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如果六哥现在问问你:8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

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说“记不清”吧。

那对于一个一天出三四十个警情、每年处理上百人的一线警察来说,8年前的事,又能记住多少呢?

答案是:你不“记住”,你就得“死”。

六哥给大家说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事例。

这天,值班几乎一夜没合眼的六哥又非常恶心的接到了这样一个投诉: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仅看这件投诉单,不把六哥以下的文章看完,你会认为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警+混蛋,是啊,按照他的投诉,六哥对于他八年前被非法拘禁的事置之不理,随意放人,还对于他的价值20余万的玉石和近2万的现金被拿走的事连管都不管,他到派出所来咨询,六哥还讽刺他“没有良心”,且每次都不接待他。

看了他的投诉单,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自己原来是一个这么漠视群众感情的不作为的败类啊。

八年前的事,六哥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向来是一个做事谨小慎微、对坏人嫉恶如仇的人,我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于是,我开始试着“回忆”这件案子,“忏悔”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漠视群众利益。

随后,我在档案室找出了8年前的案卷,还在我的移动硬盘中找到了这些: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没错,这个案子,我存了12.4个G的视频!

这12.4G的视频,有出警的,有抓捕嫌疑人的,有带回受害人的,有受害人的询问录像,有嫌疑人的询问录像,有辨认现场的录像等等等等。

六哥把这些所有的视频结合这案卷一一都看了一遍,终于找出了事件的真相:

拨打投诉电话的是本案的受害人,他曾在2011年委托嫌疑人经营的一家庆典公司搞了一些庆典活动,并欠了嫌疑人5万元的庆典费用一直未还。2012年1月20日,临近春节,受害人从外地自己赶赴六哥所在的城市并在我的辖区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间来与嫌疑人商量如何还款。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开始的时候,双方还相互请吃饭把酒言欢,可能是嫌疑人看着受害人只吃吃喝喝没有还款的意思,便突然间叫来了两个人(一人已经抓获,另外一人身份不明未到案)将受害人带至了非六哥派出所辖区的受害人的暂住地,让他还钱,当时受害人被带走的时间是2012年1月20日18时。到了21日早上6点多钟的时候,因为暂住地没有暖气太冷了,双方都来到了受害人在六哥辖区宾馆开的房间内继续商量如何还钱。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到了中午11点的时候,嫌疑人叫受害人出去一起去喝酒,受害人的表弟在外地拨打110报警,称他的表哥在某宾馆内被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所以,接下来,此警情就十分反关节了,六哥迅速出警,在我所辖区宾馆内抓获了没有跟去吃饭的另外一名嫌疑人,而此时,受害人和嫌疑人正在外区一起喝酒,在六哥拨通受害人的电话时,受害人才如同醉猫一样随意找了个派出所让我们去接他。

事,就是这么个事。

按照法律规定,非法拘禁时间不足24小时且没有殴打侮辱情节的,无法立为刑事案件侦查,但可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来进行治安拘留。本案中,受害人称嫌疑人在外区暂住地的时候曾经踢了他一脚,但他身上没有明显外伤,且两名嫌疑人均否认此事,因此,此案构成“非法拘禁罪”的证据不足,但坏人是绝对不能放过的,六哥便想至少要按照“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把已经到案的两嫌疑人拘留。所以,我把处罚前的告知程序都走完了: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但因此案在给法制汇报的时候,法制部门为了谨慎起见需要再集体会商,鉴于两名嫌疑人均为本地人且能随传随到,另法律规定治安案件只要在2个月内办结即不违反程序规定,因此,六哥暂时让两名嫌疑人离开了,待法制给出会商意见后,再传唤两人前来接受处罚。

然而,就在此过程中,意外发生了:受害人在春节后给派出所送来了一张自己手写的证明,竟然称他没有被非法拘禁,也不再追究此事的任何责任。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受害人“翻供”了,处罚嫌疑人的证据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直接导致该案证据不足,无法继续处理。

不过,作为老百姓的普世价值观来看,这个结局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受害人本来就是欠嫌疑人的钱,受害人本来就是自己来本地约嫌疑人解决如何还款的事,受害人本来就没有报警。

就是这么一件事,8年过去了,2020年4月,受害人“翻供”后又“翻供”了。

他开始是向派出所打来电话,质问他的案子“为什么至今没有给他处理”,当然,六哥在电话里向他扔出他本人手写的证明这一“炸弹”时,他的口气似乎没有那么硬了,只是不停的说“没记得自己写过这样的证明”。

不久后,也就是2020年的4月26日,受害人找了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律师,非要到派出所来见六哥,我必然是接待了她,而且这一接待就是40分钟。

这位女律师虽然外表一直在笑,但是每一句话都是在给六哥下套,什么“这个抢劫案子你们为什么没立案”,什么“我的委托人当时是严重醉酒,他的笔录肯定是在没看清的情况下民警让他签的”,总之,她就是抓住一点,就是受害人当时肯定说他的“家具”(当时还不是如投诉中说的玉石)被嫌疑人拉走了,这是抢劫,派出所“故意”没有给他记录,并引导他签了一份“避重就轻”的笔录,由此暗示派出所民警和嫌疑人之间有猫腻。

当六哥给他看完受害人亲笔写的“证明”后,这位迫害妄想的女律师也沉默了,离开了派出所称再与受害人沟通。六哥还好心好意让她劝受害人如果有什么财产上的纠纷,尽快去法院诉讼,别耽搁了。这或许就是受害人断章取义的说六哥对他的财产被抢走置之不理,要求他去法院进行民事诉讼的节点吧。

两天后,也就是2020年4月28日,律师带着受害人又来找六哥了,这次接待又是35分钟。

六哥先是和他“叙了叙旧”,才得知他在这8年里,中间的三四年坐了牢,现在生意又做起来了。随后,我们便直入主题,六哥给受害人看了他本人手写的“证明”。

面对此证明,受害人完全确认这是他的笔迹,但是他和律师都称这是他在派出所期间“被迫”写下的这种“证明”。六哥先说:“你看看落款时间是当天吗?当天你就离开了派出所,在随后的日子里,派出所民警怎么‘被迫’你写这种证明。”

受害人正在考虑如何与六哥争辩的时候,六哥笑了笑,扔出了一个杀手锏,把这张“证明”翻了过来,这张纸的背后印着“XX咖啡”,六哥说:“派出所里就没有这种纸,估计你是在这个咖啡厅写完了给我们送来的吧。”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六哥又给他们出示了处罚告知笔录后,继续说:“我已经准备要处罚他们了,你自己送来个这东西,你让我们怎么处罚?好,我们听你的,我们不处罚了,事情过去8年了,你再来质问派出所为什么这个案子不给你处理,你让公安机关该怎么办呢?”

受害人的女律师见到受害人已经哑口无言了,又“冲上来”接力:“我的当事人当时处于醉酒状态,他肯定说了他的东西被抢了,你们笔录上没有记录,这个案子就是个抢劫案,你们······”

“没有,他自始至终就没有提过他的东西被对方拿走过,不然,我肯定会给他追回来,我们警察的职责就是保持现状,他的东西被对方拿走了,我必须要先给他要回来后‘保持现状’,东西该归谁,由对方去法院起诉。”六哥打断了这位律师的话,如果不是看过她的律师证,就她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我真怀疑她的律师证是充话费赠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委托人当时没有说过他的东西被抢这种话呢?”对方律师不依不饶的质问。

“你想看看他的全程询问录像吗?”六哥淡定的说了一句。

或许是六哥抛出的这一颗炸雷,让对方又陷入了沉默。

六哥继续说道:“XXX,当初这个案子什么情况你自己心知肚明,我是不是想给你主持正义你也心知肚明,当时你就没给警察提过你的物品被对方拿走,8年过去了,你来翻案非要说当年你给警察说过这件事,是警察不管,你觉得这样对吗?你和对方有什么纠纷我不管,该走法院的程序也别指望通过这种方法来实现,我也劝你该去法院起诉的去法院起诉,别耽误了诉讼时效。”

对方尴尬的走了,也就没了音信。

一个月后,那位女律师又给六哥打来了电话,并在电话里称六哥必须要管这个案子,不然就是不作为,就要去告我,话说到最后,她的语气、状态已经完全不像一个通情达理的律师了,而是一个疯婆娘。六哥挂断了电话,结束了这种无聊的沟通,自此,对方再无消息。

没想到距离上次通话6个月过去了,受害人又熟练的用起了12345,把六哥“包装”成了一个名漠视群众疾苦、严重不作为的混蛋后,进行疯狂投诉。六哥也着实觉得可笑,特别是他投诉六哥对他的多次诉求均不予理睬,难道他认为警察这么没有脑子,没有取证意识吗?或许他没想到,我从和他接触的第一次开始就已经全部录音录像了吧。

缘何一线警察越跑越少:8年后他开始“黑”我

这是六哥最近经历的真实的事件,我就想问问大家,如果六哥没有这12.4G的“回忆”,面对这样的恶意投诉,你觉得我该如何“自证清白”?

还是那句话,罪犯被审判都不允许他“自证其罪”,允许“疑罪从无”,而警察面对投诉却要“必须举证”、“自证清白”,累吗?恶心吗?心凉吗?

大家也明白为什么一线警察越跑越少了吧。

还好,六哥我还在,你还能坚持吗?

还能坚持的,记住六哥的话:所有通话全部录音,所有执法全部录像,所有证据全部保存,毕竟,你不知道黑你的人在哪一站等你。

警界

他是今年以来第一个被“双开”的前公安厅长

2020-11-16 23:07:36

警界

原阳6人被杀凶案,大量媒体跟风起哄造谣传谣,说好的底线呢?

2020-11-17 0:01: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