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今天下午,最高法官方公众号一口气发了四条与哈尔滨法官遇害有关的内容。第一条是凶手被批捕,最高法派员慰问家属;第二条是追记郝法官生前事迹,第三条是评论员文章,第四条是若干案例。可以说,法官们这是急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评论文章称,“法治社会无法容忍对法官的暴力侵害”,还把《法官法》第五十五条专门标红列出。老编刚才搜了一下差点笑出来,不查不知道,《法官法》居然是1995年通过的,已经有25岁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可是郝法官生平事迹文章里说到,以前就曾有当事人对郝法官发出死亡威胁,并且也已经实施了暴力行为。郝法官可能没有迅速将法律给他兑现,而是给出了一段务虚的回应,不然这里的写法一定是“曾有当事人扬言与郝剑同归于尽,立即被拘留十五天。”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郝法官的话跟曾经火爆的亮剑版交警如出一辙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虚的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美帝的法官不用来一段慷慨陈辞

他连音量都不需要提高

最高法还分析了一系列原因,实际上这个意思是,25年前就通过了的《法官法》,并没能保护法官人身安全不受侵害。最高法发这样一段文字,不觉得有点荒诞吗。这段文字应该还说完整一点,有些法院警力不足装备落后,抵挡不住当事人的袭击;大量矛盾集中涌向法院,当事人利益受损时就会袭击法官;法官自身安防缺乏培训,没想到还会有当事人袭击法官……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实际上,上面这段话把角色换成警察、医生、城管、校园师生等等,也都成立。因为并不存在单独针对法官的暴力,法治社会不能容忍的也绝不仅仅是指向法官的暴力,而是所有的非法暴力。

但是我国社会成员真的是非常喜欢使用暴力。无论是浏览社会新闻还是基层工作实践,都令老编真切地认识到,很多人攻击起他人来不拘理由,不限程度,近乎随心所欲。车辆擦碰,排队买票,孩子争执,隔壁狗叫,任何冲突都可以诉诸武力,作为效率最高的纠纷解决机制。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最令人瞠目的一次,重庆女乘客坐过站就去殴打司机,司机还击两下之后愤然将公交车大转向冲下桥去,15条性命葬身江底。这位女乘客与捅死郝法官的凶手一样,回头去看他们的生平,多半既不算“黑”也不算“恶”,但只要小宇宙爆发一次,就能让这个社会鲜血淋漓。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法治社会只允许一种合法暴力存在,就是用来抑制非法暴力的国家强制力。他人身体不可恶意触碰,他人物品不可恶意损毁,他人场所不可恶意进入,否则会以最快速度遭到公权力的打击。可惜在我国,连艾滋病毒携带者咬伤法官暴力抗法之后,带队赶去的执行局领导还在“上前安抚情绪,释明相关法律”。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在打压非法暴力、建立法治秩序这件事上,法院其实还是退在后面的。社会成员对法律最直观的认识,应该是来自于警察。一切非法暴力都不可容忍,但如果一定要排出一个权重序列的话,针对警察的暴力才是要排在首位的。警察就是法律强制力在所有时空的普遍存在,负责对反社会成员实施即时性的肉体打击,等法院现身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美帝尽管各州立各州的法,各派持各派的观点,同性恋、安乐死、堕胎都能引发巨大争议甚至族群对立,杀人案也因为各种理由不一定被法院判死刑,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有人容忍有人不容忍,唯有一点却是出奇的一致:执法现场威胁警察生命的,授权警察直接剥夺其生命。

老编没有查美帝有无专门的《法官法》规定法官的人身安全受法律保护,但是美帝对各种非法暴力的无情打压,是我国难以想象的。不是说美帝就没有非法暴力了,是说他们的打击,父母打孩子会被警察铐走,小孩打老师(没有老师打学生的例子可举)会被警察铐走,司机打警察的,基本上都已经死掉了。

但是在文明古国,就不一样了。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END————

警界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是谁如此任性?

2020-11-19 0:57:27

警界

“怎么带走的你怎么给我送回来”:热线的溺爱,让很多人迷失了自我

2020-11-19 1:03: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