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四川殴打上访民警的法警可以给予行政处罚

近日,一则法警打民警李军的消息,在网上引发热议。

“四川一民警到法院反映问题被法警打伤,当地警方表示:执行公务过程中发生的侵权行为不适用治安处罚对打人者不予行政处罚”。

这位被打的民警说自己2020年928日接到了四川省高院不予再审的决定后,又一次失望,显得有些沮丧。

三年前,在职民警李军到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反映问题时,被法警在信访室打伤,对于该起案件,广安警方回复称,执行公务过程中发生的侵权行为不适用治安处罚,对打人者不予行政处罚。

 

随后,审理该案的四川省多级法院也支持了这一处理意见。

 

据李军称,自己是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公安局的一名警察,2017年821日,因为此前一起财产纠纷案件到广安中级人民法院领取国家赔偿决定书。

 

因为对这个赔偿决定书的内容存疑,李军就到该院信访室预约院领导会见。

 

“我当时是要反映岳池县人民法院判决不公的问题,后来四川省高院也对此作出通报,认为岳池县人民法院确实存在选择性执行的问题。”

 

李军来到广安市中院信访室后,当时,负责接待的一位女工作人员拒绝为他办理预约登记。

 

“我跟她反复交涉,还表示要向纪检部门投诉。在此之后,她离开了信访室一段时间,回来后才同意为我做预约登记。我刚做完登记后,一个戴一杠三星肩章的法警进入信访室”。

 

当时这名法警拿着执法记录仪对李军录像。

 

李军说,“我问他录我干什么,他没回答,只是问我:‘你说完没有?’我回答:‘说完了’就转身离开。这之后,他突然对我拳打脚踢。”

 

这位名叫张晓的值班法警(事后查明为该法院临聘法警)进入接待室维持秩序,要求李军提出请求后离开,双方在言语上发生争论。

 

随后,张晓用拳头殴打李军,致李军面部及鼻子等处受伤。

 

“当时血流得满地都是,很多在场办事的人都替我打抱不平,说这人在法院打人,简直无法无天。”

 

目击者称法警先动手打人,被打者称可能因要投诉法院工作人员所致。

 

对此,李军表示,自己当时并无过激行为,也并未扰乱信访室的正常工作秩序,他推测,极有可能是当时自己说要投诉那名负责登记的女工作人员引起。

 

 

一位现场目击者在接受问询时表示,双方发生争执后,法警首先动手打伤李军的面部,在此过程中李军“一直没有机会还手”。

 

事后,经鉴定,李军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当地警方称打人发生在“执行公务期间”,不予治安处罚。

 

“对张晓不予治安处罚,事后他也只是被法院遣回了劳务派遣公司。”李军这样说。

 

不罚决定书对张晓的行为认定是,在工作时间按照法院的工作安排,在履行工作职责时导致李军受伤,根据“国法秘函(2005256号《对<关于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能否给予治安处罚>的复函》”,对张晓的侵权行为“不予治安管理处罚,但当事人张晓应承担民事和行政责任

 

 

由于对该处罚结果不满,李军向广安市公安局提出复议,但仍未能改变上述处理结果。

 

审理法院称警方处理并无不当,打人者被“遣回劳务派遣公司” 。

 

随后,李军开始维权。“我先后向四川省三级司法机关提起诉讼,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法院、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二审中均认定了张晓打伤我的事实,但都引用国法秘函(2005256号复函,认为其不应受治安处罚。”

 

李军向四川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

 

2020年928日,四川省高院认为一、二审判决正确,广安区公安分局作出的《不予处罚决定书》并无不当,驳回了李军的再审请求。

 

文章写到这里,你也许看明白了,李军被打的案子就是这么个事实。

 

那么,经过审理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书认为的“张晓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履行工作职责时侵犯了李军的人身权利,应当承担行政处分责任,而不应由公安机关对其进行以治安处罚”的判决意见真的是无瑕可击吗?

 

不然!且听小编继续说。

 

判决书认为“广安区公安局适用国法秘函(2005256号复函作出的《不予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以往许多案例也都是依据这个复函作出的判决。

 

例如,判决文书网显示黑龙江省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则判决文书,也认为“人民法院法警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不适用于《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不具有管辖权”。

 

但是,小编分析了这个案子之后有个想法,以往的判例习惯以“复函”作为法律适用依据,并不代表李军案就一定得如此判决,本案对张晓就一定不能予以行政处罚。

 

首先,虽然李军表示难以理解“张晓是一名临聘人员,据我了解,事后广安市中院仅把他遣回劳务派遣公司”,而实际上张晓的确是在执行公务期间侵权李军的,李军对张晓的“执行公务身份”的质疑,经不住推敲。

 

对李军被打这个案子,也有记者说“复函”所涉法律14年前已被废止 。对此,蓝衬衫们小编并不认同记者的“作废”之说。

 

广安警方和此案审理法院所引用的“国法秘函(2005256号”并没有作废。

 

大家来看,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秘书行政司在2005年78日对安徽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关于对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能否给予治安处罚的请示》的复函,是本案件法律适用的关键。

 

《复函》称,“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时的侵权行为,不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的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不应当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记者说这一《复函》中引用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已经在20063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生效后被废止。

 

记者由此质疑,这样一份所涉法律已失效的“复函”,为何成为广安警方对打人者不予治安处罚的依据?

 

蓝衬衫们小编从法制的角度看,认为“复函”已失效的质疑是缺乏法律依据的,原因如下。

 

《复函》所称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时的侵权行为,不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的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在事实认定上,等同于不属于《治安处罚法》规定的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

 

所以,所谓的因为《复函》规定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治安管理行为,由于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生效后被废止的行为,所以《复函》无效的说法,是错误的,也是缺乏法律专业认知的。

 

有个律师很有法律思维,他说任何身份都不应成为免于治安处罚的“挡箭牌”,对这个说法,蓝衬衫们表示认同。

 

但遗憾的是,这位律师显然缺乏法辩能力,他对自己的观点给出了这样的理由:“该案件中,警方和法院引用的《复函》本身不属于法律法规,即使在当年效力也很低,何况它所提到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早已废止,因此我认为《复函》现在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蓝衬衫们认为这个理由不成立。

 

兜兜转转,咱们再回到这位律师阐述的主题,无论任何人、任何身份违反我国法律,都应当受到依法处理。如果是党员或者公职人员违法,可能还会有纪律处分或者与这种身份相适应的额外处罚,但绝不能因某种身份,而享有免于治安管理处罚的特权。

 

这也正是蓝衬衫们要表达的观点。

 

国法办的复函事实上具有法律解释的效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规定,“不属于审判和检察工作中的其他法律、法令如何具体应用的问题,由国务院及主管部门进行解释”,国务院法制办作为行政机关法律工作的主管部门,该复函可以认为是应用性法律解释。

 

虽然,国法办复函并非严格意义的解释,不具有与被解释文本的同等效力,但可以拘束下级行政机关,一般应予参照执行。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指出,国务院部门以及省、市、自治区和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或其主管部门对于具体应用法律、法规或规章作出的解释,不是正式的法律渊源,对人民法院不具有法律规范意义上的约束力。

 

但是,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依据的具体应用解释合法、有效并合理、适当的,在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时应承认其效力。

 

本案法警执行公务的行为具有公定力,其执行公务的行为是否合法不影响行为的公务性质。所以,张军没有必要质疑打人者张晓的执行公务身份。

 

就公法责任而言,违法公务人员承担行政处分而非行政处罚责任,若触犯刑法则承担刑事责任。如果国发秘函(2005)256号不抵触法律法规,是对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执行和适用问题的进一步厘清,如此适用没有问题。

 

但复函关于“不应由公安机关以治安纠纷进行处罚”的这个解释,事实上与治安管理处罚法及刑法等上位法的适用原则是相矛盾的。

 

复函对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责任人员,有关机关应当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排除了其他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的可能,而这是值得斟酌的。

 

李军说自己在法院无故被打伤后,打人者却并未受到处罚,作为一名在职警察,对于这种事情的发生,他都不敢相信,也从当事人的角度验证了复函解释的矛盾。

 

因此,李军“虽然四川省高院驳回了我的再审请求,但我会坚持依法向相关部门投诉。要求严惩打人者,同时对相关失职人员进行问责”的意见,现实中应当获得法律上的支持。

 

 

本案对四川殴打上访民警李军的法警可以给予行政处罚。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关注蓝衬衫们

警界

当年的小甜甜,如今的牛夫人——蓬佩奥失落的亚洲之旅

2020-11-2 17:27:15

警界

两天拘8人,乱港议员的这些行为或将成为历史!

2020-11-2 19:22: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