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这几天,一位名叫贾浅浅的女诗人的“屎尿体”现代诗火遍全网,同时她又戴着“文学博士”、“高校副教授”、“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等头衔,当然,令她成为网络热点的最主要原因是她的父亲,也就是她的学术研究对象--贾平凹

关于这位“作二代”,“文学博士”的大作,我确实也没有买来看过,她的“诗”或许是榴莲?或许是臭豆腐?不好说,不好说。

还是写写一位民国鬼才诗人吧,根据“民国出大师”定律,我要说的这位大师就是张宗昌。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很多人管他叫张大帅,这名号听着就自带几分霸气,其实,当军阀只是他的副业,他真正身份是一位诗人。

张宗昌(1881年2月13日-1932年9月3日),字效坤,山东省掖县人。他明明可以凭才华闻名于世,却干起了军阀勾当;明明可以凭诗情勾搭妹子,却非要强娶23房姨太太。

张大帅的军旅之路,走得起起伏伏,有过辉煌,也有过失落,一度当过“直鲁联军总司令”,也一度跑路流亡。

张大帅的文艺之路却走得异常坎坷,一生也只有一部《效坤诗钞》问世,但却倾注了其毕生的心血和灵魂。

张大帅的诗皆是身临其境,信心拈来,从不闭门造车,无病呻吟。在遣词、句法、情感等艺术层次上,皆为传世佳作,与徐志摩相比毫不逊色,堪称“南徐北张”。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求雨》,我初见此诗之时,颇感震撼,尽管用词简单,平白直述,却蕴藏着诗人对民国迷茫时代的突破与复归。

“玉皇爷爷也姓张,为啥为难俺张宗昌?”到“再用大炮轰你娘”,整首诗口语表达自然、生动、贴切、灵活多变,既表达了诗人对大军阀(玉皇大帝)的不满之情,又显示了自己的反抗之心。

 

这首诗体现了张宗昌的主要创作特点,就是边界清晰、目标明确、用力面积小,但凸显程度极高。以“轰你娘”结尾,强劲有力,又不落俗套。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再看张大帅《咏雪》与《破冰歌》两首诗,这次诗人尝试了用古体诗创作,以七言绝句抒发情感。

 

《咏雪》的矛头又对准了大军阀(玉皇大帝),全诗机巧幽默,动感十足,又合辙押韵。他将大雪与玉皇大帝穷极奢华盖金殿联系起来,这是诗人对生活观体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厚积薄发,石灰是白的,雪花也是白的,两个“筛”字,给读者留下非常直观的漫天雪景。

《破冰歌》,寓意时局僵持,作为局中人,张大帅看破不说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缝代表什么?凉水代表什么?上冻又代表什么?意味深长,留给读者自己对思考、探索、领悟。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游泰山》是张宗昌名作之一,第一句就巧妙地将泰山形象勾勒出来,人虽未到,心却已至,“上头细来下头粗”,这种文本技巧和文学技能一般人很难把握。

 

张宗昌将西方语言学中的“图型-背景”理论(丹麦学者鲁宾( ubin)上世纪初率先提出)运用在中国古体诗当中,浑然天然,随心所欲。

“如将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诗人没有刻意用倒装句、疑问句、复合句来卖弄技巧,而是在诗中带入了电影镜头特效,将泰山整个倒了过来,这种想象力,在当时,就算再前卫的诗人也很难拥有。

《咏闪电》,玉皇大帝又来了,诗人用自问自答方式将大自然现象变得浅显有趣,以火镰开头,以火镰收尾,层层推进,完成了对诗中意境的深层次加工。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大明湖》,诗人描写的是静态画面,色彩安排错落有致,湖水,荷花、青蛙三者构成诗歌的稳定图形。承载着诗人内心的等待,表达对爱情的歌颂和追求。在情感层面上,意象转化为背景,图形升格为情感。

最后“一戳一蹦达”,是由远至近,由静转动的神来之笔,同时摆脱了古体诗的字数束缚。这一戳,令整首诗充满了天真浪漫,动感十足。

《雪日大便》更是诗人的巅峰之作,写屎而不见屎,这既是对创作者的考验,也是创作者的自我挑战。

“大雪纷纷下,乌鸦啃树皮”,在天寒地冻之际,连乌鸦都难觅其食,颇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峻洁清冷的艺术气息,透露出诗人远离尘世,清高脱俗、兀傲不群的内心世界。

“风吹屁股冷,不如在屋里”,雪天在野地里大便,寒风与屁股当然会有亲切互动。

 

追求个性解放,当然要付出代价,身后的“屁股”代表着后现代主义,“屋里”则代表了现实主义,两者矛盾交织在一起,诗人最后暗示了回归现实主义的思想,否则,屁股不保。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大风歌》是诗人在军阀混乱时得志的写照,并将自己的名字带入诗中,“轰他娘”,显示了张大帅傲视群雄的气魄,尽管后来他被打得满地找牙,跑路逃亡,但“安得巨鲸兮吞扶桑”,却是大气磅礴,不愧为民国诗坛一股清流。

然而,张大帅给人印象却是(大老粗)“狗肉将军”、“三不知将军”、“混世魔王”……

原因是没有投机拍马文人给他抬桥子,自己又不懂得用回车键,不然,《雪日大便》切割一下,绝对是现代诗佳作:

大雪

纷纷

乌鸦

树皮

屁股

不如在

屋里。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看看人家有多少人抬桥子(写诗评)?

 

坐标贾浅浅~张宗昌诗作鉴赏

贾浅浅的诗,味道如何?网友们骂骂咧咧,掩鼻而过,但也有一些人觉得回味无穷,品出了意境,还提醒网友不要预设立场,以偏盖全。

以张大帅水平,再用贾浅浅为坐标,怎么着也得混个文学院教授、省文学协会主席吧?

 

张大帅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地方军阀,而有的人却不愿承认自己老爸是个地方“文阀”,明明是一把屎一把尿,甚至有的文字和画作污秽到通不过平台审核,非要跟我们讲什么文学艺术。

这是势力和人脉,而不是什么文学艺术。

张大帅的诗能令人发笑,这就够了,因为他至少不会令人感到恶心。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