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朋友谈美国大选难产

初冬的伦敦,夜晚寒意袭人,由于疫情席卷英国,昔日热闹喧嚣的贝克街变得冷冷清清。

在冷风中,我裹起大衣,缩起身子,一旁的大波波娃紧紧挽着我的胳膊,一起疾步而行。

福尔摩斯将礼帽压低,瘦长的身影默默地走在前面。到了街道转角,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拿起手杖向那家停业的咖啡店指了一下,“我买单。”然后干笑了一声。

“赶紧去你那里喝杯热茶吧。”我在后面喊着。

到了福尔摩斯寓所里,我裹起毛毯,面对着壁炉,蜷倚在沙发上,把双手伸进大波波娃怀里,取暖。

大波波娃一边闪躲,一边嗔怒道:“会被人看到的。”。

而福尔摩斯正笔直地站在窗台边,凝视窗外,好像在思考什么。

“没事的”,我对大波波娃轻声说。

“华生,你的取暖方式很特别。”福尔摩斯嘲弄道。

他的话吓了我一跳,“背后长眼睛的巫师”,我喃喃道。

大波波娃赶紧起身整了整衣服,瞪了我一眼,“我下楼烧点热茶,还有什么需要吗?”

“谢谢,如果能有三明治就更好的。”福尔摩斯回答。

我也跟着说,“对啊,我也饿了。”

“好的。”大波波娃推门向楼下走去。

福尔摩斯敲了敲玻璃窗,“不错的镜子。”,原来这家伙是这样发现我的。

“你这么厉害,现在能告诉我谁将是美国下一届总统吗?”我带着挖苦的口吻问道。

福尔摩斯回身到酒柜拿了威士忌,“《泰晤士报》有好多分析文章,你可以看看。”

“说是特朗普宣布胜利了。”我翻着小桌上的一叠报纸。

英国朋友谈美国大选难产

“亲爱的华生,准确地说,特朗普的声明是非法的,他真实想法是要将邮寄选票全部作废。”

“那是拜登赢了?”

“他的发言人声明说,每一张合法选票都应当被统计,这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如果特朗普阻止继续计票,拜登团队将诉诸法律,一直到拜登当选。”

“很有道理。”我接过福尔摩斯递来的香烟,“那还要等多久?”

“新总统罕见的难产了,靴子没有落地。”

“歇洛克,邮寄选票很重要吗?”

“当他们在传统战场不分高下时,这些选票对摇摆州将决定胜负,。”

“《泰晤士报》说未出结果的州,初期计票都是特朗普领先。”

“华生,去投票站的大多是特朗普粉丝,他们不怕疫情。而邮寄选票的都是怕感染的民主党支持者。”

“先统计的是现场投票?”

“是的,但特朗普还需要等邮寄选票完成统计,现在的领先不等于他拿下了某个州。”

“所以,他叫停计票,真是个机灵鬼。”

福尔摩斯吐了口烟,“或许联邦最高法院会支持他的做法。”

我有些吃惊,“那美国宪法上,呃……不是说神圣一票吗?”

“别那么认真,亲爱的华生,从目前胶着的情况看,双方甚至都会拒绝承认败选。”

“歇洛克,我并不了解美国政治,但投票局面到底如何?”

英国朋友谈美国大选难产

福尔摩斯递我一张图片,“238比213,拜登略有优势,但剩下的87票,如果特朗普得到57张选举人票,他就赢了,当然,拜登只需要32票。”

“黄色这一片就是初期计票特朗普占优的州?”

“确实如此,如果马上停止计票,他能得到57张以上的选举人票。”

“邮寄选票统计后,拜登能翻盘吗?”

“以威斯康星州来说,现场票统计,特朗普领先10万左右,都认为拜登无力改变了,但增加169000张缺席(邮寄)选票后,拜登直线狂追,反超1万票,而该州95%的票已统计结束,红了一天的威斯康星州一秒变蓝,特朗普10张选举人票飞了。”

我也给自己倒了杯酒,“真刺激,比娱乐选秀还激动人心。”

“明天再计票,如果拜登拿下内华达州6票,佐治亚州16票,那就是238+10+6+16=270张选举人票,刚好够赢2票。”

“好可怕,歇洛克,其实我是支持特朗普的。”我低头轻声说道。

英国朋友谈美国大选难产

“你那是馋他女儿的身子。”

“不不不,我是欣赏特朗普的政绩。”

“政绩?大波波娃会信吗?”福尔摩斯晃着杯子。

“这么说宾夕法尼亚,拜登不要也能赢?”我得转移一下话题。

“是的,特朗普团队可能策略上有失误,把重兵放在了宾夕法尼亚,毕竟这里是拜登的老家。”

“如果特朗普拿下宾州、密歇根州,北卡州,那双方差距会很小很小。”

“华生,这才是最可怕的,差距越小,美国社会撕裂越厉害,因为双方支持者都会相信对方作弊。”

“那会平票吗?”

福尔摩斯喝了口威士忌,“这概率本来跟中彩票一样,但如果拜登接下来只拿下威斯康星10票、内华达6票、北卡15票,那就变成238+10+6+15=269张,而特朗普将也是269张选举人票,奇迹般地打平。”

“可能性很大?”

“是的。”

“但拜登要是能拿下宾州或者密歇根州,特朗普就几乎输定了?”

福尔摩斯看了我一眼,“我又不是精算师,他也不是你老岳父,你紧张什么?他到联邦最高法院一哭二闹,看大戏,不好吗?”

“唉,接下来变数很大。”

“佐治亚州富尔顿郡,也就是深蓝的亚特兰大所在地,计票单位说由于水管爆裂,计票暂停,另一个郡说电脑故障,计票也暂停。”

“好诡异,不会是特朗普派人破坏吧?”

“就不能是民主党自导自演?他们哪个手脚是干净的?”

“真不希望美国人武斗解决。”我深深吸了口烟。

“最痛苦还是那些亲美的狗狗们,它们正准备伸出舌头认新爹,并赞美国人的民主素质,这下舌头停在半空,怎么办?”福尔摩斯笑了一下。

“这个结局或许大家当时都不相信真的会发生。”我喝口酒。

“华生,中国人在南宋时期就对特朗普这次大选早有评论,大约在800多年前”

“南宋?是预言家吗?”

“明天几号?”

“11月4日啊。”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爱国主义诗人陆游。换成僵卧白宫不自哀,疫情选情入梦来,如何?”

“请收到我的膝盖,怪不得叫建国。”我擦了擦汗。“如果平票或者一方微微胜出,美国会内战吗?”

“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美国人民可都有枪支,靓丽的风景线,美国值得拥有。”

时局

果不其然,大选还未结束特朗普就开始搞事情了

2020-11-4 18:47:31

时局

特朗普连任总统将发生可预见的十大事件!

2020-11-4 23:50: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