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警罪的来临恰逢其时​!

入秋了,秋高气爽。

让每一个人民警察心中感到无比爽快的是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13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二次审议。

也就是说,设置袭警罪已经不停滞在口头的呼吁,而是已经走上了立法的程序之中。再说得明白一点,就是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上已经写明了对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公务人民警察的行为增加单独的法定刑。这个草案在今天已经提请常委会进行审议,如果召开人大会议,通过了就算正式的法律了。

袭警罪是海洋法系的产物,世界上多数的海洋法系国家和地区都设置袭警罪,比如美国、香港等等,中国基本上属于大陆法系的国家,大陆法系的国家多数以妨害公务罪代替袭警罪。也就是说,袭警是妨害公务行为中的一种。

中国迟迟没有设置袭警罪的主要原因就是一些学者和相关立法人员认为中国是大陆法系的国家,妨害公务罪就包括袭警行为了,如果给警察单独设置袭击罪,那么袭击工商局的咋办,袭击税务局的咋办等等。因此,不该单独设置袭警罪,突破现有的法律框架。

因此,在每年的人大会议和几次刑法修正案出台时,都有人呼吁设置袭警罪,但都没有被通过。只是较近的一次刑法修正案时,加上了袭击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的,按照妨害公务罪从重处罚,这也算是设置袭警罪的前奏。

今年,咱们的赵部长代表国务院向人大报告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工作情况时说,“虽然刑法中有妨害公务罪的规定,但尚不足以对暴力袭警行为形成有效震慑。”他建议人大在刑法修正案为袭警行为单独设置罪名,为严惩袭警行为提供法律武器。

当下,袭击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行为虽然经过不断打击,有所缓解,但还没有根本性的好转。尤其是一些妇女、甚至儿童也加入了袭警的行列,这就是现有法律不足以打击对袭警行为构成震慑。因此,袭警罪的降临恰逢其时!

袭警罪的来临恰逢其时​!

这次赵部长代表的是国务院,不是公安部,不是一般的呼吁,而是最高的行政机构的一种立法建议,人大立法机构不能不重视。

只过了几个月,刑法修正案中真的出现了设置袭警罪的内容。

那么,也许有人还会说:既然说袭警罪是海洋法系国家的专属,为啥中国这样的大陆法系的国家还要设置袭警罪。

这个要这么说,中国现在正在不断完善的辅警制度也是来自海洋法系国家,在中国不是也运用得不错嘛,咱就别管什么法系了,只要有利于维护法律秩序,各种法系都要相互借鉴,取长补短。中国的专门工作和群众路线相结合不是也被海洋法系国家的警察机构所借鉴过嘛。

因此,凡事不能教条,只要能够维护法律的秩序和权威,都应该吸纳到我国的法律框架中。

祝愿袭警罪在人大立法机构各个环节都能够顺利通过!

最后,我还要提醒一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里面规定的是“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这话是有分寸的,比如说人民警察因为执行公务得罪了人,回家后被袭击怎么算?

袭警罪出台后,也会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仅就上面的例子,“回家后”和“被袭击”和“执行公务”应该有一个接续的关系,应该是“正在执行公务”的特殊类别。这个问题在妨害公务罪的时候就有一定的争论,希望这次一道解决了吧。

千万别让咱们人民警察既流血又流泪。

警界

兵不血刃!男子持刀伤人后藏身丛林,警方现场抓捕视频曝光!

2020-10-13 13:11:40

警界

台湾间谍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2020-10-13 22:26: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