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带走的你怎么给我送回来”:热线的溺爱,让很多人迷失了自我

六哥一说到某热线,相信很多经常看六哥文章的人必定知道是什么热线,此热线目前来看就是一个“传声筒”、“考核机”,并不为诉求解决任何实际问题,且已经逐渐沦为部分巨婴要挟执法“利器”,六哥在很多警情、案件的处置过程中,经常是事情还未开始处理,涉案当事人已经开始说:“你如果处理不好(意思就是达不到他的要求),那我得打XXX热线投诉你。”在如此的溺爱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涉案当事人迷失了自己,如被拘留人员拨打热线投诉一线民警“态度不好”,如被传唤的嫌疑人家属拨打热线勒令派出所放人等。今天,六哥给大家分享一个被热线溺爱下迷失自我的真实案例。

很多朋友都知道,现在城市里养狗都是要求依法养犬、文明养犬的,大部分城市的“狗事”都是归警察管的,而大部分警察是对“狗”的管理一般处于一种比较宽松的状态(流浪狗除外)。

养狗是需要办证和打疫苗的,在很多城市每户也只允许养一只狗狗,烈性犬是不允许饲养的,这都是在城市居住的人的一些起码的养狗的常识。前些日子派出所接到了一个110报警,称一位老大爷险些被邻居家的狗咬到,且该住户居民违法养犬并弄得狗屎狗尿满楼道都是。

民警出警后,确实在楼道内就看到了星星点点的狗屎狗尿,在对该住户检查时,发现他的狗不仅没有办证,且还养着两只狗。

按道理说,这本应该是养狗居民理亏的事,而他却将一件自己理亏的事说的振振有词,他说他家的狗只是“险些”咬到人,实际并未咬到人,警察现在还管不着他,而且楼道里的狗屎狗尿警察也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家的狗拉尿的,警察需要去拿了狗屎狗尿去做DNA才能证明是他家的狗拉尿的。

六哥不客气的说,这是一些非常欠揍的话,或许他也就是敢冲警察这么说话吧,但凡遇到一个稍微凶神恶煞的人,他这话想说出来都需要掂量掂量。

警察并没有和这样的人较真生气,而是比较人性的暂扣了他的一条狗,将另外一条即将临产的母狗给他留了下来,并责令其立即去办理狗证。随即,民警将无证犬只送去了犬类留检所进行暂扣并领取了收到回执。

关于犬只的管理,每个地区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六哥所在地区是不允许一户人家养两只以上狗狗的。我们也都知道很多人和狗狗都是有感情的,想要把没收的犬只弄回来其实很简单,让他家的其他亲戚去犬类留检所办理领养手续即可,但是两只狗不能继续放在一起饲养了,这都是他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的事。另外,此事并不算是处理完毕,按照本市的养犬管理规定,民警可以对他养犬“未办理初始登记、免疫手续”的违法行为处以两千元的罚款,我们的民警总是心怀善意,觉得这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狗狗没收了,对报警人也算是有个交待了,罚款的事也就暂时搁下了。

然而,某热线的宣传已经深入人心,某热线溺爱惯人的客观效果也深入人心,经过此次警察的出警,狗主人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缺失公德、违反规定,也不去积极的操作没收犬只的领养工作,而是给回到派出所的出警民警放了一句狠话:“今天你把我的狗怎么抓走的,明天你就得怎么给我送回来!

同问:怎么送回来?

随后,他立即拨打了某热线,原来,他方法的是拨打某热线投诉民警。

或许他认为在某热线投诉了民警,民警为了让他“满意”,就肯定会乖乖的把狗狗从犬类留检所“接回”送到他的手上,他才会按下“满意”的确认键。或许多年来热线的溺爱,已经让他忘了这次他自己已经违法了。

这些年来,“滴X接警”、“X意110”、“满意率百分之百”等各种不出警的人制定的违背客观事实的考评、测评机制,不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只片面的以所有当事人是否“满意”为评判标准,让一线执法者不敢执法,不敢坚持原则,这不仅使得“不满意”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还搞得已经苟延残喘的一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失去了职业荣誉感的一线民警,加速逃离一线成了他们最大的愿望。

正是因为各种热线的溺爱,让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知道“治住”一线警察的方法就是0成本的恶意投诉,这位养狗人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让他举手之劳的使用了投诉渠道,妄图躺在家里一个电话就让自己的违法变得有理,让一线警察乖乖的把他的狗“怎么收走的,怎么给他送回来”。

六哥不止一次的说过,警察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我们要对好人更好,当然,我们也绝不能向违法低头。本心存善良不想再对狗主人进行处罚,既然你投诉了,我们必须要给此事有一个结论,以便给各级各部门一个光明磊落的答复,所以,我们必须启动处罚程序。

六哥不得不说狗主人一家人受“热线溺爱”毒害太深,他不仅两次拨打某热线投诉民警出警,还在民警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对狗主人进行了依法传唤制作笔录期间,狗主人的配偶继续在派出所外面拨打110投诉民警“违法抓人”,并要挟民警“立即放人”。他们貌似认为“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有糖吃”,0成本投诉用顺了手,他们哪还有时间去反思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

我们不惹事,但我们也不怕事,只要我们是依法执法,还怕你个球投诉!

最终,我们以对违法养犬的狗主人以罚款两千、没收犬只的处罚,给此投诉件“有了一个交待”,本可以“善终”的一件事,以狗主人迷信于某热线投诉可以“制服”警察的恶意思想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想,狗主人能如此熟练的多次使用各种热线恶意投诉民警妄图达到自己的目的,想必之前也是被某热线“溺爱”多次了,想必之前也是吃到了很多“投诉”的甜头了。或许正是这些热线的无底线的“溺爱”,让他逐渐迷失了自我,让他已经不会正常的“说人话”、“办人事”了,除了满满戾气的用投诉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已经不会正常的善意的与人沟通了。

经历了这件事,六哥一直在想,我们设立这些热线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解决问题吗?仅仅是机械的统计数字显示“推送了多少诉求,让多少人满意”的为了又一项好看的政绩吗?

不讲道理的热线,只会机械的“以满意为唯一标准”,只会以牺牲一部人的利益去满足另外一部分人的欲望,只会加剧并进一步激化一个群体与另外一个群体之间的矛盾。

一线警察执法是抓坏人的,是讲公道话的,是维护绝大多数守法人利益的,他们不是卖货赚钱得好评的淘宝,他们不是拉客赚钱拼服务的滴滴,他们的执法总是要有得罪人的地方,而某些热线不管青红皂白的唯“好评”为唯一评价标准,这不仅寒了一线警察的心,让越来越多的一线民警被迫明哲保身和稀泥,还会让很多“不自觉的人”在这种无底线的溺爱中迷失了自我,最终如六哥所说的例子一样,倒霉的是社会秩序和他们自己。

警界

哈尔滨法官遇害,最高法急了

2020-11-19 1:01:36

警界

手机之于监狱,到底该怎么管理?

2020-11-19 1:09: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