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很多朋友都发现了六哥最近比较“懒”,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更新,甚至在昨天还发布了一条过去的旧文来“凑数”。

今天,和大家交个底吧,我的爷爷病重住院了,而且是在外地的医院。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看过六哥文章的朋友们都知道,六哥的父亲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经过医生的不懈努力终于在极大的风险下心脏血管植入了三个支架,所以,在病床前的陪护,自然是不能让父亲过于劳累,白天是他,晚上是我。

自认为是拼命三郎的六哥也不得不向命运低头,休了公休假。

昨晚,因为一些今天必须要处理的事,六哥驱车三百公里回到了我所居住的城市,而今天,在事情处理完毕后,六哥又驱车三百公里来到了爷爷的身边继续陪床。

这几天,这座熟悉的陌生城市下起了雨,而今夜则下的最大。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冬雨,噼噼啪啪的打在人的脸上,格外的凉······

昨天,就在六哥刚刚停下车的时候,好友给六哥发来了一篇文章,并说,六哥我上头条了: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这是昨天18点04分发布的一条微信公众号文章,六哥的大脸赫然挂在封面上,并配以题目——请认准这张脸!

见到这个视频截图,六哥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已经在近半年的时间内接到七个省份的民警的电话了,他们是通过视频的人像比对找到了我的身份,并电话落实六哥是不是真的警察,是不是用警察身份去做了什么坏事。不过,这次深圳的同行并没有提前联系六哥,就把六哥的大脸给贴出来了。

六哥打开了里面的内容,果然是如此:六哥又被戴上了电诈分子的帽子。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在六哥的照片下,官号用红字写着:凡是看到这张脸,请立即切断视频,并立即报警。

这句话我是认同的。遇到电信诈骗,切断视频并立即报警是最正确的做法之一。

不过,下面这句话六哥就不太认同了:说警察不会通过线上做笔录。

首先,刑法修正案及案件快速办理程序中,都规定民警是可以通过视频进行制作笔录的,这样可以省去受害人的旅途往返,且在疫情期间,六哥已经通过视频给好几个人做过笔录了,并得到了法制的认可,所以,民警绝不会通视频做笔录,这话说绝对了。

宣传反诈,还是要抓重点,那就是电诈分子无论前面怎么恐吓,最终都会归集到“要钱”上来,所以,应该说民警是不会通过视频向你要钱或者要求你转账的

其实,这是一篇很好的反电信诈骗宣传的文章,但是可惜的是,官方文章在发布前,并没有去核实视频中的警察是不是真警察以及为什么会有这个视频,而是直接取了一个“认准这张脸”带有个人指向性的题目,让所有人去憎恨视频中的这位“骗子”。其实,哪怕题目取个“谨防这个视频的诈骗”都比取“要认准这张脸”这个题目要严谨的多,至少读者不会对视频中的民警带有个人人身攻击的色彩。毕竟这是官号发的文章,而且官号已经权威的告诉了读者,这个视频中的“脸”就是个骗子。

所以,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六哥再也不敢去深圳出差了。

不信大家看,从公号后台筛选出来的留言来看,六哥只要出现在深圳,必然会被群众当成令人深恶痛疾的电诈分子暴揍并扭送至公安机关: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而且从各大公号、微博、APP转载及阅读量来看,目测六哥这张老脸已经在深圳混不下去了。我如果走在街头,必然是“过街老鼠”了。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其实,外行人不了解,我们内部人都知道,骗子连身份证都是买的别人的,怎么可以把自己的一张高清无码的大脸放出来和你视频呢?就冲六哥这张满屏的大脸,最粗制滥造的人脸识别技术都能把我揪出来并落实身份,所以,这就是其他七个省的警察直接给六哥打电话问“是不是我”、“骗没骗人”的最直接原因了。他们不相信,六哥我一个在一线干了21年的老警察,会蠢到、坏到通过和他人视频去电信诈骗人家钱财的作死的地步。

这种事遇到的多了,六哥也就不着急了,在我接到第一个外省警方的“询问电话”时,六哥就说过:“如果需要我配合调查,你们可以直接来找我,我全力配合。”并且,我也就此事向各级领导进行了报备。

这次也是,六哥第一时间在公号后台留了言,并告知了对方我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警号及姓名,希望他们尽快联系我并删除文章,不要再扩大对我个人的不良影响。而且,为了对方落实我身份的方便,我昨晚直接回了派出所住,随时准备接听对方拨打派出所座机的验证电话。

晚上23点58分的时候,深圳方面给六哥打来了电话,并表达了歉意,还称已经落实了六哥的警察身份,因深夜领导都在睡觉,等明天白天再向领导汇报删帖的事。那个时候的文章阅读量大约是3.5万,也就是说已经有3.5万人记住六哥这个“骗子”的脸了。其实都理解具体干活的人的不容易,六哥也答应明天白天让他们来处理此事,毕竟我白天要开长途,留出一白天的时间,领导再忙也会有时间把这个问题解决好的。

冷雨夜,病床前,“骗子”六哥首次露真容、说防骗

开始六哥并不在意这件事,但是到了今天下午的5点半,六哥又坐在了爷爷的病床前,本以为很简单的一个“删”字,却经历了一白天都毫无进展。

昨夜今晨领导就知道了六哥的民警身份,却放任这篇文章继续活着,继续把民警的脸当做骗子被千夫所指的挂在各大头条,让更多的人去憎恨一个被冤枉为骗子的一线警察,一白天的时间,仅一个公号就增加了一万多的阅读量。

看过我以前文章的人都知道,六哥我从警21年,嫉恶如仇,与坏人势不两立、死磕到底,而今天,我的这张脸再次被不清不楚的归类为“骗子”、“混蛋”这一行列,不免让我有些难过。为了六哥我能清清白白的活下去,今天,我要为自己正名——我这张脸不是骗子!我从没有骗过任何人的钱财!

可能很多朋友也会有这样的疑问:骗子为何会有六哥的视频呢?一向从不露脸的六哥为何又要穿着警服与他人视频呢?

说来话长,这是2017年发生了女乘客被客运司机杀害的事件后,应中央ZFW的要求,六哥在出警回来的间隙,在“一直播”平台上搞的一个直播活动,持续时间约45分钟,主要是向广大女性讲述如何在乘车时保证自身安全的防范问题。

下面就是六哥当时直播时的部分视频片段:

好了,这下六哥的老脸都丢出来了,这就是我了,这就是骗子录屏用来诈骗的视频源头了。

因为当时“一直播”平台的直播视频没有logo可以添加,所以,骗子就是钻了这个空子。随后六哥发现了这个情况并第一时间将此视频删除了,但是为时已晚了,骗子们已经将此视频在他们中间复制粘贴了。

今天,六哥在此郑重的提示大家:凡是看到六哥这个装束的视频与你聊天的,请一定不要相信,因为——我从不和人视频!我更不会在任何视频中向你要钱或要求你转账!

六哥也代这个视频中的“我”向受骗群众道歉了。

今天,冷雨夜、病床前,向来低调的六哥也丢出了自己的老脸,就是为了告诉大家:真正的警察,是不会要求你向他们提供的银行卡内或所谓的“安全账户”转钱的,如果你真违了法,我们会使用手续直接去银行冻结账户,绝无让你向我们转钱或按我们指示操作网银的可能性!

另外,六哥还想说一点:请让法律允许电信诈骗分子死刑!

警界

嚣张 | 自称处级干部男子醉驾还袭警,结果舒适!

2020-11-21 19:09:03

警界

同样的造谣诋毁,同样是一年半刑期,一个实刑,一个缓刑

2020-11-21 22:57: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