家属就全程陪同,有没有打他骂他体罚他,醉汉家属看的一清二楚,哪怕你醉汉突发疾病死在派出所里,我想舆论也不会偏向醉汉一方。

所以,把醉汉的家属叫来陪着,解决了六哥头疼的第三个问题:如遇有突发危险,醉汉家属是最好的人证。

醉汉的女婿陪着醉汉坐着120去了医院,醉汉的女儿与对方签署了调解协议书,双方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次日,六哥接到了一个12345,是醉汉拨打的,称自己在派出所待了4个小时没人管他。

面对这个12345诉求件,六哥得意的笑了,笑我当初把他的女儿叫来是多么的明智,在等出租车司机来的4个小时里,六哥至少和醉汉的家属关于处理的事沟通了三次以上,家属也为六哥的“为他们着想”深表感谢。所以,六哥根本不需要理会这个12345,把情况说明附上,把调解协议附上,把办案区监控附上,足以证明一切。在沟通时,更为简单,六哥直接给醉汉的女儿打去了电话,他女儿听后直接对六哥当晚的调解表示感谢,并称他去说服他的父亲让六哥放心,一个12345诉求件就这样以“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得以轻松解决。

所以,把醉汉的家属叫来陪着,解决了六哥头疼的第四个问题:日后遇有麻烦,可以让清醒的人去摆平不清醒的人。

以上只是六哥在探索处理醉酒嫌疑人警情、案件的一种新方法,一种新模式,在各级各部门都不想担当的今天,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警界

纪念邱少云:如果没有精神脊梁,怎么捍卫我们的未来?

2020-10-12 23:32:03

警界

谁知不料没想到!一民警一辅警又被砍进医院

2020-10-13 0:03: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