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今天,六哥坐上了被告席。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是六哥做错了什么吗?不是。是因为我尽心尽力的给别人帮忙了。这件事六哥曾经写过,只不过是没想到,在得到六哥真心真意的帮助后,对方真的把我推到了被告席。

这话说起来要追溯到今年的春节前了。

腊月二十七,六哥下夜班,在火葬场参加一个葬礼的时候,一个陌生的手机号不停的打进来,事毕,我给对方回了过去,是一位女士,她好像六哥的老相识一样,热情的对六哥说要必须找我替她的父亲报案,且一定要找我,我哪天在派出所,她哪天来,问其原因,她说:“我就是冲着您的‘金字招牌’来的。”

这是一句极其让人迷失自我的话,如果六哥我是个新警,我可能就真的信了。不可否认,在从警的20年里,我真的对每一起案件甚至求助都是尽心尽力的,究其原因,真不图什么高大上的“为人民服务”,而是觉得自己做任何事都要对得起良心。曾经被六哥帮助过的我已经记不得名字的人都会给六哥打来一个电话,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为了给我道声辛苦,说声新年快乐。

但对于这份过分的夸奖,六哥笑道:“您过奖了,您是从谁那里听说我的?”说这句话,一可以检验她说冲我来的是不是真的,二可以告诉有事说事,没必要给我戴高帽子。

果然,这个问题她答不上来了,开始转移话题说她的父亲是一位伤残军人等内容,由此可见,那句“我就是冲着您的‘金字招牌’来的,就是一句普通的恭维的话,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同时也值得注意的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带着捧杀而来的求助很可能她的报案根本就不构成案件。

随后,六哥告诉她,因为腊月二十八(次日)我要在外执勤,初步约定腊月二十九那天让她来找我,同时六哥也考虑她父亲的报案很有可能构不成案件,完全没必要把老人也折腾到派出所来,我只是想先听她说说是怎么回事,所以,我特意嘱咐她不需要带老人来派出所。

大年二十九又临时有任务,到了年三十,这位女士如约到派出所来找我,但是,她没听六哥的话,还是把她的父亲带来了。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这位女士见到六哥后各种奉承之词我就不再说了,我直入主题的询问了她想替他父亲报案的内容,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
简单的说,就是她父亲在2017年的时候在非我所辖区购买了一万元的保健品,当时也收到了对应的保健品,但是她父亲自称服用后完全没有任何效果。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这个保健品公司不干了,她父亲又通过打听找到了我所辖区的一个保健品公司,这个保健品公司是上一个保健品公司的一个员工新成立注册的,是完全独立法人的两个公司,老人在这个公司听了几次讲座后,又心动了,花2600元购买了某种奶粉和心脏养护保健品,在老人交款后,促销人员开车将老人及其购买的奶粉一同送回了家,但是称心脏养护的保健品需要分时段领取并给老人办理了一个领取本。2019年初,该公司倒闭,老人价值一千余元的心脏养护保健品尚未领取。
事,就是这么个事,相信懂法的人都知道这个事件的定性,六哥也很憎恨保健品夸大的宣传和虚高的价格,但我们不能因情绪来左右执法的公正。
简单说,如果保健品公司收了老人钱未兑付任何商品立即跑了,或许是有可能构成诈骗的,因为有可能卖保健品只是个为了骗钱的幌子,而未完全兑付商品公司倒闭或跑路,则是一个买卖未履行完毕的违约,违约所造成的损失确实应由违约方承担,但是,这样的民事争议完全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法律规定应由法院受理。
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即使退一万步讲该报案真的构成了诈骗,诈骗构成犯罪的立案标准是被诈骗六千元以上,被诈骗六千元以下的是治安案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对于治安案件的处罚时效为六个月,超过六个月未报案公安机关未发现的,公安机关不再处理。老人是在两个不同的保健品公司买的保健品,在我所辖区的保健品公司购买的保健品总价值是2660元,即使构成诈骗也是治安案件,但由于老人一直不来报案,也早已超过了六个月的管辖实效,在当时,我完全可以直接给报案人下达不予受理的文书,告知其应该通过民事诉讼解决问题。
其实,这位替父亲报案的女士也是知道她父亲买保健品的事根本不是公安机关该管的事,因为她在来的时候是拿着市场监管部门查询到的两个公司的法人信息来的,她说她早在2019年3月份就去了市场监管部门,因为市场监管部门“没给她解决问题”,所以她才来“求助”派出所。
虽然他的损失并不多,此事六哥也完全可以下达书面文书不管此事,说实话,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眼前的老人是一位伤残军人,六哥总想帮他一把。而且既然两个保健品公司的法人都相互认识,六哥也不想再把此事推给其他兄弟派出所,我就想着顺手一起给他解决了就好了。
根据这位女士从市场监管部门获取的两个公司的法人身份信息,六哥尝试联系两人,但是,预留的电话因为时间太过久远,都打不通。六哥随即又通过各种方式查询,找到了“非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的联系方式,“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联系方式根本找不到。
电话打过去,是一位中年妇女接的,六哥猜测是法人的母亲,在经过一番交谈之后,他的母亲给六哥提供了法人正在使用的联系方式。拨通电话,“非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称,他当年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被幕后老板稀里糊涂的给挂名了法人,所有的收入都进入了老板的腰包,他只拿工资,后来公司倒闭了,他们就被遣散了,和老板也失去了联系,再后来的保健品公司是他以前的一个同事跟着另外一个老板被挂名法人开的,这位同事(第二个公司的法人)以前是有联系的,但是因为大家分开一年多了,联系方式也早就更换了。
六哥在电话里和他聊了十几分钟,讲了三方面的问题:1、法人不管挂名还是真法人,都要为企业的过往负责。2、谁家都有父母,很多事情要对得起良心。3、不要纠缠于过去的事,尽快解决干净继续自己全新的生活。
讲真,对方的小伙子还是一个比较讲道理的人,首先他说如果需要他到我们这里调查的话,年后随时可以回来;其次他说他记得这位购买保健品的老人,他会为自己的过去负责,并且因为老人在后来的公司花2600元买保健品是他介绍过去的,他也愿意一并处理;最后他说老人已经得到了大部分的保健品,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他愿意从自己的腰包里拿钱补偿老人的部分损失;最后,这位“非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愿意把两个公司的事一起解决,并退给老人人民币六千元
任何一个在基层干过几年的民警都会知道,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因为老人购买保健品的求助根本不是案件,且老人已经领取了大部分的保健品他的损失并不大,而对方提出的补偿数额已经超过了老人的损失,老人还不用费时费力的去法院通过诉讼索要或许根本达不到此数额的赔偿,派出所就可以帮他们解决好这个问题。
六哥非常高兴的把这一结果告诉了这位女士,结果,她说:“不可能,我没要他十倍赔偿(文末会有说明如何来的十倍赔偿)就不错了,他还想只给六千,最少他得把一万三千多的费用全部退回。”我说:“可是你父亲已经领取了很多产品了呀。”对方说:“根本没有效果,这种夸大宣传,我还没让他赔偿呢。”六哥沉默半晌,用手挠了挠额头,说:“我把你的电话留给对方,你们趁着过年期间再协商一下,记住,拿到手的才是钱。”送走他们父女俩,已经下午三点了,大年三十,这件事我处理了整整四个小时,但,从报案人女儿的态度,瞬间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春节期间,六哥先联系了“非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对方说这位女士态度很坚决,必须要全额退赔所有损失,就冲她着态度,他也不赔了,另外,他还说他挂名法人的公司并不归六哥所在的派出所管,让六哥不要再“越界”管这事,当地派出所也已经和他联系了(说明该女士已经去了兄弟派出所报案去了),而在我所辖区的2660元的事,也和他无关,他也不会再替过去的同事做任何赔偿。看来,这是小伙子烦了。
六哥把这一结果如实告诉了替父报案的女士,也明确告诉她对方已经对管辖提出了异议,六哥努力去给双方做了调解,现在我也尽力了,如果她坚持要处理,请她对两个公司分开报案。这位女士的答复是:不仅要报案,还要要文书。
对于“我所辖区保健品公司”的法人,六哥没有联系,一是因为网上没有此人的任何信息,通过电话咨询户籍地派出所,他们说此人的户籍地已经拆迁,当地派出所称此人也是空挂户且户口已经迁出本省,也找不到他的联系方式。二是仅凭报案人的陈述就已经可以判定该案构成诈骗的证据不足且已超过处罚时效,再继续这种无谓的调查就是一种浪费警力和司法成本。
在这位女士的坚持下,六哥给她下达了正式文书以后,她又改变了策略,称“有困难找警察”,要求派出所给她提供帮助。
六哥对她说,派出所提供的帮助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况且我们已经给你提供了帮助,只是没有达到你的要求,只是你要求派出所继续帮助你到“达到你想要的结果”为止,这个忙,六哥无法再帮了。
她开始说让我们帮她查到对方法人身份证号去法院起诉,后来身份证号有了,她又说要派出所帮助她找到对方电话她要私下和对方电话联系,后来不知道她自己从哪里搞到对方电话以后,她自己不打又要求派出所民警帮着她给对方打电话处理此事······
文书已下,六哥拒绝了她的要求,因为我知道,就算打完电话,她的要求还会增加,还会要求民警给她要钱,钱要不全她还会要求民警给她要全款,全款要来了,或许她还会要求民警给她要精神损失费······
不构成案件的求助都是纠纷,警察只能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义务之外的帮助协调,调解不成的还是要去法院判定个是非曲直,警察是严禁插手经济纠纷的,如果六哥再被她道德绑架着不拒绝她,我就会彻底沦为她讨债的一个“打手”。
后来,这位女士还是每隔几天就给六哥打一个电话,电话里总是客气的说:“警官,我这里有对方的手机号码,您看您能不能帮帮忙给对方打个电话?”六哥不愿意与人为敌,也总是客气的说:“不好意思,这个忙是在我职权之外了,非常抱歉,这个电话我不能帮您打,您可以自己和他协商。”
再后来,这位女士在六哥的世界里销声匿迹了,我在想,她现在是不是因为当时没有接受我给她调解的最好结果而暗自后悔了?我曾那么努力的想去帮助一位伤残军人,我曾那么努力劝解她不要纠结过去把钱拿到手翻过这些不愉快好好陪陪老人开始新的生活,我曾那么真诚的给她分析为什么说拿走六千块钱是最好的结果,连她的父亲在一旁听了都竖着拇指对我说:“你太务实了!”可惜她却越过她的父亲,以一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精神非要固执的去撞的头破血流。
然而,我想多了,这位女士销声匿迹并不是在反思自己:
拿走她父亲钱的人是卖保健品的,努力想帮她父亲要回钱的人是我,是一名素不相识的普通警察,但,最后,她没有去告拿走她父亲钱的人,而是,把我给告了······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在行政复议判定报警人“败诉”后,这位曾经把六哥捧上天的女士再次执着的把六哥告上了法庭,把我一个曾经认真帮助过她的人推上了被告席。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如果当初六哥没有帮过她父女俩而是直接把他们推诿出去,我还没有什么感觉,而在我那么努力的帮过他们之后,在这位报警人复议“败诉”之后,再次不把矛头对准与她有纠纷的人,而是不辞辛劳的花钱打行政诉讼,六哥真的在怀疑:好人真的有好报吗?
既然做好人和做坏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做好人还那么累,那我为什么要做个好人呢?这位报警人不去揪住拿走她父亲钱的人不放,而是把这种死磕精神用在揪住一个曾经真诚帮助过她的警察身上不放,以怨报德,六哥感受到的只能是她满满的恶意!“迎风吐痰、自啐一脸”,谁主动伸出援手谁倒霉,那以后谁还愿意伸出援手
不过,六哥也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从这位女士给六哥打的第一个电话开始,我把我们之间所有的通话都进行了录音,且我进行的每一步调查工作,我都有视频录像予以证明。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六哥对她的求助给予了最大的帮助,在此事上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推诿和不作为。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法律不仅要惩恶,还要扬善,六哥坐在被告席心态坦然,我就想静静看着法庭会如何判决此事,以此来指引六哥我今后是不是还要继续那么累的当一个好人。

庭审后,有兄弟给六哥发来了这样一段话:

尽心尽力帮忙后,你让我坐到了被告席

六哥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当初说“没要他十倍赔偿就不错了”这句话了,也对自己没有掉进她设计好的圈套而深感庆幸。

我,一名小小的派出所警察,我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会一直凭着良心做事;我,一名小小的派出所警察,我,不惹事,但,我也不怕事!

兄弟们,平时出警、办案都多留个心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相信对方的奉承,不要大意对方的恶意,毕竟谁也不知道“黑”你的人,在哪一站等你!

警界

成都大学书记毛洪涛身亡,背后究竟还有多少惊天秘密?

2020-10-17 1:14:31

警界

舆评丨愿毛洪涛的悲剧不再发生

2020-10-17 1:17: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