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王背水一战,蓬佩奥这个叛徒却卖主求荣了

美国大选进入“选举周”第三天,计票结果仍然难产,目前选举人票还是停在264比214。

懂王背水一战,蓬佩奥这个叛徒却卖主求荣了

昨天美国网友都在催内华达州计票单位早点公布结果,但内华达方面还在磨洋工,今天又说可能延迟到12号才完全结束。

 

慢工出细活的原因是害怕,因为一些特朗普粉丝背着枪出现在了计票单位附近“监督”,工作人员犯不上拿生命冒险。

乔治亚州却异军突起,拜登反超917票,到现在已超过1000票。翻蓝几成定局,这里99%选票已经统计完毕。而且这是个共和党州,无论州长、州务卿、票务总监,还是硬件、软件也都属于共和党资源,特朗普再怎么暗示作弊,再怎么到州法院起诉,只能让自己更像是一个笑话。

宾州形势也不大好,懂王大选局面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共和阵营内部明显士气有些低落。

而蓬佩奥这条最忠诚的走狗,已经悄悄叛变了,别看蓬佩奥出门龇牙咧嘴,对中国各种狂吠,回家可是最会摇尾巴的小胖狗。

特朗普对蓬佩奥可是信任有加,甚至为袒护他不惜破坏监督机制,5月16日,总统将正在调查蓬佩奥违纪行为的国务院督察长史蒂夫·利尼克解职,就是最大证明。

懂王背水一战,蓬佩奥这个叛徒却卖主求荣了

蓬佩奥在危急关头给主子的回报是什么?背后插刀。

这一刀插特别阴险,如果他单单是跳船也就罢了,但他还要利用大选给自己捞取政治资本,踹特朗普一脚。

美国媒体现在说这件事的不多,不过,将来或许会翻出来“表扬”国务院。

大家或许还记得,在各大国都对美国大选过程保持谨慎和沉默时,有一个国际组织前天却跳出来给拜登背书站台,那就是–美国大选“欧安组织观察团”。

观察小组组长迈克尔∙林克5日在华盛顿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选举氛围平和,无骚乱无恐吓事件。

该组织甚至指名道姓称,特朗普无凭无据的指控,损害了公众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任,也增加了选后出现社会暴力活动的可能性。

观察团团长乌尔苏拉∙加塞克还表示:观察员们将继续观察美国总统大选,直到进程结束。计票还在继续,选举还没有结束,因此欧安组织的任务也没有结束。

特朗普不是一直在叫“停止计票”吗?这个观察团却公开说计票没有结束。

无论观察团说的是对是错,作为非美国人,跑到美国指手划脚,这算怎么回事?美国向来是“监督”别人选举,怎么轮得到别人到美国“监督”?

所以,我对这个观察团的来头有点兴趣,结果发现,这帮人就是蓬佩奥以美国国务院名义邀请到美国来的。而且是在6月份开始运作,可谓居心叵测,疑点:

一、“欧安组织观察团”向来与民主党价值观和政治立场一致,蓬佩奥是完全清楚的;

二、美国不需要邀请他们的理由非常多,比如美国内政、美国选举体制最完善、疫情影响等等;

三、现在他们在美国对大选评头论足,还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责特朗普,美国国务卿居然没有一句不满,而蓬佩奥向来是护主心切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国务卿如果不是瞒着总统这么干,至少也是先斩后奏。

再针对“欧安组织观察团”展开说说,这里面水就更深了。

它的全名叫: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选举观察团。

源头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的“克里米亚战争”,沙俄战败后,奥匈帝国企图占领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公国,但欧洲列强反对。于是关于这两个公国归属权的投票由各国派遣人监督进行,这些人也被称为“国际观察员”。

二战之后,由于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在“民主选举”问题上拥有绝对话语权,于是,凡是得到西方政治、经济、军事援助的国家,无论是东南亚还是非洲,都要接受“国际观察团”到现场监督选举全过程。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民主认证”机构,后来成了西方手里的政治工具,比如8月份的白俄罗斯选举,就被他们认定为“非民主”,不合法,到现在没闹完。

原先联合国也向一些国家和地区派遣选举“观察员”,后来就不派了,因为基本都是添乱的多。

欧安组织成立了“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ODIHR)后,就把这事给揽了下来,其它还有亚洲自由选举网络(ANFREL)、国际选举制度基金会、国家民主研究所、卡特中心(the Carter Center)、美国国际共和学会(IRI)等等也会来插个花。

2005年10月27日,在联合国牵头下,以上这些五花八门组织在纽约共同签署了一份《国际选举观察工作原则宣言》,有了一个正式的身份。

虽然观察员们在《宣言》里强调自己“无党派、与无任何利害关系、第三方中立、纯技术、客观公正、不持任何政治立场”,只追求“真民主”。

但他们真的是白莲花吗?最关键问题–钱怎么办?谈钱就俗气了,但没钱怎么运作?白莲花也得坐飞机,吃饭,住宾馆,领津贴。

大多数“观察团”的最主要金主是: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欧盟委员会、德国政府、斯塔尔基金会(Starr Foundation 美国保险和金融业巨头斯塔尔1955年创办),还有联合国补贴和一些个人捐款。

换句话说,美国不但是他们最主要的金主爸爸,而且还是最主要指导者。

欧安组织“国际观察团”搞出名气和品牌后,还挺牛X的,准备大选的国家不主动邀请他们,他们还不来观察。你邀请了,我才来围观,那可是给你面子。

像2018年俄罗斯大选,普京就决定邀请他们过来“观察”,111名欧洲议员组成了观察团,到俄罗斯各城市“观察”总统选举过程。回去后,除了提醒俄罗斯要加强人权保护,也说不出什么,因为普京支持率高到令他们绝望。

要是俄罗斯不邀请呢?那欧洲和美国可就有话说的,你没鬼你怕什么?你家总统大选见不得人?普京操纵选举了?

不过,别看他们牛X烘烘的,美国以前可是从来不鸟他们,毕竟是自己掏钱养的,你还来监督美国大选?反了你。

他们也不敢对美国哔哔,反正美国是“民主灯塔”,还用你教我做事?

这些观察员想来美国参与“监督”大选甚至可能被捕,像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爱荷华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法律上禁止欧洲人接近选票站,而阿拉斯加、田纳西州,则拒绝欧洲“民主与人权办公室”人员在选举期间进入当地,美国是真敢抓这些白莲花。

所以,自2000年以来,他们与美国合作主要是通过民间私人身份进行。

但在2016年美国大选时,美国国务院却首次对欧安组织“国际观察团”发出了邀请,美国为什么要找他们?

当时的背景是希拉里对决特朗普,希拉里民调占优,而特朗普多次威胁不承认败选结果。民主党与欧洲“观察团”关系非常密切,把他们请过来“监督”美国大选,就是要利用“观察团”在西方世界的权威性。

当希拉里赢得大选时,“观察团”就出来证明没有任何违规迹象。有了国际组织背书,可以增强国际舆论优势,再加上票数优势,让特朗普闹不起来。

奥巴马用这种方式暗中帮了希拉里一把,结果。人算不如天算,特朗普福星高照。

 

民主党蛋打鸡飞,“观察团”也尴尬了,但又不能明目张胆攻击已经获胜的特朗普,于是,留了一份报告,提醒美国要注意“少数群体的投票权益”,算是给民主党交了差,灰溜溜走了。

说得直白一点,他们就是民主党的政治吹鼓手,希拉里阵营是出于政治动机才邀请他们。否则,美国根本不需要他们来美国,并给他们开外交绿灯。

四年后,这个本质没有改变。蓬佩奥作为美国外交掌门人,他完全清楚这一点,也就是说肥蓬也是出于政治动机再次邀请了他们。

作为特朗普心腹大将,请一帮反感特朗普的人干什么

大选,是场豪赌,蓬佩奥也在赌,卖主求荣无所谓,他通过这种操作,等于是给民主党送了一份政治礼物。

 

上面说过,美国国务院拒绝“观察团”的理由要远远多于邀请他们。蓬佩奥却在6月份主动发起了邀请,根据《参考消息》当时报道,原先美国国务院打算邀请100名长期观察员,400名短期观察员(选举日)来美国监督投票,一共多达500人。

9月份,欧安组织女发言人卡佳·安德鲁斯对记者说:“由于新冠疫情引发的安全担忧以及旅行限制,将不会部署短期观察员来监督11月3日的选举,观察团将可能由14名分析人士和30名长期观察员组成。

懂王背水一战,蓬佩奥这个叛徒却卖主求荣了

目前欧洲报道,他们最终来了100人左右,分布在30多个州,话说得很难听:“特朗普玷污了选举”。

他们政治站队非常明显,这到底是“观察团”还是民主党的“助选团”?蓬佩奥目的是什么?

一、众议院多名民主党籍议员正在启动对蓬佩奥的调查,依据是他违反了1939年制定的《哈奇法案》–高级行政官员在选举期间不得参与政治活动。而他在耶路撒冷访问期间,以视频的形式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表了支持特朗普的讲话。

二、他原先被特朗普压下的多次挪用公款举办私人宴会丑闻,也被重新调查。

三、妻子,儿子利用蓬佩奥职务非法受益问题也被调查。

如果民主党抓住不放,只要有一项罪名成立,蓬佩奥政治生涯可能就此中断。而蓬佩奥是想在特朗普任内捞足捞够后,回老家堪萨斯州竞选参议员,再登上竞选总统的台阶。

这个叛徒,处心积虑地悄悄把民主党队友引到美国,“观察团”话说得这么狠,难道背后没有欧洲的默许?这是一种政治态度。

 

清君侧,来不及了,特朗普之前就抱怨过他在公开希拉里“邮件门”文件上不够积极。

鬼知道蓬佩奥还准备了多少厚礼给民主党?这个叛徒可是干过CIA局长,又是特朗普一家的亲密伙伴,知道的黑料多着呢。

懂王最好还是先下手为强,把肥蓬拉去浸猪笼,不然,这种与恐怖为伍的人渣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懂王背水一战,蓬佩奥这个叛徒却卖主求荣了

蓬佩奥可以用卖主求荣这份礼,换民主党的“谅解”,但这样一个无人格、无道德、无诚信的政治骗子,能在美国占据如此高位,不也预示着美国气数已尽?

时局

拜登离白宫只差六票,但美国怎一个乱字了得?

2020-11-6 0:20:18

时局

普京出面,纳卡战争结束,亚美尼亚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2020-11-14 2:37: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