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前几天,有位香港朋友发来信息,说现在有款叫“Yell Card”的系列卡牌在香港学生群体中颇受欢迎,他的孩子正在上中四(高一),班上有不少同学都在玩,卡牌内容是宣扬“抗争精神”的,让有理哥务必关注一下。

上网一搜,果然有被“震惊”到,能把乱港文宣做到这个地步,某些人确实“煞费苦心”,香港国安法已落地4个月,还搞这些“小动作”,真不怕吃牢饭吗?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再一看,原来还是改版了的新卡“Yell Card 2.0”,今年7月1日之前,卡牌设计更是明目张胆。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国安法实施后,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够姜媒体”重新设计了“Yell Card 2.0”,至今已经制作出售到第3期,共计205种卡牌(2.0版,第1期55种,第2期80种,第3期70种),在全港183家“黄店”投放超过200台抽卡机器,颇有“遍地开花”的态势。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这种“Yell Card”是香港反动文宣组织“够姜媒体”在修例风波期间推出的,他们从文宣“手足”的“原创作品”中收集、挑选出“精品”,经排版制成系列卡包分批售卖,卡牌大多用卡通漫画的方式传达“抗争精神”,即使已经改版,许多卡在人们眼中仍有“播毒”嫌疑,有较强的煽动性、蛊惑性,如近期大热的“逃台12人”事件,就被做出了好几版。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此外,他们还将梁天琦等“港独”分子单独制卡,用以“肯定”、“纪念”在“抗争”中所做出的“突出贡献”。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香港之所以有经济衰退、被西方国家“制裁”的今天,不都是拜“港独”所赐,这种人渣,有什么可值得“歌颂”的?

之前有理哥给大家介绍过不少乱港文宣组织,像什么“黄色蒲公英”、“7.21基金会”,在香港都有一定的“市场”,但诸如T恤、模型等“撑黄”实物产品鲜有“爆款”,“够姜媒体”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能让“Yell Card”迅速在香港年轻人中流行起来呢?

1.“迎合”年轻港人“抗争”思潮。

受香港政治风气的影响和美西方反华势力、乱港分子长期“经营”,有相当一部港人是有反中情绪的,其中不少年轻学生也都有“抗争”倾向,卡牌的设计、制作方“够姜媒体”就是以煽动年轻港人情绪的“泛黄思想”为卖点,如“抗争”、“撑香港”等,把从文宣“手足”收集来的原创作品进行排版,制作成卡牌的形式销售出去。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此外,他们还自称将部分利润分给卡牌设计师,并将一部分所得利益分给文宣“手足”,美其名曰“帮手足,撑香港”,这也迎合了“港独”分子声称的“齐上齐落”理念。

2. 引入较为流行的“集换式”卡组模式,激发年轻人“游戏”兴趣。

集换式卡牌游戏(Trading card game)是一种流行已久的游戏类型,广受全球玩家喜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万智牌”、“游戏王”和如今大热的“炉石传说”,都是此类游戏中的经典。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这类游戏之所以受到玩家喜爱,“集卡”的过程功不可没。一般来说,发行方会事先将卡牌分成不同的级别,将少量高级卡和大量普通卡掺在一起,随机制成卡包,玩家买到实物后,最期待的就是“拆包”时刻,运气好能抽到高级卡,运气不好买上十几包也抽不到自己想要的,从另一种角度看有点赌博的成分,自控力不强的人很容易“上头”。

除了抽卡,玩家之间还会有自发的互换卡、买卖卡行为,具有一定社交元素,既能玩游戏,又能体验抽卡时的刺激,还能“以卡会友”,使得此类游戏经久不衰。

“够姜媒体”就是借鉴了集换式卡牌模式,“Yell Card”卡牌包含白卡、烫卡、拼卡、烫拼卡、闪卡、夜光卡、拉丝卡、透明卡(稀有)、UV金卡(稀有)等十余种类型,还会根据最新“抗争”事件制作新卡,培养了许多粘性客户,有些学生与其说是为了“撑香港”买卡包,不如说是沉迷于集卡、拆包的过程,有一种玩游戏的体验感。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3. 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宣传新卡、周边产品,多形式持续散播“抗争”思想。

互联网一向是乱港文宣组织的重要“阵地”,“够姜媒体”也不例外,他们于2019年8月开设脸书账号,至今共有4万多粉丝,平时以宣传“Yell Card”、传播“抗争”思想为主。

和其他“卖货”账号不一样,“够姜媒体”不仅在脸书上发布新的卡牌,还用多种方式持续散布“抗争”思想,像撑“毒果”日报、撑“逃台12人”,都是直言不讳的发到网上。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再如他们还制作《够姜埋黎讲》(够姜过来讲)访谈直播节目,邀请曾被警方两度拘捕的大埔区区议员文念志、多次被捕的lunch哥等反对派区议员、乱港分子,就香港当下政治、民主等话题发表反中乱港言论,现已做到第三期。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此外还用“抗争”噱头制作了许多周边产品,如麻将、扑克、“721”纪念手表、T恤等,可谓形式多多。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4. 开设“够姜媒体官方Yell Card交换群”,为买家营造“交流氛围”。

“够姜媒体”除了制作各种新卡牌,时不时推出“用x个拆过的卡包,到指定商铺换稀有卡”等活动吸引人们花钱抽卡,还在脸书开设“官方Yell Card交换群”以增强买家的相互交流,提升客户粘性。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但同时,“官方交换群”也加剧了部分人的攀比之心,花了很多钱还是集不齐,无奈上网“求援”互换,更衍生出“炒卡”行为(囤积、高价买卖稀有卡)。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就这样,“Yell Card”在香港年轻人中慢慢流行开来,但没过多久,就有人发出“够姜媒体”是在吃“手足”的“人血馒头”、“揽炒”手足、赚黑心钱等质疑,为此够姜媒体还在脸书上公开回怼,颇有几分“义愤填膺”之势。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够姜媒体”为何会受到他人指责,其实并不难理解。一直以来,“港独”分子都把乱港行为美化成“抗争”、“公益行动”,以各种名义发起的社会募集,也都打着“支援手足”的旗号,那些背地里的龌龊勾当,从来不拿出来跟外人讲,以至在不少港人心中,始终认为乱港行为是占据“道义制高点”的。

如今“够姜媒体”打着“撑香港”、“救黄圈”的旗号,把“Yell Card”卖的风生水起,到头来才把30%的利润拿来分给提供卡牌设计的文宣“手足”,自己落大头,还反复用“逃台12人”制作卡牌,又不把利润分给“12人”家属,在外人看来可不就是“揽炒”手足、吃“人血馒头”么?

至于说到赚黑心钱,看看买家在“官方交换群”的留言就知道,毫无夸张成分。以第三期卡牌为例,全套卡共78张,其中有48张白卡,什么是白卡?不用多想,就是字面意思,白色的卡…这种成本几乎为0的卡,被“够姜媒体”用来当做卡包中的“主力”,买家拆包后,能不骂娘吗?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而抽到各种稀有卡的概率也是低得可怜,所谓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就是这个意思了。有人在群里吐槽,和朋友一起抽了500张卡,只开出2张稀有,几率感人,更有人称连开21包只得一张闪卡,随后“顿悟”:“算了,不好再乱帮人冲锋了,不抽了”。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卖着这样的卡包,难怪被人说赚黑心钱,一点不冤。

马上就是西方国家的万圣节了,这不,“够姜媒体”又搞了个新活动“万圣节限定市集”,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估计和传播“抗争”思想、卖货脱不了钩。

警惕!香港街头出现这种卡牌,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既然香港国安法已落地,像“够姜媒体”这样公然传播“港独”、“抗争”思想的乱港文宣组织,香港有关部门也是时候出手收拾收拾了!

图片源自网络

警界

“万圣节”的鬼把戏, 请离中国小孩远点

2020-11-1 15:49:27

警界

九个月了,那个跪舔洋人的吴丹丹去哪了?

2020-11-2 17:15: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