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吧,这就是你所说的“欺软怕硬”的派出所!

昨天,仁寿县富加派出所的所长和辅警为了保护群众不被一个已经负案在身的杀人犯砍杀,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一时间网络上开始莫名其妙的向牺牲的警察开火,什么它(原谅我只能用这个字,特指那个杀人犯)都是被逼的,一定有原因,什么砍警察就好不要误伤群众,什么派出所里的警察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欺软怕硬,对老百姓吃拿卡要的狗腿子。

来看吧,这就是你所说的“欺软怕硬”的派出所!

还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连为保护群众因公牺牲的人都敢放肆的侮辱,别急,劈你的雷正在赶来的路上!

来看吧,这就是你所说的“欺软怕硬”的派出所!

昨天值班,就给大家讲讲“欺软怕硬”的派出所的“狗腿子”的日常生活吧。

昨天,只有30个警情,但从第一个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不平凡的一天。

接班后打响第一炮的是十几个农民工把某售楼处围堵了,且是“还我血汗钱”的白底黑字的横幅助兴。

六哥说过,基层警察是一群最想依法治国的人。民工围堵售楼处违法吗?违法,扰乱单位秩序;民工打横幅违法吗?违法,扰乱公共秩序。但是一线民警能严格执法吗?不能,因为这个国家的网络总是戏精般的对所谓的“弱势群体”进行溺爱式的呵护,同时对所有的所谓的“强权”表达出最大的恶意,可能是为了把自己包装成一枚“网络罗宾汉”吧。所以,我们也不想因严格执法而将自己送上所谓“道德”的对立面,因为工作把自己搞的狼狈不堪。

欠农民工的工资违法吗?违法,但是不属于公安管辖,公安管了就叫滥用职权。而在这个时刻,除了警察能5分钟到场,其他的部门呢?清欠办在哪里?劳动仲裁在哪里?欠薪的甲方在哪里?警察皇上不急太监急替各职权部门给民工做思想工作,维权民工一句话把我们噎的哑口无言:“我们的事,你们能解决吗?解决不了你们回去吧,我们没叫你们来。”

六哥经常会收到这样的警情,都是12345热线转过来的,投诉人会有各式各样的诉求,而只要最后缀上一句“我要上访”,竟然会无一例外的转到派出所。

他们的拆迁诉求,我们管不了;他们的教育诉求,我们管不了;他们的医疗诉求,我们管不了,每每我们出警联系诉求人时,对方都会惊讶的问:“为什么是你们给我回电话,我的事和你们有个毛关系?”

所有的“涉事”主管单位或责任部门接不到12345的转单,而与投诉人诉求毫无利害关系的派出所却屡屡被要求为其他单位擦屁股,还要必须要擦的干净,达到满意率百分之百。一来二去,所有的维权的、上访的都认为“这事和你警察有个毛关系”?你们来,就是XX的狗腿子,就是来镇压我们的,甚至我们与他们谈笑风生也消除不了他们对我们的敌意。

说句真心话,有谁愿意把自己推到群体性事件的风口浪尖,我们也不愿意来。

就像这次民工堵门的警情一样,所有的“涉事”单位和有权处理的部门都避而不见,却让一脸懵逼的警察以维稳的名义,解决不了问题的、苍白的给民工“做工作”。横幅不敢硬收的,只能以自己的惨来博取民工们的同情,让他们“给我们个面子”,而根源问题没有解决,只能是一线警察陪着维权民工一起在37度的高温下晒太阳。

终于,中午12点,被堵的开发商的一个小经理和堵门民工见了面,答应他们到总公司解决问题,众人在小经理的带领下,乘一辆售楼处的中巴车去了总公司,而六哥则不厚道的想:幸好总公司不在我所的辖区,貌似又要有其他派出所的兄弟们要倒霉了。

上级都说面对困难,基层总有办法,什么办法,就是这种办法——撞大运。

回到派出所时,已经是中午12点半了,被汗水湿透了的警服已经被自己的体温阴干了。突然发现值班室的桌上有一个被吃了一半的蛋糕,才想起来今天是一位值班民警的生日,细细想来,我们这个班组的人,已经全部都在值班期间过过生日了,甚至有的命好的已经是第三次了。

上午在我们处理堵门事件的时候,另外一路民警也出了三个警了,一个警情是报称有人要强行搬家的,民警去了,报警人平淡的说了句“我一报警,他们就走了”,以到达现场20秒的速度处理完了这起警情。真不知道你有2分钟的时间报警,就没有1分钟的时间取消报警吗?另一个警情是某小区内丢了一辆电动自行车,目前已经把录像拷贝了回来,有名辅警正在查看各处的监控追踪嫌疑人了。还有一个警情是过路人报警听到停放在路边的汽车内,有女人哭的声音,“怀疑有人在车内打女人,但自己不敢靠近查看”,民警去了发现是一家三口坐在车上因为去哪里吃饭的事,吵了两句嘴,男主人还向我们展示了他脸上被老婆打的五指印,在亲口询问了女人没有危险后,我们就离开了。

蛋糕还没有吃完,接警台的铃声令人讨厌的再次响起,是一个报和别人发生纠纷的警情。刚到现场,辅警就提醒六哥说:“哥,他是个酒晕子,经常没事喝了酒去派出所找事。”

不管他是什么晕子,都需要一视同仁的处置,经过了简单询问情况后,他自称无故和人发生了争吵,结果对方没有打他,但是故意把他的自行车辐条给踹断了几根,然后跑了。看着他那年龄比我都大的自行车,看着他那断了的锈迹斑斑的几根车轮辐条,真不知这些都是怎么断的。

报警人指着头顶的摄像头说,这里有监控,六哥就和他一起去了这个监控的属主——某小区物业的办公室。结果,午休,没人。又头顶着大太阳,辗转找了五六名保安,才找到了监控室的钥匙,我们自己带着报警人调试监控查看。

现在气温在中午的时候都打折搞活动,满35送5,这40度的高温又瞬间让阴干了的警服再次湿透。

监控是很不给力的,因为他们发生冲突的地方恰巧拍不到,而监控又是很给力的,因为报警人与他人发生完冲突后,他打电话报警的身影出现在了监控里,更能证明这个监控的位置是拍不到中心现场的。

当六哥在物业监控室这个小闷罐里陪报警人反复回放了三遍监控后,向报警人也表示了这里的监控看不到现场的无奈,报警人的一句话把我雷懵了:“你现在把监控头朝北边转一下,不就看到我们了吗?

你知道一口鲜血喷出的表情吗?你知道自己想掐死自己的感觉吗?辅警提前告诉我了他是个酒晕子,但是他这爱因斯坦式的思维还是把六哥闪的猝不及防。

后来,又用了一个小时陪他走了三个监控点,其中有一个监控看到两个人模糊的站在一起,没有看到动手打人,也没有看清对方有用脚踢他车子的动作,但是报警人坚持他的自行车的那几根辐条就是被对方踢断的,且监控中有一个像绿豆一样大小的对方面目,报警人说:“你们一定会破案的。”六哥笑笑问:“怎么破案?”报警人说:“我不管,那是你们派出所的事。”

内行人都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定是双方发生了对骂才可能会发生了冲突,而报警人让我们调了一个半小时的监控,并让我们通过绿豆大小的近乎于马赛克的人像去抓人,也无非是想让对方赔他点钱。我在无意中问过报警人:“要是找到对方了,想怎么处理啊?”

报警人说:“怎么也得让他给我换个新轮胎。”六哥当时就想扔给他100块钱求他放过我们,后来考虑再三我这工作了20年才6000块的工资也不是天上刮下来的,也就没有再幼稚的一时冲动,不过,预计早晚是这个结局。

回到派出所给报警人自述的车子被踹做完笔录后,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刚刚趴在值班室的桌子上迷糊着,一个常来派出所视察的精神病推门而入,大喊:“你们得管他啊,今晚行动吧,你们几点去?他有枪啊!”

如果是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会被这大案吓了一跳,开始我们也是,直接带着枪去了他说的那户人家。

结果人家就是一个一家三口的租房户,为了孩子上学在这里住了2年了,临走时还被他们埋怨了我们一顿:“他有精神病你们不知道吗?怎么精神病人的话你们也信呢?”那时六哥想反驳他一句“谁说精神病人说的就都是假的”,后来摸了摸口袋里的满意率100%,算了。

所以,现在这位每天到派出“打卡”的准“编外人员”来了之后,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严肃的给他说了句:“赶快回家准备,我们夜间等你睡着了就立即出击。”精神病人立即用坚毅的眼神回复了我,掉头回家乖乖睡觉了。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响了,一接电话,听完第一句:“尼玛,我楼上的人在家搞辐射你们到底管不管啊·····”六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又给社区民警拨去了电话:“哥,你社区那个住在的XX小区的精神病又犯病了,你给他老婆打个电话,可能是这两天又给他断药了。”

两分钟后,这位“有本”的精神病人竟然拨打了110报了警,警情还被转到了派出所,我们都笑了,说XXX厉害了,都会报警了。可面对“搞辐射”这种缺心眼子的人都能看出的不正常的报警,上级却把这个警又派了下来,还来电话问我们现场处置情况。

给上级情况还没汇报完,又一个报警打破了暂时的宁静,某小区内,因车辆鸣笛吓到了孩子。

民警到的时候,发现一对老两口带着孩子堵在一辆车前面,车已经停在了停车位上,但是没有见到车主,民警给车主打了电话之后,才知道他一直在楼上录像。

你可能不敢想象,这事情简单到什么程度?

就是一辆汽车进小区,看到前面有老两口带着一个几岁的小孩走在路中间没有让路,司机按了几下喇叭,老两口认为吓到孩子了,就和司机发生了争吵,司机不愿意和他们搭话,就把车径直开到了停车位后,上楼去了。老头看到小年轻的如此蔑视自己,就在那里用手拍车,而司机没有下楼,淡然的用手机录老头拍车的行为,车确实也被老头拍出了个小坑。

出警民警非常客观的告诉双方,开车在小区内鸣笛是一个不文明的行为,但不是派出所管辖的案件,但是老头把汽车拍进去一个小坑,则可能涉嫌故意损毁财物。

民警话语一出,在民警那里得不到他想要的支持的老头,立刻对民警发飙,说民警水平太差、素质太低、什么也不懂,要求立马换人出警,当时我们心里就笑了:您当我们是当足疗店换技师吗?

既然现场调解不了这么小的一个纠纷,只能把人带回派出所继续处理。开始,老头意识到了“法不责老、法不责幼、法不责闹”的真理,一直是一副能耍能闹大义凛然的样子,后来民警把一本治安管理处罚法给他看了以后,又让他自己给他信得过的懂法的人打电话咨询,他才意识到自己“耍不开了”。

调解的过程中,民警又出了几个邻里之间的“噪音扰民”的警,回来后,双方自行达成了协议,砸车的老头愿意赔偿对方车的损失300元,而在老头出去找老伴要300元钱的时候,他的老伴又“耍开了”,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孙子被汽车喇叭吓到了,反而还要自己赔钱,老头给她解释,她用手捶老头,民警给她解释,她冲着民警歇斯底里,从外人来看,她这绝对是在派出所里受到了六月飞雪的冤情啊,派出所到底有多黑暗啊。

不过,幸运的是老人的孩子也过来了,他们还是比较明事理的,在听了我们的介绍案情后,毫不犹豫的拿出了300元赔偿给了车主,而戏剧性的一幕开始了,车主在签完字领走现金后,又出门把赔偿的300元钱还给了对方,并说只要对方有这个态度就行。

双方一句“对不起、没关系”的事,历时4个小时,大闹派出所两次,何必呢?何苦呢?六哥总感觉这折腾的不是老头,而是警察。

晚上8点了,还没吃晚饭,不是因为像官宣宣传的那样我“废寝忘食”的工作,只是因为太忙、太热,没有胃口、没有心情吃饭。距离上级要来作秀式的协助清查还有半小时,也来不及再点个外卖了,干脆不吃了。毕竟他们来了,到路边的警车前拍张照片就走了,等他们走了再安心吃饭吧。

说真心话,六哥最想感谢的就是这种拍完照就走的上级支援警力,要比那种非要较真的把形式主义搞彻底的上级要强的多,我们出了一天警已经很累了,还要陪着支援警力认认真真的把这种无用的形式主义的清查弄完,我们更累,如果真想给基层分担,完全可以支援警力自己去清查,发现情况及时通知我们。所以,有时六哥也说,最大的从优待警,就是我们不求你的时候,你在上面好好的待着,别下来搞这种形式主义且还要我们感恩戴德。

上级的支援警力还没来,所里视频追踪小组的辅警给六哥打来了电话,说偷电动车的是个笨贼,已经找到他的住处了,目前正在蹲守,另外一名加班的兄弟已经先于六哥赶到了蹲守的现场。

人抓的很顺利,除了把被盗的电瓶车带回来了,我们每个人还带回来了几个蹲守时蚊子赠送的包,还都是自己的真皮的。

边挠着小腿上的包,边给笨贼做笔录,因为这个被盗的电动车价值远远上不了2000元,不够立刑事案件的,笨贼最多也就是被治安拘留15日。也就是说我们这一天流的二斤汗,到最后连个打击处理名额都算不上,也预示着这名笨贼将在15天后,可以重操旧业。

六哥一直在纳闷,中国为什么不引进鞭刑呢?抽他三鞭子,光住院养屁股也得超过10天吧,且那震慑可比有空调、有电视的拘留所强的太多,在他下次想再偷的时候,会先摸摸自己的屁股是不是螺纹钢做的。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们真的万万没想到。

在通知了被盗电动车的受害人来派出所签领小贼的处罚决定和领取电动车的时候,受害人拎着一个大西瓜和十几只雪糕来了,他说:“你们太赞了,几个小时就破案了,给你们买了些冷饮,天太热,你们辛苦了。”当时,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泪目的,一个西瓜、十几只雪糕可能花不了30块钱,但我们收获的是一份认可和感动。

按照纪律要求,这些我们是不能收的,不过六哥这里也没有官宣的什么又硬塞给受害人30块钱的狗血剧情,而是我们在利用打印手续的空闲,一起和受害人分吃了西瓜和雪糕,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吃的最甜的一个西瓜了,这也是我们即使受了委屈也一直不放弃警察梦的最重要的原因,这里的警民和谐都不掺杂任何的矫情。

送走了受害人,加班的民警开始赶往拘留所送人,同时值班室在不停的警情中,又接到了一个警情,也是一个好心人报的警,发现路边有一名大约五十多岁的女子疑似精神不正常。

民警到的时候,这位疑似精神病人正在朝一个室外消防楼梯上爬,民警害怕她有危险,赶紧追了上去把她强行拉了下来。带回派出所后,发现她不是精神病,是智力残疾,能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们根据她的名字查到了她的家庭成员。

民警先是给这位女子的七十多岁的母亲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然而她母亲说“你让她死在外面吧”,就挂断了电话。民警万分惊愕,再次拨通电话后,她母亲还是称自己不管,又留给了我们另外一个电话。

打过去是一位小姑娘接的,是这位女子的女儿。而民警说明情况后,她女儿说:“你让她自己坐车回来吧,她天天往外跑,认识路。”然后说现在正在开会,要挂断电话。民警问:“是开会重要,还是你妈重要?”她女儿说:“开会重要。”然后挂断了电话。

虽然全世界都不管她,可是警察不能不管她。

我们按照户籍信息的地址开车把她往家送,她家距离我们很远,为了不耽误下半夜的警情,只能快去快回。路上她的女儿又打回了电话,说自己刚才态度不好,并坚持不让民警送她,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出租车费可以到付。民警默默的挂断了电话,即使再不负责任的警察,也不会轻易的把一个智力残疾人扔在路边或者把麻烦扔给别人。

到了住处以后,民警又给她的女儿打通了电话,貌似赌气的女儿还是不想下来接她,让她自己走回家,在民警的多次催促下,她女儿终于出现了,三言两语中了解到,她这个智障的妈折腾的全家人都不得安宁,天天不听话的强行外出,让照顾了几十年的家人也或多或少的失去了耐心。

看着女儿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那个智障的女人傻笑着跟在后面,我们也不得不感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这个社会难念的经却压在了顶在最前沿的派出所的肩上。

回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近凌晨2点,因为嫌疑人身体过于健康,送拘留的加班的民警很顺利的回来了,进门的时候,送押回来的民警正在听值班室的民警说感谢智能手机的事,貌似在我们送智障女子的时候,他们又出了一个醉汉的警,又是路过的好心人报警,民警把醉汉的手机放在叫不醒的醉汉的每个指头上试着“指纹解锁”,没想到第三个就解开了,顺利的联系上了通讯录里的“老婆”,不然只能傻乎乎的守着醉汉和手机,等有人打进来找醉汉的时候才能通知他的家人。

大家正说笑着,又来警了,一名女子入住宾馆没带身份证吧台不给办理入住。这是一个根本不需要报警的警情,因为宾馆想要留住客人,带着客人到派出所来核查身份,凭派出所开具的允许入住的单子,给客人办理入住就行。

但是,宾馆称吧台就自己一个人值班的,没法带客人去派出所核实身份,而客人又非要入住这个酒店。

六哥想平心静气的问两个问题:1、出门不带身份证是谁的错?2、宾馆值班人员安排的少,不能空出其他人带领客人到派出所进行核查是谁的错?

当错误1与错误2相遇,再加上“服务经济零投诉”这个催化剂,会化学反应出另外一个新局面:双方都没错,是派出所的错。

这种警情被要求必须出的,然后由派出所民警现场给住客拍照,回传派出所的工作群,再由在家的值班民警核查后,再反馈给现场民警,最后由酒店吧台办理入住手续。

这个凌晨两点半的警情,就犹如两个都有过错的人在吵架,而从此路过的一个人被一脸懵逼的叫住,并要求被迫说:“别吵了,别吵了,你们都没错,我错了。”

如果你以为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你就错了。

凌晨5点11分,一名满身纹身的“社会青年”酒后拍打派出所的大门,称要找社区民警聊聊自己吸毒的事。

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此事,您觉得他凌晨5点11分酒后来找不上班的社区民警,他是来办事的,还是来找事的?

民警看他喝的那个熊样,告诉他社区民警不在,让他上班后再来。结果这社会青年可是开始借酒装疯了。直接拨打110,称自己吸毒了,要求派出所把他抓起来。这么贱的要求,六哥可是第一次见,带进派出所来一验尿,发现不是阳性,想必就是来戏耍派出所民警玩的。

这位社会青年自持进过几次号子,开始充分炫耀他的“人生资本”,当民警警告他谎报警情、扰乱单位秩序会被拘留后,他号称自己再进去几次又如何,并在和民警、辅警的言语中,不断使用“你有本事揍我”等激将法想要来碰瓷民警。

在民警没有上套后,他又调整了新思路,对一位辅警手拿手铐的行为不断挑衅,理由是他凭什么拿手铐,看着他烦。

六哥实在不愿意再看他再无理取闹下去了,反问到:“他拿手铐怎么了?拷你了还是咋地?你管得着吗?我手里还拿着枪呢,你管得着吗?你烦他,烦他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啊?他招你烦,犯法吗?知道他是辅警是吧,知道辅警好欺负是吧,有种冲我来的,欺负辅警算什么本事啊?有种欺负我啊?”

社会青年又重复了上面那一招:“你冲我吼什么?有种你打我啊,一起上啊!”

六哥说:“我天生嗓门大怎么了?犯法啊?打你?你贵姓啊?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真把自己当明星了?”说罢,六哥身体不断的靠近社会青年。

他说:“你干嘛靠我这么近?你和辅警是一伙的!”

六哥笑笑说:“是啊,这些辅警都是我兄弟,我们就一伙的,怎么了?犯法啊?我就想想靠你近点,打辅警罪过小,打警察罪过大,我就想贴着你,这里的监控无死角,我就等着你打我呢。跟我玩碰瓷,你还嫩点,整个派出所就一个不要脸的警察就是我,你运气真好,你赶上了,整个派出所就一个死磕较真的警察就是我,你运气真好,你赶上了,你想玩我,我陪你玩到底,赶紧的,赶紧动手,赶紧打了我,我们好做个了断。”

我边说,还边往自己的脸上拍了几下,还追着想躲开的我的社会青年到处跑,后来六哥像变成了一只疯狗,追着他满派出所跑,并不时的发出咆哮:“来啊,你不是想进去吗?过来揍我啊!我满足你!”过程中,我还踹翻了一个放在院子中间的椅子。

其实,六哥没疯,只是在派出所干了这么多年,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些人如果你被他震住了,你也就完了。对一般的群众,六哥不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你的“理性平和文明”就如同一只扎在胸前的领带,只能被人坏人牵着你游街示众。在基层,警察真的只能比好人更好,比坏人更坏。

社会青年还是年轻,没见过不按套路出牌的警察,突然停止了跑动给六哥深深作揖,说:“哥,哥,我错了,我是听了别人的鬼话,说到派出所闹一闹,我的事就好解决了。”

六哥怒说:“别人让你吃屎,你也吃屎啊!你不会好好说啊,你不会上班问啊,你借酒装什么疯啊?你想进去,我奉陪到底!”

后来,他彻底败了,当然他的事六哥也找了专业人士给他做了详细解答,消除了他的误会。其实,我完全可以按照“谎报警情”拘留他的,但是,我太累了,较真的结果是以一天一夜不睡然后继续加班一天为代价牺牲自己的健康。另外,真的也不想办这种可办可不办的案子了,治安拘留一个人连考核都加不上分,最后还要被案卷评比的各种扣分,同时执法过错的终身追究制,多办一个案子,自己退休后就会多一点被人叫回追责的风险。得不偿失!

不过,第二天还是没有下夜班,不是因为案子,是又去了上级去开会。

这只是一个派出所一天内的几个警情,这就是一群他们所说的“欺软怕硬”的“狗腿子”的日常生活,而且这样的人生大戏,在派出所,天天都在上演!

今天,某地又发布了民警言行规范的征求意见稿。

来看吧,这就是你所说的“欺软怕硬”的派出所!

六哥作为一名资深派出所民警,依据这份规范,想必我值班的这一天的言行已经被处分过无数次了。

因为第六条第(四)项中规定:皮鞋必须时刻干净锃亮,上班执勤前清洁刷油。我这值班一天踩了无数的泥窝和脏土,别说没时间擦鞋,恐怕就是有时间擦,这一天一管子鞋油也不够吧。基层警察的皮鞋都是一直穿到扔的,有擦皮鞋的五分钟,我们宁可摊在椅子上迷糊五分钟。

第七条也规定了民警坐姿接待时,坐姿要文雅、端庄。应当面对群众,面带微笑,用自然、温和、稳重的眼神平视对方,坐姿应当抬头挺胸,上身端正,保持 80-90 度,手腕至肘部的三分之二轻放台面,背可不靠或稍靠椅背,两腿自然弯曲,两脚平落地面。

不知道累的像狗一样的出警后,没警的时候再这样坐着,会收到心动的感觉还是心梗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如何控制第九条第(九)项的在申办人面前打哈欠、咳嗽、打喷嚏,难以控制时,应适当遮掩。

还有六哥已经犯了忌讳的第三十三条:

民警与服务工作对象对话,不得有下列行为:(一)态度不冷不热或歪着头、摇头晃脑说话;(二)前言不搭后语或答非所问;(三)说虚话、假话、空话、套话;(四)高声说话(语音高于 40 分贝);(五)与接待服务对象抢着说话;(六)咬文嚼字,刁难服务对象;(七)使用粗言俗语。

不想看了,不想说了,基层,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心累!

警界

诗人警察拟任北京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2018-8-7 1:00:00

警界

一个月内,六名辅警牺牲!共同缅怀逝去的战友!

2018-8-8 9:1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