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眼看10月即将过去,乱港分子前期嘴炮称要在本月启动的“公民议政平台筹建工程仍不见动静,有理哥还说想看他们能整出什么“花活”来,现在看,或许只能等下个月了。

所谓的“公民议政平台”,是戴耀廷在香港国安法落地前提出的概念,其曾公开表示“要通过推动公民社会建立民间平衡机制,并与官方机制平衡运行,使权利丧失统治的正当性”,其后又宣称该平台“不但可以讨论各地区及全港议题,还有庞大的连结网络优势,可以统筹及组织行动”。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虽然没有透露该平台的具体运行模式,但明眼人都清楚,戴耀廷是想借“民意”之名,打造一个由反对派当权的“伪政府”,并通过逐步扩大其实际影响力,达到与特区政府相抗衡,甚至替代特区政府的实际效果。

从设想到落地实施,必须要经过一个“合理”的流程,为此反对派区议员们还特意演了一出“好戏”。

6月6日,由反对派把持的17区区议会及反对派离岛区议员擅自举行所谓的“十七区特别区议会大会”,会议唯一的议程就是“讨论”香港国安法。

对此,民政事务局在前一天的6月5日就发表声明,该“特别议会”所讨论的内容并非地区层面的事宜,不符合《区议会条例》职能,民政处秘书不会出席,同时建制派区议员也发声表示反对。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也就是说,所谓的“十七区特别区议会大会”在法律层面是不被认可的,会中所讨论通过的任何“决定”自然也不具备法律效力,在这种情况下,十七区反对派区议员仍执意召开议会,这是为什么呢?

在6日召开的会议后半段,屯门区议员张可森突然提出“各区一同成立香港公民议政平台”的临时动议,并要求主席即时处理,由于现场都是反对派议员,该动议“获全票通过”。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这下明白了吧,所谓的“特别区议会大会”,就是反对派用来推行“公民议政平台”的幌子,做戏做全套,不先把“架子”搭好,怎么走“后续流程”?至于是否被法律承认,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有所谓的“民意支持”就够了,“违法达义”的事,以前做的还少吗?

在以往文章中,有理哥曾提到过香港反对派之间的各种矛盾,“公民议政平台”概念刚被提出来时,瞬间让矛盾迅速激化,甚至公开相互指责。

乱港分子自己也清楚,即便“公民议政平台”组建成功,也不会被特区政府所认可,那么在立法会、区议会任职的反对派议员是走是留,就成了问题的关键。

以林卓廷为代表的民主派认为,无论怎样都有“死守阵地”的必要,称“在不民主的制度里,也仍要抗争”,所谓的“议政平台”是虚无缥缈。而邹家成等“抗争派”则担心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过往的“激进”行为会触犯法律,没有从政的资格,不如尽早转向“体制外平台”,并称民主派留守是接受中央政府的“施舍”。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什么“勇武、和理非不割席”,什么“兄弟爬山,齐上齐落”,在现实的权力和利益面前,统统不作数。眼看后院起火,戴耀廷赶忙从中调解,这才让双方“压住火”,尝试“共同合作”。

而所谓的合作,就是“抗争派”进驻“公民议政平台”,民主派继续留守政坛,通过“合理的方式”给建制派和特区政府制造麻烦。

有理哥想了半天,这不还是各玩各的么?

关于所谓的“公民议政平台”,有理哥认为:

1.从目的来看,无论反对派打着什么样的幌子,建立什么样的“平台”,其目的都是为了破坏香港稳定,实施反中乱港行为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反对派在立法会、区议会等“正常渠道”的发挥空间越来越小,境外资金“援助”越来越少,李柱铭、陈方安生等“港独”大佬一心只求“平安降落”,黄之锋等“港独”“中坚力量”根本无法进入政坛,并有随时被“清算”的风险,想要继续“为民主自由而战”,只能开辟“新阵地”。

在这种形势下,“公民议政平台”概念被提了出来,反对派想要打造一个由自己把持的“影子议会”,通过“平台议政”,加上黄媒、西方媒体的舆论造势,给特区政府制造压力。

在新的“议政平台”上,没有人“拉布”、“扔臭蛋”,也没有人监督“议题”是否合法,大家“畅所欲言”,只为心中共同的“违法达义”。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2.从形式来看,所谓的“民意授权”,实则是骑劫民意

乱港分子也知道,一旦脱离特区政府,自己组建“议政平台”,并想借此“与官方机制平衡运行,使权利丧失统治的正当性”,首先在法律上就不允许,必须要打“民意牌”,走“违法达义”的路子,才有可能“法不责众”。

只要特区政府稍做让步,乱港分子就可以大做文章,鼓吹该平台的“正当性”,往后经该平台“议政”过的话题,特区政府若持反对态度,“违背民意”的帽子就算是扣上了:“公民议政平台”可是代表“全港人”的心声,特区政府怎么能无视民意呢?

有“民意研究所”在背后做“支持”,乱港分子想要什么样的“民意”还不是“手到擒来”?至于真正民意是什么,根本不重要。

记得7月1日前,特区政府、卫生部门反复提醒,告诫大家不要上街聚集,不要参加非法集会,结果乱港分子、反对派议员仍执意组织非法聚集以及此后的非法初选,直接导致香港第三波疫情爆发,如果真的尊重民意,还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之前反对派议员就留任还是总辞的问题,又做“民调”,又开新闻发布会,结果折腾半天也没能“说到做到”,这些都说明所谓的“民意”其实就是个幌子,需要时拿来用一下,不需要时随便找个理由丢一旁。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3. 从结果看,所谓的“公民议政平台”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香港国安法落地后,香港政治环境日渐清朗、社会风气日渐好转,境外反华势力加速逃离,“港独”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港人也开始逐渐明白,香港发展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应该摒弃的又是什么。

无论乱港分子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如此叫嚣要“与官方机制平衡运行,使权利丧失统治的正当性”,必定会引起特区政府的“高度关注”。如果只是搞个小聚会,喝喝茶、聊聊天也就罢了,想靠“议政平台”骑劫民意“制衡”现行政府,有理哥听着都想笑,这未免想太多了吧?真把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当摆设?

至于戴耀廷说的靠“议政平台”统筹和组织行动,更是不具备基本条件。以防疫为例,屯门区议员李家伟曾表示,“过去很多的抗疫工作都是‘各自各做’,或多或少是因为党派之别的问题。我寄望公民议政平台能够成为各党派协调及沟通的渠道,与香港人齐上齐落,一同抗疫。”

漂亮话人人都会说,真正办实事未必都会去做,抗疫期间反对派议员为了私利,坚决抵制使用内地检测试剂,先是针对华大基因挑起各种事端,在内地医护人员支援到港后,又极力鼓吹全民检测是“基因送中”,这其中除了政治因素,更掺杂着金钱利益。

乱港分子涨能耐了,妄想自建平台,制衡特区政府?

原本香港使用的国外检测试剂加人工费,人均检测费用需要3000多港币,而使用内地检测试剂,人均检测成本才几十元,这中间的“差距”就是某些人眼中的“蛋糕”,因为“”不到了,可不是得闹嘛?

像这种只为利益、不顾全大局的反对派议员,和那些整天盼着西方国家“制裁”香港的乱港分子,指望他们真心为香港做事,呵呵,还不如相信猪会上树。

诚然,香港是多元化的城市,可以容纳不同的政治理念,但这并不表达它能接受“反中乱港”思想,“一国两制”的“一国”,始终是中央的底线,也是14亿中国人的底线,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所谓的“公民议政平台”,无论怎么包装也掩盖不了“港独”的本质,到头来注定是水中月、镜中花,成为笑话。当然,它倒是有一个可取之处,那就是成为违反国安法的证据,让这些乱港分子在监狱中继续做梦吧!

时局警界

一通小动作后,美国很热烈,印度很小心!

2020-10-28 20:58:32

警界

飙车党:随时会碎成碴的亡命之徒!

2020-10-29 12:28: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