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重审曲玉权案子你不干,​金银墙同志你要面临大考啦!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很离奇。

1、

因对法院离婚判决的不满,2020年11月13日12时20分,吴德仁酒后持尖刀将哈尔滨市双城区人民法院周家人民法庭负责人郝剑法官刺伤致死。

这消息让人震惊,让人愤怒!法官只是一个职业,他执行的是国家法律,和你素无冤仇,犯罪嫌疑人凭什么杀害一个法律的执行者?

就在昨天(11月17日),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吴德仁批准逮捕。

郝剑的死,还让我们想起了一个亡灵。这个亡灵的名字叫曲玉权,他也是哈尔滨人,是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太平庄派出所民警

这事儿要从2017年除夕说起。

当天下午16时59分,在哈尔滨一家名为“你要红”的量贩式KTV中,5人因喝酒发生口角。民警曲玉权、李振东迅速赶到现场,在依法处置斗殴事件时,遭到违法犯罪嫌疑人袭击,曲玉权受伤被送到医院,救治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8岁。

让你重审曲玉权案子你不干,​金银墙同志你要面临大考啦!

这个案件最后以伤害致死案件起诉的那6个行凶者。6名被告人最高的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这事儿在全国引起了很大波澜,舆论普遍认为:这案子判得太轻太轻。

然而,类似的事件也在哈尔滨法院部门发生,法官在处理离婚案件中,因为当事人不满意法官的离婚判决,就刺死了法官。

前者死的是警察,后者死的是法官,都是在执行公务中,事情仅仅隔了3年,这不离奇吗?

曲玉权和郝剑案件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

相同的是两者都在执行公务时遇害,两个人都是为捍卫法律尊严而死。

不同的是,残害曲玉权的那些人按照伤害致死罪逮捕和起诉,批准逮捕的是基层检察院,负责一审的是基层法院(区法院),而残害郝剑的案件批准逮捕的是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罪名是杀人罪。可以预见,一审的审判机关是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可能判处无期徒刑和死刑的案件。

两个公职人员遇害,为什么在惩处施恶者的问题上待遇不同?

简单来说,法院认定曲玉权的死亡是在患有冠心病的基础上,由于被人厮打致多处软组织损伤、剧烈活动等因素导致冠心病急性发作引起的。被告人没有追求曲玉权死亡的主观故意,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检察机关认定的犯罪嫌疑人就是杀人罪。

2、

金银墙同志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党组书记、院长,郝剑是区法院下面一个没有正式任命的法庭负责人。

按照级别,金银墙是正厅,郝剑最多就是个科级。郝剑肯定认识金银墙,金银墙肯定不认识郝剑。

尽管级别相差悬殊,但郝剑的死金银墙一定很悲伤。郝剑毕竟是金银墙的部下,这是一种天然的亲密,如果没有什么变故,这种情感难以体现,但郝剑血洒职场,金银墙的悲壮是自然的、发自内心的,尽管他对生前的郝剑可能根本就没有印象。

11月15日上午,金银墙陪同中国法官协会秘书长程新文等人看望慰问郝剑同志家属,对郝剑同志不幸牺牲表达沉痛哀悼。

让你重审曲玉权案子你不干,​金银墙同志你要面临大考啦!

看着郝剑家属痛苦的表情,我们不知道金银墙同志此刻头脑中想的是什么?如果我是他,就一定会想如何尽快以法律的方式,处死那个残害法官的恶魔,这是对牺牲者最大的怀念。

吴德仁应该判处死刑,这是我们内心的期待。一个法官,只是因为认真履行法律赋予的使命,就被人杀害,如果任其泛滥,哪里还有什么法治而言?

正如最高人民法院11月17日为郝剑同志不幸牺牲所发表评论《法治社会岂容刀刃乱舞!》所言,“法治社会无法容忍对代表公平与正义的法官的暴力侵害。”

我们拥护人民法院对其处以极刑。然而,吴德仁真的能判处死刑吗?

3、

大约在三四年前开始,中国法律界出现了“能不捕就不捕, 能不诉就不诉,能不判处死刑就不判处死刑”的观点。

这种观点的法理基础是“乱世用重刑,盛世用轻刑”,现在是盛世,刑罚就该轻一点儿。全国现在被判处死刑的数量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法官们说,现在判处死刑确实很难,核准死刑的权力早已被最高法院从省高级法院手中收回,每一道死刑的命令都发自于北京。

只要有从轻的理由,杀人犯都可能被处于死缓或者无期徒刑。

中国的法律有死刑,但不是触犯有死刑的条款都被判处死刑。走上断头台的杀人者都是十恶不赦的。

法官断案依据的是事实和法律,法律不用说,杀人案有死刑,但杀人案的案件起因、打击部位、打击频率、事后表现等等都是能否判处死刑的参照指标。

吴德仁若要判处死刑,在案件起因上要体现出郝剑同志是在执法岗位上遇害,他的死不是因为两人之间的争斗,不是出自个人的恩怨,而是犯罪者对国家法律秩序的公然侵犯,是对司法机关的公然挑战。

如果是法官郝剑和犯罪者吴德仁个人间的什么事情引起的杀机,能否判处死刑就难说了。

我们希望吴德仁被处死,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可这时,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曲玉权。

4、

曲玉权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因为处理一起治安案件时遇害的,那天晚上如果他不出警,他还是公安队伍中的一个优秀民警。

法院依据法医鉴定认定,曲玉权的死亡是在患有冠心病的基础上,由于被人厮打致多处软组织损伤、剧烈活动等因素导致冠心病急性发作引起的。

如果这个推定是正确的,但罪犯也应该判处高于13年有期徒刑,那个判决书把曲玉权描绘成为打架斗殴的一方,根本就没有体现出曲玉权是在执行公务,是在制止违法犯罪,是在捍卫法律中光荣牺牲。

有报道说,2012年大连中院有一个判决,交警史英才在2011年的一次执勤中,遭受被告人3人的殴打,导致史英才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最终法院判处主犯韩方奕死缓,两名从犯分别获无期徒刑与有期徒刑11年,附带民事赔偿597064元。

2016年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有一个判决,徐玉玉因被电话诈骗9900元,伤心欲绝,导致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不幸离世。2017年7月19日上午,对被告人陈文辉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就在曲玉权案件的前后,内蒙古有两个人因为个人之间的事情发生了打斗,结果其中的一个人因为心脏病死于打斗中,“胜利者”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胜利者”的刑期和曲玉权案件中的被告人一样一样,这是某种巧合吗?大年三十出警的曲玉权遇害,被告人最高刑期和那个打架的胜利方是一样的13年刑期,这个可笑吧。

5、

前几年,金银墙从外地调到哈尔滨中级法院时,恰好赶上曲玉权案件接近尾声。

老金刚来,不可能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一个刑事案件上。那时候,尽管案子判了,大家没有把矛盾集中在他上身。

后来,愤怒的火焰越烧越旺,大家希望银墙同志能够从讲政治的高度,运用“院长发现程序”改弦易辙,充分认识到曲玉权烈士的死是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不是和对方“打架斗殴”,应该依法予以改判,让人民群众从每一起案件中,体会到公平和正义。

可是,老金没动。

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怪,当年曲玉权在执行公务时被害,这个原因在法院量刑时没有考虑,可法官郝剑也在执行公务中被害了,咋办?

这一次,金银墙同志面临了一个大考。郝剑同志死于执行公务,案子进到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的程序,这个事实你们认不?我们希望他们认定这个事实,严惩吴德仁,但当年曲玉权和郝剑在执行公务这个情节上异曲同工,你们咋就不认?或者表面上承认这个事实,可在量刑时就不考虑这个事实?

如果郝剑是和吴德仁“打架斗殴”的原因致死,吴德仁能否判死就难说了。

在执行公务中被害和在打架斗殴中死亡,这是两种性质不同的事实,会引起不同的法律后果,这道理很浅显。

我们沉痛悼念为捍卫法律而殉职的人民好法官郝剑!我们也更希望在每一起案件中看到公平和正义。

老金,原来让你重新审理曲玉权的案子你说什么也不干。这回,你面临大考啦!

历史给了一个重审原判的机会,前院长调到省检察院当上了常务副检察长,最近也落马了,他干扰不了这个案子了。你的部下郝剑和民警曲玉权因为相近的原因牺牲在岗位上。同类的原因,就该相近的处理,不是让你把曲玉权伤害致死的人判处死刑,但绝对不该是13年。

这事儿你不难办,但对你却是一次大考。

警界

手机之于监狱,到底该怎么管理?

2020-11-19 1:09:09

警界

乱港分子妄想“揽炒”RCEP,结果美国人先酸了

2020-11-19 21:54: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