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起“万万没想到”的警情

前几天,朋友问我:“六哥,你出了这么多年警,有没有什么让你记忆深刻的警情?”

好吧,六哥今天给大家讲两起我亲身经历的“万万没想到”的警情。

第一起警情,发生在一个夏天的傍晚,大约是晚上七八点钟吧,我们接到报警,称XX小区X号楼X单元301“杀人啦”。这个警情猛的一听好像很吓人,其实六哥所在的派出所的同事们都不惊慌,因为此户住着一个精神病,两口子常年吵架,只要他们一吵架,精神病的老婆就报警“杀人啦”。

别管真的假的,肯定是要到现场的,而且我们为了防止意外情况,除了一名民警和辅警看家,其余值班的三名民警和三名辅警全部赶赴现场。

大家可以想象的到,六哥出这个警其实是很放松的,所以也就不紧不慢的敲了敲这家的屋门。

屋门打开,门厅没有开灯,开门的是精神病男主人,就在男主人开门的一瞬间,六哥借着里屋透过来的灯光,大大的说了句“我艹”!

六哥被看到的一幕震惊了,心想:完了,真出命案了!

只见精神病男主人头顶上插着一把“刀”,整个“刀身”全部进入头部,只剩下“刀柄”露在头顶外面!!!

镇定!不慌!

咦?不对啊,是女的报警杀人了,怎么男的头上插着一把“刀”?还有啊,刀身都插进头顶了,怎么男的还能走着过来开门呢?这求生欲太强了吧!

随想着,六哥随手打开了他家客厅的灯,打开灯,六哥笑了,所有出警的民警都笑了,我们强忍着笑,给他们两口子调解完了他们的纠纷。

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精神病男主的头上,插的是这样的一把“刀”:

在那个“杀人啦”警情的场景设定下,在那种灯光昏暗的现场条件下,六哥当时真的以为来开门的精神病男主人头上插的是一把“刀”万万没想到,这把插进头里只露出“刀柄”的“刀”是“一把灵魂提取器”。

第二起“万万没想到”的警情发生在一个冬天的早晨,六哥记得那夜一夜出警没睡,早上七点半多,六哥站在派出所门口伸了伸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醇厚的雾霾,提了提神。此时,一名中年女子走到派出所门口,对六哥说:“警察同志,刚刚有人打了我头一下,我来报案。”

听到打人两个字,六哥立马不困了,问报案的女士:“你受伤了吗?”这位女士说:“他就是打了一下,没有用力,没什么伤,但这个事,我气不过。”

俗话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位女士被人打了,肯定是有原因的,六哥便问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这位女士说:“我好心好意过去问他贵姓,他不仅不告诉我,还打了我一下。”

六哥听的有点懵,便继续问:“听你的说法,这是个你不认识的人,你为什么要问他贵姓呢?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女士神秘的说:“他让我问的。”说罢,还用手指了指上方。六哥顺着她的手指看上去,除了充满雾霾的天空,什么也没看到,六哥继续问:“没听明白,谁让你问对方贵姓的?”

女士冲六哥眨了眨眼睛,又用手指了指上方,说:“就是他让我问的。”

六哥的脸拧成了一个苦瓜,疑惑的继续确认:“你是说老天爷让你问的?”

女士一边点头,一边用手堵着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好了,不用问了,这位女士的精神是有点问题的,不过,法律规定精神病人在发病期间打人是不用被处罚的,但是精神病人被打,对方肯定要负责任,而且还是加重处罚的情节。

六哥带着这位女士开着警车沿街寻找打她的人,在离派出所大约五六百米的路边,六哥看到了报警女士指认的嫌疑人。

怎么说呢,嫌疑人是一名约三四十岁的男子,坐在路边没开门商店门口的台阶上,戴着眼镜,正在看一张报纸,穿着呢,有点像“犀利哥”,差不多这个样子吧:

虽然打人的人明显是一位流浪人员,但是打人总归是不对的,六哥便下车与这位女士调查此事。

六哥问流浪的男子:“你刚才是不是打她了?”

流浪男子非常爽快:“是啊,我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刚打了她一下。”

六哥心想:按照这位男子打人的情节和这位女士的伤情,报到分局也就是一个裁决罚款的处罚,得,向一个身上分文没有的流浪人员裁决罚款,看罚款怎么执行吧。

估计身居庙堂不食人间烟火的法律专家也没有想过一线民警还可能会面对这种困境吧。

六哥继续调查案件,问流浪男子:“你为什么要打她?”

流浪男子此时开始抱怨了:“我今天早晨在这里坐着看报纸,我坐着好好的,她非过来凑到我耳朵边上问我贵姓,说和我接头,我凭什么告诉她我贵姓啊,我从南方一路流浪到北方,九年了,我就是为了躲避捕快和江湖的追杀,九年了,我容易吗?她想问我贵姓,去告密,让那些人再来追杀我,不可能的,我接头的暗号是手里拿着一本书,不是问贵姓,她就是个告密者,我不打她打谁?”

这番话,让六哥好半天张着嘴又喝了好几口高纯度雾霾······

神了,神了,今天高手碰到高手了!

六哥转头对报警的女士说:“他是精神病,法律规定对精神病没法处罚,对不起了,你这事我管不了,你让他来管吧。”说罢,六哥也用手指了指天。

报警的女士很倔强:“他怎么可能是精神病呢?他就是为了躲避我的接头,故意打的我。”

此时,已经围满了围观的人,六哥对报警的女士说:“你让周围的群众说说他是不是精神病,如果他没病,那就是我有病。”周围的群众哄笑着,七嘴八舌的说,这个流浪的男子在这里坐了好几天了,天天吃饭店的剩饭,每天早晨坐在这里捡地上的报纸看,民政部门也来过,就是不接受救助。

六哥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了,万万没想到,报警的女士对六哥说:“你们不管是吧!你们不管是吧!”

面对可能出现的“前方高能”,六哥立即向后退了一步,并将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应对这位女士发出攻击时,能够最快速度的掏出警械。

这位女士做了一个类似这样的动作(但并不是这个动作):

并在嘴里嘟囔:我轰死他!

六哥不确定她说的什么,问:“你说什么?”

报警的女士说:“你们不管,我轰死他!”

兄弟们,你们说,六哥当时是不是该告诉她:“世界上没有奥特曼!”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