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监狱民警到底该不该做?该怎么做?

文 / 天问

南风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上还背着一个······不对,应该是左手一桶油,右手一袋米,背上还背着一个小书包。

这件事,监狱民警到底该不该做?该怎么做?

这样的场景不是扶贫干部在走村串户,而是我们的监狱民警在对罪犯家属进行亲情走访。这些图片配上宣传稿件的一番加工,又是监狱教育转化罪犯的“典型”。可是这样的走访和宣传能否经得起社会上老百姓的质问,经得起 被害人及家属的质问呢?不得而知!

那么,问题来了:监狱要不要开展亲情走访(社会帮教)呢?

老编的观点是要开展,还应该多多开展!我先谈谈我经历的几次走访和最终的效果。

第一次是一名罪犯Z在亲情电话中得知家中念初中的孩子长期逃学,母亲瘫痪在床,仅有父亲一个劳动力。随后Z长期处于失眠和精神恍惚的状态,服刑改造状态每况日下。无论监区民警如何对他进行安抚,他都找不回之前那种正常改造的状态。监区研究决定对他的家人进行一次走访。

我和监区领导带着给Z录制的视频来到他位于农村的家里。那是一座典型的夯土的农村院坝房子,由于家里没有青壮年,房子已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Z的儿子穿着围裙在院坝前跟着爷爷干着活,屋里的灯光昏暗,Z的母亲瘫患在床,看着很是让人觉得心生怜悯。

这一次走访是发生在决胜脱贫攻坚之前,所以当地还没有把Z家纳入到重点帮扶对象。我们尽自己所能将Z的情况向当地司法所进行了通报,也将他家人的视频录制后带回监狱。

当Z看到监区民警在尽心尽力为他解决家中困难的时候,他已经为之动容。虽然对家人的焦虑无法迅速缓解,但他仍在努力压抑住自己的负面情绪,尽快调整好状态回归到正常的改造中。

第二次走访是一名年轻的限减罪犯W。W犯案手段凶残,本不值得同情。但该犯入监以后就流露出很强烈的轻生念头,对改造没有报任何希望。为避免该犯在狱内发生非正常死亡,监区决定利用该犯父亲病重之际到他家中进行走访。

可是当我们到达W家中时,看到的是停放在堂屋里的棺材和W父亲的遗体。并不懂法律的W的家人还在询问我,为什么他不能离监奔丧。我只能带着遗憾的心情给他们耐心的解释。在给他们家人播放了W的视频后,我帮W给他父亲上了一炷香。毕竟,父子“再见”就是二十七八年之后了。

回狱之后,W看到了家人给他录制的视频,也看到了我给他父亲上香的画面。他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哭的真的像个孩子一样。截止到现在,W的改造基本处于正常状态。已经减为无期徒刑的他应该在五年之后可以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

第三次走访是一次临时起意。上午的狱情分析会有民警提出罪犯C的母亲癌症晚期,已经从医院接回家中准备度过最后的日子了。有了上次W的经验之后,经请示领导同意,决定当天就去C家里录制其母亲的视频。C入狱前曾经见过一些世面,可以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但让他在镜头前给母亲说几句话时,仍然不知所措。

第二天我把C母亲的视频给他播放之后又刻盘放进了他的档案里,特别写上说明:如该犯刑满释放时,可将此视频带回。

可以说,我经历的几次走访活动都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效果——帮助罪犯消除在改造中的负面情绪和障碍,让他们尽可能的平稳改造,为确保监管安全提供了一定保证。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对亲情走访(社会帮教)进行说明:

社会帮教是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对罪犯进行教育,从而使罪犯在改造中得到帮助,对改造前途充满信心,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20世纪70年代以前,社会帮教主要局限于亲情帮教,利用罪犯亲属探监的机会,动员罪犯亲属协助干部做好罪犯思想工作,稳定罪犯情绪,让其安心改造。同时,劳改单位重点围绕罪犯入狱后,家庭婚姻动荡、赡养老人、子女抚养等问题带来的隐患,主动与罪犯亲属联系做好调解工作,维系婚姻家庭关系,促进罪犯改造。

随着近几年改造政策的逐步收紧,罪犯中普遍出现了不适应的心理反应,狱内案件呈持续高发趋势。特别是因为罪重刑长而自认为活不出去的罪犯会寻机自杀将会增加,仅靠监狱固有的狱政管理和教育改造等手段起到的作用也十分有限。民警走出去和请家属进来,充分发挥家庭的亲情作用来挽救迷途中的罪犯,至少能保证罪犯改造平稳,避免民警因狱内案件被追责。另一方面,民警对罪犯家中情况有深入了解之后,再进行教育也更有针对性。

社会帮教是一件好事,但监狱不能把好事情办坏了。

不要主动包揽扶贫任务。家庭贫困是事实,犯罪坐牢也是事实。但不能简单的将二者直接联系起来,贫困本来就是多成因的复杂社会问题,更不能简单依靠监狱的走访来结对子脱贫。要主动将罪犯服刑和罪犯家中情况与当地党委、政府通报,要将罪犯家中的困难情况纳入到当地的工作当中。不能再现儿子犯罪坐牢,民警还上门帮父亲收割粮食的例子。

不要大肆开展宣传。监狱走访应注重工作开展与社会反响的统一性,要充分考虑被害人及家属的心理情况。有的罪犯的犯罪就是在当地有恶劣影响的,对罪犯家属的走访,能不宣传就不要宣传,但应该将社会帮教数量作统计后向社会公开通报。

要想办法把智慧监狱和社会帮教有机结合。漫漫探监路,是亲人的一把辛酸一把泪。有的家属从外地到监狱探视一次花费几千元,有的从本地来回一次也要几百元的路费。但再多的花费也挡不住他们想看看亲人的模样。各省市虽然有一些视频会见系统,但哪怕在疫情期间运行效果都一般。现在全国监所和司法所的视频会见系统还没有建成统一联网。正如之前一南的文章所说,社会发展是复兴号,我们监狱运行还是蒸汽机车头。

让民警走出大墙,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让社会走进大墙,才能了解真实的监狱。

警界

贷款,要点到为止,放贷,请好自为之

2020-11-16 22:56:35

警界

他是今年以来第一个被“双开”的前公安厅长

2020-11-16 23:0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