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有个大胆的想法:欧洲防务自主,就像中美那样

在美国政府换届的空窗期,虽然乔.拜登还没有百分之百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但美国盟友们都重新调整或试探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几天正在对欧洲和中东(法国、土耳其、格鲁吉亚、以色列、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进行一系列丢人现眼的访问,第一站就是巴黎,被法国媒体直接称为“尴尬之旅”。

虽然蓬佩奥离开巴黎时,在推特上一个劲地“感谢”法国,自称加强了双边关系,为全球和平作出了努力,但法国对他的冷淡是显而易见的。

11月16日,马克龙会见了蓬佩奥,但爱丽舍宫却刻意向媒体表示,会面是在美方要求下安排的,并将会谈内容对拜登团队公开,以免引起误会。

法国媒体形容马克龙,握着蓬佩奥的手,眼睛却注视着拜登。蓬佩奥对中国的再一次攻击,法国也什么没有反应。

马克龙有个大胆的想法:欧洲防务自主,就像中美那样

就在会见蓬佩奥的同一天,马克龙还与普京通了电话,法国对俄罗斯斡旋纳卡冲突,并促成停火协议给予了积极评价。

蓬佩奥也跟马克龙谈到了纳卡问题,但蓬佩奥要求土耳其为介入纳卡事件的细节作出解释。

埃尔多安干脆表示没时间会面蓬佩奥,美国国务卿只在伊斯坦布尔转一圈,连首都安卡拉都不用去。“美国历史上最失败的国务卿”真不是吹的。

而蓬佩奥欧洲出访名单上居然没有德国,他已经很久没来过德国,欧洲媒体称,德国的冷漠令蓬佩奥在最后一次访问欧洲时都无法修补德美关系,哪怕是在表面上。

法国似乎是想明白了,马克龙在接受《大洲杂志》(Grand Continent)采访时表示,就算美国换成可能对欧洲更加友好的拜登政府,欧洲仍需要独立自主的防务战略。欧洲要像中国和美国一样,打造属于中国、属于美国的自主性。法国不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说法国依赖美国是站不住脚的说法……

马克龙这番话,也是说给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听的,因为她在美国大选前一天,对美国媒体发表了“欧洲永远都需要美国”的署名文章,认为欧洲未来短期内仍然离不开美国军事保护,应当加强跨大西洋联盟关系。

如果卡伦鲍尔只说德国,不说欧洲,马克龙不会有针对性的回应。但卡伦鲍尔的讲话,其实也偏离了默克尔的“法德莱茵联盟”去对抗“盎格鲁-撒克逊联盟”战略方向。

马克龙还特意强调,相信默克尔在对待欧洲独立自主的问题上与自己立场一致,他只是完全不能同意卡伦鲍尔的文章内容。

卡伦鲍尔代表了一大批德国政治人物的态度:德美关系紧张,是特朗普胡作非为引起的,如破坏“北溪2”项目、阻止华为参与5G建设、撕毁“伊朗核协议”、北约军费摊派之争、驻德美军撤离……等等问题,都是特朗普团队与德国政府价值观冲突的体现。但只要美国新政府回到原有的价值观立场上,那么,德美关系可以迅速得到修复。

而法国认为欧洲未来要靠自己,用独立自主来赢得美国尊重。

 

德国未来政治代表人物则认为美国有强大的纠错能力。

马克龙有个大胆的想法:欧洲防务自主,就像中美那样

卡伦鲍尔在2018年被默克尔确定为接班人,默克尔放弃基民盟主席竞争,卡伦鲍尔接替她当选为基民盟主席。默克尔承诺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不再连任,如果基民盟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卡伦鲍尔将成为总理。

今年2月10日,卡伦鲍尔却在柏林记者会上宣布自己不会竞争德国总理,党主席位置到时让出,目前只愿意接受默克尔安排她留任国防部长。

她很可能是想另立山头,摆脱默克尔路线继承人的政治印象,推行自己“亲美国、反中俄”的所谓价值观外交。

马克龙对她言论的反驳,其实也是对欧洲目前存在着这种外交观念政治人物的一种警示。

法兰西突然硬了起来,至少在嘴上硬了起来。“欧洲防务自主”可是个很大胆的想法,如果真的实现,那还要北约干什么?

2018年11月6日,马克龙就在“欧洲第一台”(Europe 1)广播电台自问自答地说过:“特朗普总统退出《中导条约》,谁将成为主要牺牲品?是欧洲!”

言下之意,就是因为欧洲太软弱,美国才敢如此羞辱欧洲,并将欧洲安全利益弃之不顾。

伟人早就说过:欧洲太散,太弱!马克龙如果能后知后觉,也算值得称道。

法国要想摆脱美国的控制,最有效手段就是建立一支“欧洲军”,独立应对俄罗斯、美国、中国的全球军事挑战。

 

但关键在于欧洲敢不敢真正地去反抗?而不是用反抗的姿态去警告美国在蹂躏时,请轻一点。

美国统治

一百多年来,欧洲每一次灾难,都是美国的红利。一战,二战也是如此,1945年二战结束到1950年初,短短五年,美国就成为了欧洲的发号施令者(除了苏联势力范围)。

美国对欧洲实行了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全面控制,这种控制建立在无数个美军基地之上。

美国的军事优势美其名曰“安全保护”,欧洲发现自己无法反抗,于是只好“享受”。

刚开始欧洲是想反抗的,1948年1月2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文声明:

我们有权利在自己的街道建立秩序!

英国要与法国、荷兰、比利时建立共同军事集团,保卫欧洲安全。

3月17日,英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在布鲁塞尔签订《西欧联盟》,以英军元帅蒙哥马利为欧洲联军总司令,条约为期50年。

1948年6月,美国国会以绝对优势通过《范登堡提案》,批准美军可以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建立军事同盟。

1949年4月4日,美国与西欧国家在华盛顿签订了《北大西洋公约》,1952年,希腊、土耳其加入,这就是今天的北约组织。

先成立的欧洲联军反而成了鸡胁,1950年12月29日,蒙哥马利出任北约副总司令,协助艾森豪威尔将军,欧洲联军夭折。

欧洲境内美军基地不但保留下来,还进行了扩建,运载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摆在欧洲,以维持治安为名的美军驻欧部队,变成了战略性的存在。

1950年春天,美军宣布要在西班牙建立海空军基地,冬天,美国陆军进驻法国和英国领土,英法政府不敢吭声,还派兵跟着美国来到朝鲜战场。

接着,美国军舰被允许可以任意停靠北约成员国任何一个港口,飞机可以任意飞越领空……

在西边,美军通过英国、格陵兰岛、亚速尔群岛基地,控制了全部交通要道。

在南边,一个接一个的美国海军基地,又让美军控制了地中海。

美军再通过北部挪威基地,在北部完成对欧洲的军事合围。

美国对中国是以岛链形式困锁,对欧洲则是用铁箍紧紧勒住。

北约这个铁箍有两个作用:

一、外抗苏联;

二、内压德国。

苏联的可怕程度自不必多说,而德国有潜力成为超级大国,基于历史记忆,欧洲大多数国家也觉得需要北约存在,接受美国领导。

说好听点是“民主”盟友,其实就是军事殖民地。本来,也没有法国什么事,美国主要目的并不是防范法国。

法国造反?

北约存在的理论依据:

一、苏联(俄罗斯)对欧洲有侵略野心,价值观格格不入;

二、欧洲“民主”国家缺乏对抗“极权主义”的军事力量,无力应对战争威胁;

三、只有美军无限期的存在,才能保卫欧洲安全。

马克龙和默克尔的“欧洲军”构想,挑战了这个理论,欧洲有两个核大国,有许多高尖精现代化武器,也不缺高素质兵源,而且俄罗斯对欧洲的威胁性也没有渲染的那么可怕。

德国已彻底放弃了纳粹路线,甚至不提普鲁士精神。因此,德国与法国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可以一起领导建立一支独立的欧洲军事力量。

这个目标一旦实现,那么,美军在欧洲就没有必要存在。

默克尔支持马克龙的提议,是德国不想再遭到美国的讹诈。

经济上,特朗普赤裸裸地敲诈德国提高北约军费,那德国还不如掏钱建军。总不能一边以损失主权为代价让美国驻扎本国领土,一边还得不断掏出超过承受能力的金钱。

然而欧洲军建立,势必动摇美国支配权,削弱其全球霸权,欧洲是美国海外第一位的核心利益,德法的构想无异于造反。

欧洲军的政治涵意就是–欧洲团结。

没有团结就谈不上独立,一盘散沙如何摆脱美国?

欧洲军队概念早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就提出来了,当时叫“欧洲快速反应部队”,当时只是北约的附属品,不成气候。

马克龙、默克尔都有“欧洲防务共同体”想法,但最大问题就是—团结。

欧洲历史基因是“分裂”,而非“大一统”思想。

比如波兰,一直仇视俄罗斯和德国,还想把美军司令部从德国搬到波兰,又扬言要退出欧盟。明摆着是内鬼,怎么办?又切碎它?

意大利向来胸有大志,机智无比,但走位飘忽,神出鬼没,专注倒戈一百年,欧洲军有它可能更麻烦。

至于北约兵力最强的土耳其(仅次于美国),奥斯曼帝国的穆斯林军队能跟欧洲军一起作战?

北欧是一群海盗扮演的奇葩小清鲜。

而希腊、西班牙等南欧沿海国家,急需金主爸爸拉一把。

欧洲真想统一,必须得有个拿破仑式的强人,或者那谁。

欧洲统一建军,过程不可能是民主的,如果连卢森堡、塞浦路斯都跟德国、法国一样,有一票否决权,那大家还不如坐下来喝下午茶。

欧洲国家间的民主,就是清谈。这就是马克龙最为自相矛盾的地方。

一辆车,不可能由20多个司机分享一个方向盘,去奔向独立自主的美好未来,不翻车,已属万幸。

如果把欧洲军看成一辆车,那么,最理想的就是法国,德国当司机和副驾,然而,如果这样,波兰一定会从后面伸出手抢方向盘,意大利也不会闲着,然后又是闹民主。

美国南北分裂时,林肯能用民主方式解决吗?美国太懂欧洲了,它怎么可能允许欧洲一体化?

德国人拉上法国人以“莱茵联盟”去对抗“盎格鲁-撒克逊联盟”,这两个联盟最大差别在于:

德法想用价值观输出去支撑起战略空间。

而美国是赤裸裸的美国优先主义。

所谓价值观外交,就是推行“普世价值”,秀优越感这一套,在这场疫情面前,普世价值”成色几何?还好意思说吗?世界上哪个国家在保护人民生命和健康方面做得最好?

马克龙有个大胆的想法:欧洲防务自主,就像中美那样

法兰西玫瑰是欧洲最美的风景之一,但离法兰西斯坦也不远了,马克龙还是多考虑考虑国内的问题吧。

特朗普不是说过,要是没有美军参战,法国人已经在说德语了。

德国最大野心就是通过欧洲一体化进程和平地实现”德国的欧洲“这一目标,欧洲军是壳,德国国防军重整军备是实。

马克龙有个大胆的想法:欧洲防务自主,就像中美那样

马克龙会不了解欧洲历史?所以,他的强硬,更多是向美国新政府要价,而不是根本性转变,欧洲也不会改变它们一贯的“双重标准”。

欧洲真想做到”防务独立“,敢不敢先宣退北约

想跟中国一样独立自最好先了解一下中国的独立自主是怎么来的?那是中国人民在伟人的领导下跟美国硬碰硬打出来的!

时局

又坏又蠢!印度为破坏中巴经济走廊,不惜勾结恐怖组织

2020-11-17 0:09:26

时局

批判女教师上电视公开检讨事件,千万莫掉入“定体论”陷阱

2020-11-19 14:22: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