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一直以来,公安机关很多民警将检检和法法称为隔壁公司。这个隔壁,并不是指地理位置上的差异,而是指对法律的理解和理念上存在着很多的差异。

一般而言,公安机关根据法律规定,在规定的期限按照规定的程序,对各类刑事案件进行侦查,并向检检提请批捕,然后检检进入诉讼程序,由法法对案件进行审判。然而,并非所有的案件都能走完整个流程,不少案件往往到了检检这里,便戛然而止。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国庆期间,北京市丰台区发生一起妨害公务案件。这是一起令人恶心的案件,同样,也是一个令人恶心的处理结果。

10月7日,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局东高地派出所接到报警。报警人为一何姓中年妇女,其称自己呼吸困难,需要民警帮助。

说句题外话,这种求助其实是应该拨打120而不是110,根本就不是警务工作范围内之事。民警并没有接受医护求助的专业培训,很多人发病或受伤后,如果救助不专业,往往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甚至出现死亡。这种警情对于公安机关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坑。稍有不慎,轻则赔付巨款,重则民警锒铛入狱,身败名裂。而这个坑是谁挖的,想必谁都清楚。当年靠“有困难找警察”、“四有四必”这样口号捞取政治资本的人,毒害公安机关这么多年,现如今依然余毒未尽。

回到正文。东高地派出所一张姓民警带领辅警王某不敢怠慢,迅速赶到事发现场。面对闻警前来救助自己的警员,这个泼妇居然恶言相向,并趁张姓民警不备,猛然将其推倒在地(未受伤)。看到泼妇如此暴劣,警员将其强行带回派出所调查。

到了派出所,泼妇依然凶悍无比。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泼妇突然将其胯下污物取出砸在另一个王姓民警的头部!

成年人都知道,这种卑鄙龌龊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的侮辱他人的行为,而且泼妇是在派出所内公然侮辱正在执法的民警,她侮辱的已经不止只民警个人,而是对法律尊严的挑衅,对警徽的亵渎。其行为之恶劣,令人发指。

当地公安机关对这种违法行为没有任何容忍,案发次日,因涉嫌妨害公务罪,泼妇何某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刑事拘留。

10月23日,一件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对此案进行了不起诉的处理决定!

检检之所以不予起诉,其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然而,从该起案件不起诉决定书上,却并未看到这条法律条文的后半段内容。

什么叫犯罪情节轻微?妨害公务案件中的犯罪情节可以说是相当的恶劣,难道检检仅仅是认为民警张某被推倒在地没有受伤而认定情节轻微?不,这只是整个案件中的一部分,只能说民警张某被袭击,未造成受伤的后果。然而,掏出胯下的卫生巾扔在民警王某头上,这种情节难道检检视而不见?或者认为情节轻微?如果那块带血的卫生巾是砸在检检的头上,他们还会如此气定神闲么?

来看看检检不起诉决定书的原文截图。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再来看看另一起似乎与此案并不相关的案件

2019年11月15日9时许,平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杜某盗窃罪一案。案件当庭宣判,杜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十日,并处罚金一千元。宣判后,杜某认为所判刑期过重并提出辩解,并趁法警转身取手铐时突然拿起自己右脚所穿拖鞋砸向审判员,导致其右脸被砸出红印。法警迅速采取措施,将杜某制服并带离法庭。

2020年4月3日,嘉善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扰乱法庭秩序案,被告人杜某因为在法庭上向法官扔鞋子,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与盗窃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

什么情节轻微,什么社会危害不大,在法法那里,这些全都是扯淡。这起案件的判决,充分显示了法法是从来不记仇、有仇当场报的霸气。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泼妇以胯下污物袭警,侮辱的只是执法民警?

丰台区这起妨害公务案件,看上去泼妇只是以一种卑劣的方式侮辱了一个执法的民警,但她侮辱的难道只是公安民警么?难道只有她一个人在侮辱公安民警么?

刑事案件的处理,谁的地盘谁做主?这么做真的合适么?

警界

13个律师大闹政法委、在派出所门口合影,真相:为传销头子争取减刑

2020-10-25 15:12:29

警界

儿子看过《金刚川》说:最后美国人放过了我们...

2020-10-26 0:30: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