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长期以来,香港的法官故意保护港毒黑暴分子的行径,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引发强烈不满。

而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大法官马道立对于港毒法官的保护、提携和对爱国法官的打压,更是被指其本人就是一个黄尸。

更甚至于,香港的黄尸法官与港毒势力一唱一合的称香港是“三权分立”、司法绝对独立。

为此,香港通识科教材删去了“三权分立”字眼。8月31日,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还专门指出“香港没有三权分立制度,不论是香港回归前、还是回归后的《基本法》都不是三权分立制度”。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特别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的权力来自中央授权,架构以行政主导,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并制衡,三个机关通过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

香港没有三权分立。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特区享有的权力全来中央的授权。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特区的权力架构是行政主导,行政主导的核心是行政长官。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行政长官的职权不仅仅是管理特区政府。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还包括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并制约立法会。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依据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具有双重身份,既是香港特区政府的首长,也是香港特区的首长,同时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须履行各自职能,互相制衡及配合,最终通过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这明确了三权配置中行政权的主导作用。

这就是香港特区权力构成的事实:行政长官主导、没有三权分立!即没有三权分立,那么香港当然就没有绝对的、超越行政长官的司法独立,更没有超越基本法的司法独立!

如果香港的所谓的“司法独立”超越了行政长官的主导权甚至是超越了基本法,其实就是在刻意架空行政长官,就是一种实质上的港毒。

所以,在行政长官亲自阐明香港没有“三权分立”之后,香港大律师公会立即跳出来批指责行政长官。

而昨天,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出席一个名为“香港法律周”的活动时,声称“司法独立与政治无关,无人可凌驾法律和干预法庭裁决。”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当然,马道立嘴里的所谓“司法独立”,不是基于基本法的司法独立,而是基本于超越行政长官和基本法的“绝对独立”,是在妄图让香港黄尸法官的港毒行为合法化,让香港法院成为特区的一个“独立王国”,不受行政长官和基本法的制约。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当然,这些黄尸法官早就这么干了,甚至于区区一个特区城市的所谓的“终审法院”居然敢否定全国人大的解释、否定全国人大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地位。

以马道立为首的黄尸法官,连全国人大都看不到眼里,更何谈行政长官与基本法。

而与这些黄尸法官港毒思维、殖民思想紧密相连的,是目前香港的那些法官头上的马尾巴,那些“假发”。事实上,在这些假发上,充斥的就是港毒势力对于英国殖民统治的念念不忘,代表了港毒势力对于刻意区别香港与内地并推进港毒的企图。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而这假发的来历却极不体面,最初是为了掩盖法国国王的秃头,最后演变为贵族的模仿。

可是,到港毒分子这里却变成了什么公正、正义、法治精神。更有如陶杰者,无耻把这一殖民统治的遗毒美化成“神”,称香港法官就是上帝!

清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司法权,请从摘掉他们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近日,立法会爱国议员何君尧呼吁香港要进行司法改革,要推翻 “三座大山”:脱去法官假发、安排法官参加国情班和废除大律师称衔。

是的,改革香港司法、清洁法官队伍、去除港毒法官、夺回香港的司法权,请从摘掉法官(包括律师)头上的马尾巴开始!

记着:香港的权力来源是中央授权,香港的权力结构是行政长官主导!决不能容许法官凌驾于行政长官、凌驾于基本法,决不能让香港的司法变成港毒的保住伞!

警界

舆评丨避免哈尔滨王府井恶劣营销侵害城市形象的方法

2020-11-2 22:21:08

警界

看当事人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2020-11-3 0:01: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