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现在是凌晨4点47分,在处置了几个打架的警情后,想到明天还要连轴转去干被安排的其他工作,顿时困意全无。

最近,一个自称自己做过“客观”调查得出结论的“机关学术派”在自己的一篇“纸上谈兵”中多次提到了六哥,他刻意忽略掉了六哥所有的被上级的上级多次好评并转载的弥合舆论、说理释法、拉近警民关系的巨量文章,刻意挑选了六哥半年内写的没有偏向机关说话的内容,戴着有色眼镜的指责六哥是“撕裂机关与基层关系”的始作俑者,并称六哥还特意“精选”出“戾气的留言”以放大一线负面情绪。

他这篇东西六哥没看完,只是大体浏览了一下,貌似是“用数据说话”,实则是精心挑选了他所想要的“证据”,来为自己的所谓“研究”做理论支撑。

人不怕不懂,就怕不懂装懂,六哥文章下火热的评论区都是我按照时间顺序放出的,除了言辞太激烈的留言没有放出来以外,六哥从来不筛选留言,只不过是太多的他不想看到的留言被点赞到了前排,而让他看不到六哥放出来的下沉到底部符合他心意的声音。还有那可笑的“机关与基层的关系”,关系如何每个一线民警心里都有杆秤,而问题如秃子头上的虱子摆在那里这些人总选择视而不见,所以,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位机关学术派在自己的那篇东西里多次提到了六哥的一篇文章——《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称这是严重撕裂基层与机关关系,释放负能量的文章,好吧,今天凌晨,六哥只能故意把这篇文章放出来,与大家分享。


昨天,早上一接班,就“接了”一个嫌疑人,不是派出所抓的,是上级业务队抓的,派出所的活是派出所的,业务队的活不一定是业务队的,这个嫌疑人就是业务队“摊派”给派出所的任务。
进入夏季,警情开始迅猛增加,出警的活可都是派出所的,没人替派出所分担,白天,审查不能耽误,“专案”调度不能耽误,出警也不能耽误,忙忙活活的一天转眼就过去了,民警忙的喝不上水、吃不上饭,却要时时想着“保证嫌疑人的休息和饮食”。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晚饭过后,“专案组”传来指令,“摊派”给我们所的这个犯罪嫌疑人直接办理取保候审。但六哥最担心的事来了,给嫌疑人说了办取保候审后,嫌疑人直接来了一句“没钱”。难道又是一起派出所民警自己垫钱给犯罪嫌疑人交纳保证金,然后嫌疑人“失联”后,民警再将自己垫付的保证金没收上缴国库的干活的吃亏的实例吗?
不行,六哥决定要搏一搏,我淡然的说:“既然没钱办取保,那看来只能刑拘了。(内行都知道我这话就是屁话)你穷到微信、支付宝里连一千块钱都没有啊,钱交银行又不是给我,一年内能保持联系且没有其他违法犯罪,钱就退给你了,你何必和自己的‘自由’较劲呢?”
嫌疑人眼珠子一转,说微信里有九百,卡里还有二百,要直接微信转给我,六哥就怕这钱转到个人微信里说不清楚,急忙拒绝:“别,你都转到你的银行卡里吧,我找人陪你去取钱。”
一番折腾后,所有的手续都弄完了,所有的信息都录入了,嫌疑人终于被放走了,再也没有了看押的任务和风险。
或许一天没喝水了,尿尿很疼,急忙外卖了两个西瓜与值班的兄弟们分吃,也算是用“天然利尿剂”对自己一天不喝水的一种补救。
西瓜还没有啃完,警铃不合时宜的响了,又是投诉流浪狗的。这已经是这个地方第四次投诉流浪狗了,民警去抓过很多次,没想到这狗比我们还聪明,一“预感”到有人要抓他,就能及时的逃之夭夭。
可能很多人很纳闷,为什么这只流浪狗总是喜欢出现在这一个地方?因为在这里总有人定时给它留下狗粮或骨头“爱护”流浪狗,一个小区,有人“爱狗”,有人“恨狗”,最终他们的博弈就成了折腾警察。警察抓狗,“爱狗人士”说警察虐待动物;警察不抓狗,“恨狗人士”说警察不作为。
这次在现场,“恨狗人士”直接要求警察使用棍棒把狗打死或者用药把狗药死,我们呵呵一笑,对“恨狗人士”说:“长沙警察倒是把咬人的狗给打死了,结果那花圈不是送到民警家里了吗?派出所接警电话不是被长期占线骂惨了吗?”“恨狗人士”不说话了,此次抓狗又是无功而返。
回到派出所,继续啃那块没有啃完的西瓜,就是邪门,不吃东西不来警,这次的警情是出租车司机拉了醉酒的乘客,司机说乘客不给钱,乘客说司机“绕远路”,双方各说各有理,僵持不下,让没有民事裁判权的警察也无处下手。幸好,此时路过的一名路人是乘客的朋友,直接替乘客付了款并劝说着乘客回了家。
出警回来时,已过午夜。
00:04,又有自行车被盗的受害人前来查看监控录像,很可惜通过了长时间的查询和现场查找,被盗现场无监控覆盖,只得制作了笔录期待有其他线索。
01:09,警铃刺耳的响起,有人报警称“自己房间里有人打枪”。乍一看这报警还了得,室内“巷战”啊,不过我们早已“习惯了”,不到一分钟,派出所值班室的电话响起,是指挥中心打来的:“XX所啊,你们辖区的那个精神病又报警了,做好反馈就行了。”其实有些事真的很有趣,连分局指挥中心都知道此人是精神病,想必也都给市局指挥中心汇报了,那为什么市局又把这个警情转派给派出所,徒增加派出所反馈警情的工作量呢?或许只有一个可能:市局这个接警员是新来的。
02:43,报警家庭暴力,衣服被撕破。看似又是一个“猛料”的报警,结果到了现场发现,不过是女的上夜班,男的跟了来,男的在大街上拉着女的衣服不让去上班,衣服也没撕破,人也没有被暴力。
03:52,一个言语错乱的报警:“对方让自己到此处来,疑似出现打架情况,说不清原因,又称让报警人一会儿送自己回家。”隔着屏幕六哥都能“闻出”报警人的酒味。到了现场报警人是一个90后的小姑娘,酒喝的已经让自己的舌头说话打卷了。
经过六哥与她数十分钟的交谈,才弄明白是她和朋友在某酒吧喝酒,因为对方说话不好听姑娘骂了人然后离开了,回到家后对方又打电话让她回来道歉,她打车回到酒吧门口,说进去道歉可能会被打,六哥说“那你回家喽”,姑娘说“可是他们叫我回来的”,六哥说“那你就进去喽”,姑娘说“可是我进去我就会生气”,六哥又说“那你就回家喽”,姑娘说“可是他们叫我来的”······我俩就像说相声一样把这段“绕口令”说了五六分钟,我想离开的时候,姑娘还苦苦哀求我不要走,继续和她练习这段翻来覆去的“绕口令”。
六哥一直觉得她是喝精神了不睡觉,特意出来消遣警察的,最终姑娘的一个也在此酒吧玩但没喝酒的领导竟然路过,教训了姑娘一番:“刚才就让你走了,你回来干什么?神经病吗?”姑娘倒也灰溜溜的不说话了。
06:34,报警有人摆象棋残局诈骗。这样的警六哥也出过几个,每次报警的都是“路人”,没有一个“受害人”报警,每次也都是警车快速赶到现场时,事发地点什么都没有。
06:49,报警有人将自己的汽车锁了。赶赴现场,不过是车主乱停汽车,车轮被小区物业锁了车轮。六哥告诉他等物业上班后去找物业解决,报警人瞬间怒了:“他们是侵犯了我的私有财产,你们不管吗?”六哥微微一笑:“万事皆有因果,怎么别人的车轮没有被锁,不是因为你乱停车吗?物业锁的车就去找物业,你说他们侵犯你私有财产,怎么侵犯了?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盗窃、抢劫、职务侵占了,还是以‘泄愤为目的’的故意损毁财物了?你的车不是好好的停在不该停车的地方吗?”
07:43,被锁车的男子不肯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与物业协商不成,再次以“私有财产被侵犯”报警。警察去了能咋地?本来只是一个被锁车的给人低个头认个错的小事,但为了他的高贵头颅不能低下,却是一遍一遍的折腾警察。
08:05,明知是精神病的“屋内打枪”的警情又一次给派出所转派了下来。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我们很多人夜里起来上个厕所再回到床上都会失眠睡不着,暂且不说六哥每次出警都会受一次户外凉风的“清醒”,仅仅从警情的连接性来看,基本就是处理完这个又来下个,或者“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一夜未眠后,上午是对昨天值班警情的“善后”,最费时间的是警情反馈及出警录像的上传,还好昨天没有遗留案件,不幸中的万幸啊。
中午时分,趁着有点时间,陪着刚刚出院的父亲又去看了看病,貌似六哥工作了20年的工资也就只够父亲拿7次药的,可是,如果我不努力工作,就会连给父亲拿药的能力都没有。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看完病,拿完药,把父亲送回家,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因为下午还有紧急的工作要去做,也没空补觉了,几乎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开着车赶回了派出所。
随后又跑去了5公里之外的监狱,给服刑人员做笔录调查一个案件,下午最困的时候又是给坏人做笔录,所以六哥必须要强迫自己恢复到脑子清醒、思路敏捷、高度紧张的状态。不然,你如何在对方满嘴假话的询问中,甄别出你想还原的真相。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忙完这些,从监狱一路堵车的回到派出所,再从派出所一路堵车的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掐指算来,六哥也是近40个小时没合眼了。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可能对于年轻人来说,40个小时不睡并不算什么,可对于已经40岁在一线熬了20年夜的六哥来说,真的是熬不动了,坐在电脑前码出这些字的时候,总是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我,一个在一线工作了20年、40岁的派出所民警,面对每天经历的这些零零总总,真的“不想活”,可为了我的父母,为了我的家庭,我也“不敢死”,我要努力的好好活下去。
嗯,睡觉去!积攒好充沛的精力去面对派出所工作“在一瞬间出现的百万个可能和百万个不确定”。
·
·
·
好吧,六哥我又一咕噜爬了起来,因为~~~
我学习强国的35分,今天还没有拿到!
我,40岁,派出所警察,不想活,也不敢死
警界

功过两说,于鑫会翻车事件大型吃瓜会

2020-10-15 8:50:47

警界

世界最大反华联盟升格,美国铤而走险,日本已做出选择

2020-10-15 18:34: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