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墙,郝剑,曲玉权

这几天,黑哈一名法官被当庭杀死,这起案件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人们关注的远不止这起案件本身,更多的目光都瞄向了一个很多网友耳熟能详的名字:金银墙。

11月13日,双城区法院56岁的法官郝剑被杀,详细案情在此就不详述了,而就在一个多月前,也就是9月22日下午,金银墙院长深入双城区法院调研督导。他对双城区法院如何做好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提出五点要求。

金银墙,郝剑,曲玉权

郝剑的案件,牵到无数网友的原因,相信每个人都清楚。三年前曲玉权案件,至今依然广为网民所关注。而对于这起民警除夕之夜处警过程中被六名歹徒活活打死的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却令人出奇的不解:一人被判13年,其他五人最少的判6年。

曲案的判决结果在网上引起了如潮的负面批判。一开始黑哈官方微博还不断地试图平息舆情,又是删除评论,又是精选评论,又是请来大量水军灌水企图粉饰太平,又是请媒体制造舆论说他们的判决没有问题,而当某公安机关也出现了疑似禁言令,不准本单位民警辅警转发评论关于曲案的帖文及相关评论。随后又出现大量关于曲案的公号帖文一夜之间被违规删除,各种骚操作,不但没有让曲案舆情平息,反而一直持续至今。三年来,关于曲案的评论以及金银墙的名字不绝于网。

金银墙,郝剑,曲玉权

然而,谁也没料到,三年后,类似的案件居然再次发生。而这次被杀害的是双城区的一名56岁的法官。很多人不约而同将这两起案件进行了关联:共同点是都是政法干警,都是在工作岗位上遇害牺牲。而不同的是,曲玉权是民警,郝剑却是法官。那么,杀害郝剑的凶犯吴德仁将得到什么样的判决结果呢?

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依据法律条文判决就行。说复杂也复杂,毕竟曲玉权案件的判决结果饱受质疑,黑哈中院不得不考虑这个层次的因素,尤其是作为黑哈一把手的金银墙同志,面临的舆论压力与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为何说压力大?不妨先简单地看一下曲案中六名凶犯,获刑最高只有13年,最少才6年的原因。当年,黑哈认定曲玉权的死亡与他患有冠心病有关,在被厮打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引起的。同时在判决中还强调被告人没有追求曲玉权死亡的主观故意,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论处。也就是说,曲案定性并不是故意杀人案。而这两点恰恰是网友们质疑的焦点之二。

再来看郝剑之死。因为一起离婚案的财产分割的问题,凶犯吴德仁拔出刀来当胸刺中郝剑,有网友说不知道当时有没有法警在身边,案发时吴德仁将郝剑法官拽到法庭收发室,用随身携带的剔骨刀捅刺郝剑法官左胸1刀,再想刺时被赶来的其他人制止。然而就那一刀,郝剑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遇害时他还没来得及吃中饭。

郝剑是1964年出生的,比金银墙大一岁,长期患有糖尿病。牺牲前为周家法庭负责人,二级法官,工作以来立过个人三等功一次。从他简单的履历来看,确实是一个埋头做事的务实派。杀死法官,在很多对法律常识并不一定精通的人眼里,和杀死警察都是一样要判死刑的。有人说过,很多的案件并不一定要如何精通法律,凭良知就能作出正确的判断。这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然而,难题来了:杀死曲玉权的6名凶犯,无一人被判死刑,最高的也才13年,那杀死郝剑的吴德仁该怎么判?这个问题的出现,也是考验金银墙同志的时候了!

金银墙,郝剑,曲玉权

2016年金银墙在齐齐哈尔市公安局视察

金银墙,黑哈院长。2016年前一直在检察岗位上工作任职,后在齐齐哈尔过度了个纪委书记后于2018年2月到黑哈中院任一把手。曲玉权案件发生的时候,他还在齐齐哈尔当纪委书记,但2018年黑哈对曲案作出判决的时候,老金已是黑哈中院的院长了。所以,各种对于曲案的质疑,无不围绕着金银墙。谁也没有想到曲案三年后,中央在黑省刮起了强烈的队伍教育整顿之风,不少黑哈政法高官纷纷落马,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关键节点上,郝剑被人杀了,你说,金银墙同志这些天能睡得着么?

金银墙面对的难题主要有二:

一、郝剑案件无法回避,必须面对最后的判决结果。如果参照曲案,吴德仁只判13年,估计本系统从上到下绝对不满,他必将面临空前的压力,那已经不是法律水平的问题了,而是其站位问题。如果判死刑,无论是立即执行还是死缓,曲案必须会再次引发新一轮的舆情,毕竟当年认定曲玉权之死与他冠心病有关的论调,还有什么凶犯并没有杀害曲玉权的犯罪故意,这些话有多少可信度?至少在很多网民心中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另外,当年杀死曲案一审机关是道里区法院,黑哈是二审,这本身就存在重大的程序问题,现如今,郝剑一案一审极有可能是黑哈中院,二审是黑省高院,这里的反差确实很大。

二、如果郝剑一案处理结果不能让各方满意(这已是大概率的事儿了),金银墙又将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毕竟一把手也不好当,尤其是如今政法系统的队伍教育整理,那可是向内的利刃,比他大三岁的前任院长步延胜刚刚落马,去年黑哈的政法委书记任锐忱、黑哈检察院检察长的王克伦相继落马。相信这些消息对他来讲绝对是一个震动。网络的杀伤力没有一任领导敢于漠视,尤其黑哈中院当年在曲案发生后采取的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至今说起来还是那么龌龊,不堪入目。客观地来说,有些污点不是谁想抹就能抹得干净的,有些内幕也不是想捂住就能捂得住的。

金银墙,郝剑,曲玉权

很多人和事即使过去很多年,但并不是过去了就忘了。有一句古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天道好轮回。

警界

神操作:辅警被酒驾干部打伤后接受调解,因索要赔偿金被逮捕

2020-11-21 23:51:28

警界

香港医学会为何屡次阻挠港府抗疫?

2020-11-23 10:20: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