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今累计已超过1亿人次,其所引发的系统性危机,即将以海啸的铺天盖地之势向世界袭来,正如普京总统所警告的那样,它可能经历全球发展的真正崩溃。在这一背景下,今年各国领导人在达沃斯论坛上的表态有着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一场美国利益集团难以承受的大溃败正席卷而来!

当地时间1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以视频形式,参加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时,发表了一段举世哗然的言论:

——虽然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为中产阶级提供了广泛的进步机会,但这个体系如今已经破败,且面临着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许多工人在经济受冲击后失去工作!

在当前环境下,资本主义模式与开放经济行不通了,而从这场疫情中走出来的唯一办法,就是打造一个更加专注于消除贫富差距的经济。

——摘自马克龙原话演讲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视频截图

马克龙以西方大国元首的身份抨击现代资本主义,毫无疑问的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思想对撞的浪潮。

很多网友调侃道:法国不愧是传统革命老区,连浓眉大眼的小马都叛变了!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事实上,法国总统口中的现代资本主义并非指欧美社会制度的国本,而是之前戎评在文中提到的新自由主义。

当前关于新自由主义的定义,主要有三点——

政治理论方面:强调三个否定,即否定公有制、社会主义、国家干预。

战略政策方面:极力鼓吹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一体化,这种一体化并不是现在众人耳熟能详的经济全球化,而是要建立以超级大国的实力为驱动,以金融资本集团为主导,以资本、舆论、政治为新三权分立的置身于绝对金钱统治下的全球性政府。

经济理论方面:在继承资产阶级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自由经营、自由贸易、自由开放等思想的基础上走向极端,践行三个绝对,即绝对的自由化、绝对的私有化和绝对的市场化。

前两者是实现目标的手段,后者则是目标!

过去四十年,随着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经济改革的成功,新自由主义在全球各地盛行猖獗,它背后的野心家和利益集团打着“迈向高收入国家唯一发展模式”的幌子,在不断扩大贫富差距与制造第三世界国家发展陷阱的同时,把第三次产业革命后人类以爆炸式速度增长的财富,源源不断的向以跨国垄断性企业为载体的金融资本集团汇集

不过,在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的回光返照后,疫情对世界经济的结构性冲击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马克龙讲话为标志,新自由主义的末日已然到来,一场大溃败正在发生!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新自由主义的发展一共经历过三个历史阶段。

第一个阶段:19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核心国家英国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为适应生产力结构的调整,政治经济学家T.H格林提出在坚持英国古典自由主义传统的同时,要实施国家干预,充分发挥政府作用。

注:

古典自由主义强调两点,第一,国家真正的财富不是金银总量的增加;第二,主张个人权利、私有财产和采取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认为政府在社会日常生活中的作用仅局限于保护每个个体的自由。

需要指出,尽管这一时期的新自由主义仍然倡导市场自由,但这种自由应该是在制度的框架之内,而非单纯的放任自流。

第二个阶段:20世纪30年代,在华尔街金融风暴的洗礼之下,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陷入了空前的经济大萧条,工厂倒闭、产品滞销、工人失业。

针对如此严重的危机,自由主义在开出的药方中发生了一次大分流,形成了以凯恩斯主义为核心的主张国家干预的自由主义,与以哈耶克主义为核心的反对国家干预的新自由主义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哈耶克

凯恩斯主义前文已有提及,无需多言。而哈耶克反对国家干预的新自由主义,鼓吹市场至上,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监管、参与和干预,强调只有把政府排除在外,才能形成所谓的完美市场!

比如,在如何有效解决大萧条的方案中,凯恩斯给出的办法是以政府干预为主导实行扩张性的财政赤字政策。

哈耶克给出的办法则是政府无需任何作为,只需相信市场有自身恢复能力!

两者什么操作?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重病患者阿美找神医老凯和老哈开药,老凯开了很多诸如人参、虎鞭之类的大补中药,虽然后遗症重,但见效快;老哈则是附身悄咪咪对你说,君命自带紫微,无需求医问药即会痊愈

好家伙,这一看就是典型的江湖骗子嘛...

但更奇葩的还在后面!

针对战后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出现的通胀,老哈在学术会议上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废除中央银行。通胀主因是货币供应大于需求,而货币供应则来自于央行,那把央行给裁了问题不久解决了嘛?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emmm...

我头痛去找医生看病,医生喊我直接把头砍了,一劳永逸,永久不犯病,妙啊!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所以,虽然凯恩斯主义在那年月惊世骇俗,但相比躺着等死的哈耶克,简直就是悬壶济世的神医。

注:

有必要指出,凯恩斯主义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的发展陷阱,它只是把产能过剩所带来的危机以财政赤字的方式转嫁到政府身上,而真正让美国从大萧条中走出来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工业产能的庞大消耗。

第三个阶段:20世纪70年代,凯恩斯主义迎来挑战,在越南战争所导致的货币超额供应及中东战争所导致的原油大幅上涨的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迎来了大规模通胀和经济停滞。

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弊端使得弗里德曼货币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在欧美学术界迅速兴起,前者认为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职能仅是通过央行调控流通货币的数量,除此之外无需干涉经济活动;后者认为只要市场能够自由配置资源,就能够实现经济的增长。

以此为标志,鼓吹经济活动去政府化的新自由主义开始崛起!

1981年,新任美国总统里根为解决该问题,决定采用减税、放松管制、私有化等明显带有新自由主义色彩的经济政策。而与此同时,大西洋对岸初掌唐宁街十号的撒切尔夫人也开始类似改革。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两者改革成果非常显著:

——英国经济增长率从1982年的-2.2%回升至1988年的5.9%,通胀率更是从1980年的18%回落至3.4%;
——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从1981年的-1.8%回升至1984的7.4%,通胀率从1979年的13.3%回落至1988年3%。

毫不讳言,单从直面数据而言,里根和撒切尔夫人以新自由主义为纲的经济改革,能在总量本就足够大的发达国家创下如此高位数的经济增长率,无疑是举世瞩目的繁荣。

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正是这种改革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奠定了美国冷战胜利的基础!得益于此,新自由主义打着“迈向高收入国家唯一发展模式”的幌子,迅速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

其核心思想包括:

1、反对公有制和社会主义;

2、反对政府以任何形式干预经济活动;

3、鼓励自由市场经济;

4、要求将国有企业和公共服务单位进行私有化。

总而言之,就是建立一个看似以市场配置为主导,实则以资本操纵为主导的去政府化经济体制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新自由主义在欧美取得广泛成功之后,不少学者对它的积极作用进行了归纳。

主要有三点:

第一、为政府主导的社会提供了突破口,使服务效率低下的国企或政府附属单位垄断某些行业的局面被终结;

第二、解决了大型复杂社会特有的行政行为集权化和孤立化的问题;

第三、相较于其他政治经济理论体系有较强的兼容性!

言下之意,新自由主义就如福山曾提出的历史终结论那样:如果说民主是社会制度发展的最终模式,那么新自由主义则是低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唯一道路

效仿欧美走经济活动去政府化的新自由主义真的是治疗贫穷的唯一良药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1989年,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东欧剧变后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因经济困境急需转轨;二是深陷债务危机的拉美国家继续经济改革。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邀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齐聚华盛顿,以新自由主义为纲领,共同制定了10项经济改革措施,史称华盛顿共识:

  • 减少预算赤字,加强财务约束;
  • 重新调整公共支出的优先性;
  • 进行税制改革,扩大税基,降低利率;
  • 实行金融自由化,最终目标是市场决定利率;
  • 统一汇率;
  • 实行贸易自由化,以关税取代数量限 制;
  • 取消外商进入的壁垒,鼓励外国直接投资;
  • 国有企业实行私有化;
  • 政府取消妨碍企业进入或限制竞争的法规,解除对经济活动的不当管制;
  • 法律体系应保护产权

而这也是新自由主义撕下伪装露出吃人面目的开始!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在俄罗斯,新自由主义的休克式疗法改革,导致国民经济和工业生产暴跌50%,自苏联时代积累高达百万亿卢布的国民资产,在私有化浪潮中被国内外金融寡头洗劫一空;

在非洲,20世纪最后二十年GDP增长率较前20年下降一半;

在拉美,1992年~2001年的10年中,GDP年经济增长率只有1.8%,不仅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5%,还大幅低于主要发展中国家的7.3%。

更为严重的是,在践行新自由主义的过程中,一方面,私有化使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进而导致社会形势恶化和冲突加剧;另一方面,由于去政府化等相关因素让国家职能部门无法有效行使权力,这又进一步放任了社会冲突朝更恶劣的方向发展。而深受新自由主义毒害曾被视为南美明日之星的巴西,更是在疫情冲击下宣告国家破产!

毫不夸张的说,过去四十年里,诸多国家经济改革失败的原因,皆是因为新自由主义的祸害。

与华盛顿共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奉行以保持独立自主推动经济增长为核心的北京共识的东亚国家,尤其是中国和东南亚,自第三次国际产业转移的浪潮开启以来,其经济发展一直维持在高位数。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巴西是南美洲产业梯度和完善度最高的国家,其支线航空制造业在世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果好好发展,很有希望成为发达国家。但随着新自由主义的肆虐,政府职能丧失,产业凋零,现已沦为世界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那么,为何新自由主义会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表现有如此大的差距呢?很显然,这不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所能一笔带过的!

各种因素有很多,但戎评只说两个关键点大家就能明白:

第一、欧美国家八九十年代经济的高速增长,并非全是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功劳,而是产业革命的结果。

以IT为代表的第三次产业革命在六十年代酝酿,七十年代爆发,到八十年代其成果基本从实验室转化为能催生大规模经济效益的产品。也就是说,即使没有推行新自由主义欧美经济也会迎来高速增长期。

只不过,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一方面刺激了企业把技术转化为产品的速度:另一方面推动了产业革命的成果向全球扩散。

比如之前发达国家产业向外部转移产业,需要通过政府严格的审核。但在新自由主义减少政府干预和资本趋利的影响下,美国企业家将大量的产业向各种配套体系较为完善且劳动力更廉价的东亚转移,这让本不处于技术核心辐射地带的东亚迅速进入电子时代!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结构性缺失。

新自由主义学派中,伴随着里根经济改革而声名大噪的市场原教旨学派认为,只要市场能够自由配置资源,就可以实现经济的增长。

但自由配置资源下维持经济增长的要素从何而来?

同一种产品,进口的通常比本土的贵。京东方没有解决液晶显示屏生产技术之前,液晶电视价格普遍在万元以上,大量溢出价值被跨国垄断企业拿走;解决后,液晶电视价格降到千元机,更能满足基层百姓的生活需求。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在缺乏完善工业体系和产业梯度升级能力的国家,所谓市场开放,实现自由资源配置,其结果只能是被剥削

在经济上,由于只能生产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购买者驱动产业,低廉的工资会导致出口产品价格的低廉,而低廉的市场价格会使附加值更低,并因为准入门槛过低赛道竞争者过多又进一步压低劳动力收入水平,贫困被世界市场固化。

在金融上,没有任何防守建筑的市场极易被外部攻击并产生危机,为解决危机,就不得不接受更多的附加条件,进一步导致经济发展情况恶化。

在社会上,被长期固化的普遍贫困和贫富差距的扩大,会不断滋生内部危机并发生周期性动荡。而这种周期性动荡又会破坏发展经济最严苛的和平环境,进一步加剧贫困和落后。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更为重要的是,在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下,后发国家压根就不可能建立起完善的工业体系和产业梯度升级能力。

原因并不复杂: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需要重化工业和基础设施的支撑,这两者有着同一个特征,即投入资金大、成长周期长、利润回收慢,这对于追求私人化发展的新自由主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欧美在走向新自由主义道路之前,国家就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并且这种建立也不是在新自由主义之下完成的:

战后美国产业梯度的广泛升级得益于政府主导的MCF战略(军民融合)

欧洲和日本工业崛起是美国大规模援助的结果;

至于没有走该道路的中国,工业体系的基础也是在前三十年,由前苏联的援助和政府的长远规划所建立起的。

而产业梯度升级能力需要政府财政的大力支持,从早前的美国、日本、欧洲再到后来的中国和韩国,在其产业梯度的攀升过程中,你都能看到国家财政及政策规划的支持。

国家财政的钱从哪里来?

答案是税收!这就需要本国企业在经济活动中把足够的利润留在国内,可问题是,后发国家因为产业被钉死在低端,大部分溢出价值被跨国垄断企业拿走,压根就留不下什么利润,更别提纳多少税了,国家财政没有钱,又如何支持企业发展技术呢?

这就是为什么离美国更近,践行新自由主义最深的拉美国家,反而深陷贫穷、毒品、暴力的根源。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说白了,所谓新自由主义本质上就是帝国主义,它披着市场、自由、经济的外衣,干着殖民的勾当。不过由于国际层面的合法化和金融投机的便捷性,新自由主义的剥削效率远高于二战前的舰炮时代,堪称超级剥削!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早前,为迎合新自由主义学说,有学者曾将其类比于中国道教思想中的无为而治。

这其实是一个很严重的误区!

无为而治不是让政府什么都不要作为,而是强调不妄作为,应当遵循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而制定发展政策,新自由主义显然不在这个范畴。为了利润,资本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阿斯利康挟疫苗以令欧洲政府的前车之覆殷鉴不远。

你敢说如此滔天罪行符合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

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吸血的代价不止是第三世界国家,还包括金融资本母国的中低层阶级。

美国名利场杂志在题为《1%“民有、民治、民享”》的文章写道:美国上层1%的人现在每年拿走将近1/4的国民收入。以财富而不是收入来看,这塔尖的1%控制了40%的财富。他们人生的财运节节走高,25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2%和33%!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夸张吗?

但更夸张的还在后面!

美国税收公平组织(Americans for Tax Fairness)和不平等计划政策研究所对《福布斯》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如上图所示),从2020年3月18日大部分州开始疫情封锁到5月19日之间,美国600多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激增4340亿美元,从2.948万亿美元增至3.382万亿美元,增幅达15%。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超过2000万美国人因收入来源中断,而出现食物短缺的窘境!

正如人民日报九年前所批判的那样:

这种西方资产阶级讳莫如深的“发展”(贫富差距扩大,穷人愈穷,富人愈富),才是它们不厌其烦地宣传新自由主义是世界发展“良方”的真正动力。

大国元首发声:祸害世界四十年,清算时刻已至

如今,随着疫情的蔓延,饱受冲击的世界经济结构,使新自由主义伪装被彻底撕破,它那丑恶的金钱至上的凶面獠牙,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世人面前。

欧仁·鲍狄埃去世一百多年了,“巴黎公社”的血迹依然鲜红。

各国政府从新自由主义手中夺回权力的第一枪,在传统革命老区法国打响,清算之日已至,他们的最终时刻就要来临了!

戎 评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来自公众号:戎评(rongping89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