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之于监狱,到底该怎么管理?

文 / 大墙小警

南风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

今天,澎湃新闻的一篇文章,在监狱警察朋友圈微信群炸锅了。文章有点长,小警耐着性子看完了,除了标题沿用一贯的“标题党”吸睛之外,整个文章内容,带给小警的感受,用时下流行的被抖音炒红的一组词语来形容几乎就是:暗度陈仓、凭空想象、胡言乱语、无可救药……

手机之于监狱,到底该怎么管理?

澎湃一贯对监狱“情有独钟”,以所谓的媒体履行新闻舆论监督之名,行博眼球、赚流量、盈私利之实。“罪犯遥控贩毒猎艳”“狱警还帮忙充值”,这样的标题不可谓不吸人眼球。尽管文章所列案例都是事实,但是将陈年旧案罗列到一起,以春秋笔法加以描述,再将风马牛不相及的案例揉合到标题中,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全国监狱里手机泛滥成灾、民警见钱眼开,与罪犯沆瀣一气?

澎湃的做法,可谓“用心良苦”。以个别害群之马,来质疑甚至抹黑、丑化监狱警察群体和中国监狱,是在履行舆论监督职责吗?到底要传递一种什么样的舆论导向?这不是蠢,而是坏!

除此之外,文章还煞有介事的引用某律师的话,建议将手机作为违禁品写入监狱法实施细则。看到这样的内容,感觉很好笑也很搞笑。但是笑完又感觉后背有点发凉。这样的言论,有澎湃新闻这样的媒体加持,细思极恐。

关于手机,小警写过多篇文章,今天就再啰嗦几句。

手机,从最初的仅仅作为一个通讯工具,到现如今的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5G的逐步应用,手机越来越成为一种传播、整合信息的新媒体,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手机对于监狱民警而言,用一句歌词形容就是:想说爱你不容易,而“一上班就失联”的工作状态更是广大民警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痛。

2006年7月,司法部印发《关于加强监狱安全稳定工作的若干规定》的通知,规定:禁止将移动电话带入罪犯生活、学习、劳动现场。违反规定带入、未造成后果的,给予行政纪律处分;将移动电话提供给罪犯使用的,对警察一律辞退,取消警衔;对工人一律辞退,解除劳动关系

2009年11月,司法部下发《加强监狱安全管理工作若干规定》,要求严防罪犯持有手机、毒品、现金等违禁品,同时严禁任何人携带手机入监,对携带手机进入监狱的人民警察,更是一律取消警衔。

两相对比,可以看出,对手机的管理愈加严格。

恕小警悲观,一项实行了十几年的手机管理制度,在没有遇到有胆识、有魄力的决策者之前,特别是有澎湃新闻这样的媒体“烧底火”,想给手机入监松绑,难度较大。而今年疫情期间允许手机带入狱内,也是民警超长时间的封闭执勤模式下,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

如何解决手机这个问题,在确保监狱安全的前提下,为广大基层一线民警解决“一上班就失联”的现实问题,是那些基本不用入监执勤的决策者应该好好考虑的。

小警以为,有两种思路可供参考。

一种是完全放开、有限使用。允许民警携带手机入监,参考疫情期间的手机管理要求,在规定时间、规定区域有限使用,方便民警和家人联系,刷刷朋友圈,看看新闻,吃吃瓜,八卦八卦,让民警在封闭的高墙内也能够随时上网冲浪,给枯燥单调的工作增添点乐趣。

这种情况下,有两点必须要明白,为有效避免将手机交给罪犯使用,一方面外协人员、外来人员严格禁止带手机入监;另一方面,对于民警因手机发生问题的,坚决严惩不贷,清除害群之马。

一味地封堵不如合理的疏导。另一种情况就是退而求其次,大力推广智能警务终端,给民警设置若干个亲情号码,方便民警及时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以解决紧急事务。

手机虽小,兹事体大。

警界

“怎么带走的你怎么给我送回来”:热线的溺爱,让很多人迷失了自我

2020-11-19 1:03:04

警界

让你重审曲玉权案子你不干,​金银墙同志你要面临大考啦!

2020-11-19 21:53: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