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10月28日,一段交警执法中疑似有过激行为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当日晚些时候,当地警方就此事发布了警情通报。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通报全文】10月28日10时许,双牌县公安交警在县城商业广场路段开展交通安全集中整治行动中,现场查获胡某荣未戴安全头盔、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的交通违法行为,拟暂扣其车辆。胡某荣之子胡某彬阻拦执法,先后拳打并抓伤、咬伤执勤人员卿某彪、左某、罗某三人,在制服胡某彬过程中,卿某彪存在过激行为。目前,双牌县公安局正对此事进行调查,将依法依规公正处理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胡某荣有未戴安全头盔、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两项违法行为,胡某彬拳打并抓伤、咬伤执勤人员卿某彪、左某、罗某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妨害公务罪,在制服胡某彬的过程中警员卿某彪存在过激行为,调查仍在进行,当地警方业已表态,将依法公正处理。

 

人民警察在制服违法犯罪行为人的过程中,是否有对违法犯罪行为人拳打脚踢的权力,换句话说,警察的制服动作,包不包含拳打脚踢这些动作?

 

法律说了算。《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

第十九条 对正在以轻微暴力方式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尚未严重危及公民或者公安民警人身安全,经警告无效的,公安民警可以徒手制止;情况紧急,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直接使用徒手制止。
第二十条 公安民警徒手制止,应当以违法犯罪行为人停止实施违法犯罪行为为限度;除非必要,应当避免直接击打违法犯罪行为人的头部、裆部等致命部位
《操作规程》规定得非常清楚:除非必要,应当避免直接击打违法犯罪行为人的头部、裆部等致命部位换句话说,如果必要,人民警察有权拳打脚踢违法犯罪行为人的任何部位,也就是说,人民警察在现场制服违法犯罪行为的制服动作,是包含了拳打脚踢这些动作的。也就是说,如果必要,人民警察对违法犯罪行为人实施拳打脚踢,是完全正当,也完全合法的。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当然了,人民警察拳打脚踢制服违法犯罪行为人也是有前提的,一是“必要”,二是“应该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为限度”。《操作规程》第二十四条规定 公安民警使用驱逐性、制服性警械,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为限度;当违法犯罪行为人停止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应当立即停止使用。
说清楚这点很重要。下面进入本文正题,先看视频中该名所谓的“目击者”和“记者”的对话:
“目击者”:就是上午10点10分,被打那个人是一个义工志愿者,做这些环保之类的,捡垃圾,搞服务啊,他坐了一台摩托车被那个交警拦住了,他要接小孩用的嘛,他把车停在旁边就回去拿证件,他有驾驶证,有行驶证,那个交警就把他车抬走了,放在现在打架那个的地方,他回去拿过来的时候就发生了一点口角,就打起来了,就是被交警围起来了,在哪里猛踩他,他没有动手啊,志愿者他都是很本分的嘛,他跟他爸爸两个人去的嘛…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记者”公安交警都打人了吗?

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个断章取义的“目击者”以及乱带节奏的“记者”

“目击者”:对对对…现在都在派出所

 

现在好了,这名“记者”制作的这个视频及与该名所谓“目击者”的对话,已经在多个视频平台播出,不但播放量非常“可观”,而且社会影响十分巨大。现在警方通报来了:胡某荣有未戴安全头盔、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两项违法行为,胡某彬不但不是“没有动手的老实本分的志愿者”,而且是对执勤警员实施了打并抓伤、咬伤”行为的涉嫌妨害公务罪的犯罪嫌疑人,而警员卿某彪也不是该名“记者”口中的“公安交警都打人”,而只是“在制服违法犯罪行为人的过程中存在过激行为”,问题来了,该名带“公安交警都打人”节奏的“记者”,和断章取义、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目击者”的行为,是否已经违法、甚至是涉嫌犯罪了呢?
以最高检、最高法的司法解释为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3年9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89次会议、2013年9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9次会议通过)法释〔2013〕21号
第二条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
第五条第二款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退一万步讲,这名“记者”和该名“目击者”就算构不成刑事犯罪,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条款处理总是没问题的吧,本号坚决支持当地警方依纪处理“制服中存在过激行为”的警员卿某彪,但为了维护人民警察现场执法权威,弘扬社会正气,双牌公安,请依法严惩这名断章取义、颠倒黑白的“目击者”和在网上乱带“公安交警都打人”的“记者”!
——END——
警界

还记得把北京警察打成锥间盘撕裂的狗主人吗?法院是这样判的

2020-10-29 13:35:19

警界

逃台曱甴“求学成绩单”,精彩纷呈...

2020-10-29 20:40: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