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2020年7月8日,哈尔滨男子吴某被妻子起诉离婚,9月17日一审判决二人离婚。此后,吴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期间多次找到周家街道法庭庭长郝某对财产分割部分提出异议,并索要法庭留存的其住所房产证。郝某答复称,房产证须二审结束后才能发还。11月13日,吴某酒后持刀找到正在参加其他案件庭审的郝某,休庭期间,吴某一刀刺中郝某胸部。120到达时,57岁的郝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我们对郝法官的不幸表示深切的哀悼,同时也有其他的一些想法,随便说说。

一、但愿法官群体能够对“打斗”尤其是“斗刀”增进一些理解。老编记得很清楚,有位法院院长带队强制执行,出发之前说过这样一段话:“遇到被执行人如果暴力抗法的,或有过激的言行,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要讲究一下方法。现场的指挥,你们要灵活多变,能够咱们自己拿下的就拿下他,自己拿不下来的就打110。”

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法官是个高贵的职业,很少有人冒犯。当法官之前肯定是个读书的好学生,当法官之后基本上只和女友、妻子有些肢体接触,对人类的凶残缺乏直观感受,审理一些与警察相关的案子时,一些观念可能比较理想化。希望能逐渐提高对人这种动物的认识,尤其是人在持刀时的危险性,郝法官就是一刀致命的。基层警察日常要面对大量这种动物,但愿法官们能够增进共情能力。

二、法院本部有安检大家都习惯了,派出的法庭可能还没有普遍设立安检程序。这次捅死了法官,也许下步能推动法庭强制安检。其实派出所、交警队已经发生过很多次悲剧了,但看不到有希望的那一天。

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三、这两天热传的“滴滴出警”报道中,有一段说到某报警人挨了打,民警赶到时打人者已离开,现场没有监控,报警人又不认识对方。客观条件都不具备,但报警人主观不满意,就能打个差评,上级立刻向报警人表态一定让他满意,于是换来了第二次的好评。法院以后如果想杜绝杀法官事件,有必要借鉴一下警方的做法,一切以当事人感受为标准,他不满意就创造条件让他满意,自然就不会走极端了。要是有法官问,那我判不许离婚,他满意了不杀我,他老婆不满意又来杀我怎么办,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基层派出所多年就是这样在夹缝中苟延残喘,一定有过人之处,建议法院多向派出所讨教。

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四、这次杀法官事件又有一个关键词,“酒后”,这是我国大量社会治安案件中都会出现的一个高频词。我国对喝酒者的胡作非为一直有着极高的容忍度,比如下面这段文字,批评警察们不该为曲玉权判决而密集抨击哈中法微博的,作者倒不一定是法官,就是一个觉得“喝醉了的人,喝多了的人”应该得到大家理解的日常脑残。

哈尔滨法官遇刺身亡,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所以前两天帝都刚发生醉汉袭警大喊我爸爸是谁,又有警察被醉汉打了。不过我国对醉酒人的宽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好了,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END————

警界

原阳6人被杀凶案,大量媒体跟风起哄造谣传谣,说好的底线呢?

2020-11-17 0:01:46

警界

法官被杀,不知黑哈中院准备判他多少年?

2020-11-17 10:02: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