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崩了!还佛呢?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日本一直以极具特色的“佛系”抗疫闻名。

日本政府既不全力追踪并隔离所有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也没有实施欧美一些国家那样的外出禁令等,而是通过实施不具有强制力的“宽松”紧急状态,呼吁商家和民众采取对策配合防疫。

2020年4月第一次紧急状态被解除时,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强调了“日本模式”的成功。他说,日本并没有实行带有惩罚性的措施,强行限制人们外出,而是“以一种独有的方式,在一个半月内基本控制住了疫情”。

晚了!崩了!还佛呢?

2021年1月19日,日本东京的上班族在车站通勤。图|人民视觉

然而病毒犹如星星之火,第一次紧急状态之后,日本全社会渐渐放松了警惕。

“与新冠共存”被视为“新常态”。

政府为了刺激经济还推出旅游补贴政策,被认为加剧了疫情扩散。

加上岁末年初的人员流动和接触增多,疫情逐渐扩散。

死后确诊的感染者和居家隔离时突然死亡的感染者已有很多人,“医疗崩溃”正在发生。

文 |华义瞭望智库驻东京观察员

编辑 |蒲海燕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紧急状态“不太紧急”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2月5日统计,4日日本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576例,累计确诊399289例;新增死亡病例104例,连续3天新增死亡病例超过百例,累计死亡6176例。从1月8日东京都等地进入紧急状态以来,全日本每日确诊人数依然居高不下。

晚了!崩了!还佛呢?

2020年12月26日,日本东京涩谷、银座一带密集的人流。图|澎湃影像

日本累计确诊病例数从10万例增加到20万例用了约53天,从20万例增加到25万例用时约15天,而从25万例增加到30万例用时约8天,从确诊病例数增幅来看日本疫情在不断恶化。

和欧美等地相比,日本的疫情数据看起来不算差,但是和亚洲国家相比,日本的疫情又是最严重之一,特别是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

日本的应对一直被称为“佛系”抗疫。

起初被质疑,为了“迎奥运”而故意压低检测数量,但是,2020年3月,东京奥运会被宣布推迟一年后,日本的“佛系”抗疫依然延续。

从检测人数上可以看出,从2020年1月16日宣布首例病例起,疫情在日本出现已有1年之久,至今累计检测人数还不到 600万人。

长期以来,存在检测门槛高、检测难问题。

日本防疫专家显然不是不懂传染病防治的关键是早发现早隔离,但是,日本既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大范围检测,也没有相关法律支持“发现一个隔离一批”。

因此,在专家小组的建议下,日本政府采取了“聚集感染对策”,重点应对集体感染(cluster,这就是去年日本防疫中最常见的一个词);在医疗体制上采取了“抓重放轻”的对策,轻症患者基本“不管”,让其在家中或者酒店隔离,目的是尽量将重症者控制在最少限度。

过去,日本专家认为,不去追踪找出每一个感染者也能避免疫情暴发,重点是如何避免让少数感染者再次成为感染“起爆点”。所以,日本防疫的重点一直是应对聚集感染对策。

而容易发生聚集感染的地方就是所谓的“三密”环境——密闭、密集和密切接触。因此,日本自从疫情扩散以来“三密”就成了一个抗疫关键词,官员和专家在各个场合呼吁人们避免“三密”环境。

经历过第一次紧急状态期间的相对恐慌以后,由于感染者中年轻人占比变高,新冠患者死亡率大幅下降(东京约1%,日本全国约1.5%),人们对新冠的恐慌逐渐降低,戴口罩,勤洗手,避免“三密”,成为日本人疫情下的“新生活方式”。日本民众似乎正在逐渐适应这场与新冠病毒的“持久战”。

因此,当1月8日东京都等地第二次进入紧急状态后,尽管每天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都远远高于第一次紧急状态时,但是整个社会的氛围却远没有第一次紧急状态时紧张。

晚了!崩了!还佛呢?

2020年4、5月份,日本第一次紧急状态期间,餐饮业被要求停业或者缩短营业时间。图|澎湃影像

2020年4、5月份,第一次紧急状态期间,餐饮业被要求停业或者缩短营业时间,歌厅、影院等各种娱乐场所都被要求停业,政府呼吁企业实行居家办公,学校停课直到5月底紧急状态解除。

而第二次紧急状态却相对“宽松”,没有要求任何行业停业,也不要求学校停课。紧急状态的主要内容就是:

呼吁民众尽量减少外出尤其是晚上8点以后;

餐厅等被要求营业到晚上8点且酒类提供到晚上7点,并给予配合政府要求的中小企业店铺一天最多6万日元的补贴;

呼吁企业尽量让员工在家办公,目标是企业减少70%出勤人数;

要求举办大规模活动时入场人数不超过定员数一半(最多不超过5000人)。

1月9日至11日是此次紧急状态后首个周末和法定假日(3天小长假)。

有关手机位置数据显示,3天来,首都圈主要车站东京站等地,白天(6时至18时)人流量比上个月周末和假日有5%至38%不等的减少,但是和去年紧急状态时周末和假日相比,人流量约为去年的2.1倍至2.7倍。

银座等主要商业街,夜间人流量虽然也比上个月减少约50%,却是去年紧急状态时的最高约4倍。

到1月17日的周末,手机位置数据显示银座晚上的人流量达到了第一次紧急状态时周末和节假日晚上的7.6倍。

外出人数较去年紧急状态时大幅增加显示,今年的紧急状态气氛并不太“紧急”。虽然东京都等地医疗资源越来越紧张,但是这种紧迫感似乎并没有完全渗透到民众中去。

1月13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不得不提醒民众“新冠病毒没有手表”,呼吁人们不仅要避免晚上的聚餐,白天也要减少外出。

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也提醒民众不要“误解”,白天和晚上都要尽量避免外出,“白天聚餐风险并不会变低”。

2

“医疗崩溃”渐成现实

 


 

其实,从2020年7月下旬起,日本政府还为了刺激经济推出了旅游补贴政策,日本全国的经济活动再次活跃起来,日本2020年第三季度的GDP数据也有大幅反弹。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乐观方向发展。

然而,随着“自肃”(自我限制约束)疲劳的累积和人际接触的增多,新冠病毒渐渐再次在日本蔓延开来。

晚了!崩了!还佛呢?

2020年12月9日,日本埼玉县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图|人民视觉

2020年11月之后,日本迎来了比春天(4月)和夏天(8月)更为猛烈的所谓第三波疫情。日本医师会会长中川俊男就认为“GO TO TRAVEL”旅游补贴政策加剧了第三波疫情的到来。

2020年12月底,中川俊男代表日本医疗界宣布进入医疗紧急状态,对医疗机构现场的窘迫状态表达了强烈的危机感,并呼吁民众认真面对新冠病毒,安静地度过圣诞和新年。

虽然,新年期间很多日本人避免了回乡探亲和集中到神社进行新年参拜等聚集活动,然而疫情依然越发严重。

为避免对经济造成较大冲击,极力避免发布紧急状态的菅义伟,不得不再次宣布,东京都等4地进入紧急状态,这些地方的新增感染者占到了日本全国的约半数。

日本政府围绕PCR检测阳性率、病床使用率和1周内每百万人感染者数等6个指标设定了4个等级,首都圈4个都县这6个指标率先基本接近或者超过了最高等级4级。这也是日本政府宣布紧急状态的主要依据。

之后,大阪府和爱知县等其他多个府县的相关指标数据也都接近最危险的第4级,在多个地方政府的主动要求下,菅义伟1月13日晚宣布,大阪府、京都府、兵库县、爱知县、岐阜县、栃木县、福冈县7个府县第2日起也进入紧急状态。

加上8日首批进入紧急状态的首都圈1都3县,日本共有11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期限都是截至2月7日。

同时,菅义伟还宣布紧急状态期间全面暂停外国人入境。

约20天过去了,“宽松”版紧急状态的效果仍未明显显现。近10天日本平均单日新增确诊高达约7000人。东京都、大阪府等地医疗资源已经非常紧迫,越来越多的人无法及时住院治疗。

1月13日,东京都宣布一名80多岁老人确诊后无法住院而死在家中。东京都原则上规定70岁以上新冠患者都应住院治疗,但是被迫居家隔离者大幅增加。据NHK电视台统计,去年12月以来东京、神奈川等4个县有7名确诊病例于家中死亡。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1月12日,日本全国有超过3万例确诊病例在家隔离。

根据东京都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1月17日,东京都新冠确诊病例中有3045人住院,831人在酒店隔离,9043人居家隔离,还有7727人在等待安排住院治疗或者入住酒店隔离。居家隔离和等待安排住院的人数较去年12月初大幅增加了十几倍。

1月7日,菅义伟宣布紧急状态同时,日本共同社称“医疗体系接近崩溃”。

1月13日,中川俊男表示,首都圈等紧急状态实施地区已经处于医疗崩溃的状态,全国性的医疗崩溃也已经在进行中,必要时无法接受适当治疗的事态正在扩大。他认为,随着感染人数的继续增加,“医疗崩溃”可能将变成“医疗毁灭”,将紧急状态扩大到全国范围也是一个选项。

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出现一年以来,全国共发生了约4000起集体感染事件,尤其是最近约一个半月就发生约1500件。

据报道,埼玉县户田中央综合医院出现全国最大规模的集体感染情况。截至1月15日,共有310名患者和职员确诊感染,31名患者死亡。此外,东京都町田市的飞鸟医院,也出现103名患者和职员集体感染。

日本警察厅的一项调查发现,2020年,日本共有122名新冠患者死于家中、路上等医院之外的地方,其中仅12月就多达56人。这56人中有38人死后才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死亡后才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的包括,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之子、53岁的前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

另据媒体报道,2020年10月10日到2021年1月5日,大阪府新冠肺炎390例死亡病例中,只有24%是重症病床患者,76%都是中等或者轻症病床患者,显示出很多中等症状以下患者病情恶化未能转入重症病房就死去。

由于日本在机场检疫中发现约40名变异新冠病毒感染者,日本国内也出现变异新冠病毒感染者,日本内部对要求暂停外国人入境的呼声渐高。

在各方压力下,1月13日,菅义伟宣布追加7个府县进入紧急状态,同时宣布紧急状态期间全面暂停外国人入境。

日本从2020年12月28日起至2021年1月底暂停批准外国人入境,但不包括已经达成商务人员往来协议的11个国家和地区。全面暂停外国人入境意味着中国、韩国、越南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务人员和留学生暂时也无法入境日本。

不过,1月18日,日本境内又发现3名变异新冠病毒(英国发现的)感染者,他们并没有出国也没有接触入境者,这表明在英国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日本传播。包括入境检疫在内,日本已经发现了45名在英国、南非和巴西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感染者,传染性更强的变异病毒可能令日本的疫情雪上加霜。

3

悲观情绪弥漫

 


 

被迫推迟的东京奥运今年能否举办,一直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话题。虽然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都一直强调将推进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但是严峻的全球疫情形势和日本国内疫情给东京奥运会的前景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1月15日,《纽约时报》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的前景日益严峻,有可能成为二战后首次不得不停办的奥运会。此前,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也表示,不确定东京奥运会能否在今夏如期举行。2020年,最早提出东京奥运会可能无法如期举办。

延期后的东京奥运可能又无法举办的悲观论不仅存在于日本国外,日本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近日也首次谈及东京奥运会停办的可能性。

据路透社报道,河野太郎说“(包括空场的可能性在内)必须为筹备奥运竭尽全力,但结果会怎样并不清楚”。但是,河野太郎18日在社交媒体上称媒体断章取义曲解报道。

1月18日,河野太郎被菅义伟任命为负责日本新冠疫苗接种的总协调人,也有日本媒体报道称其为疫苗担当大臣。菅义伟强调:“疫苗是防疫对策的关键,尽可能在2月下旬前开始接种。”河野太郎也表示,要在今夏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日本国内在一定程度上普及新冠疫苗必不可少。

在新年后的首次记者会上,菅义伟表示,尽管日本疫情形势严峻,但他决心在今年夏天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

1月18日,菅义伟在开幕的日本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再次表明了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他说:“我们将继续为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行做准备,并决心为了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顺利举行,制定非常严格的防疫措施。”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行,将是人类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标志,将会给全世界带来“希望和勇气”。

但是,日本民众却对东京奥运会热情不高。近日一份民调显示,35.3%的受访民众认为应该取消奥运会,44.8%的民众认为应该再一次将奥运会推迟举办。

NHK电视台一项舆论调查显示,受疫情恶化等影响,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跌至40%,不支持率反超支持率1个百分点。这是NHK民调中菅义伟内阁不支持率首次超过支持率。

亲自民党的《读卖新闻》最新民调也显示,菅义伟的支持率首次低于不支持率,支持率只有39%,而不支持率比支持率还要高出10个百分点。

日本媒体普遍认为,此次紧急状态宣布得为时太晚。在野党也猛烈批评政府防疫被动滞后。9日至11日NHK电视台的调查显示,79%的人认为日本宣布紧急状态太晚,88%的人认为到2月7日还不能解除紧急状态。58%的人对日本政府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太认同或者完全不认同,有35%的人回答一定程度上认同,只有3%的人回答非常认同。对于新冠疫苗,50%的人称想要接种,38%说不想接种。

自民党内部担心紧急状态可能要持续到3月,共同社直言菅义伟轻视疫情而酿成苦果。

政府按照6个指标设定了4个等级,紧急状态中的多个都道府县的部分指标都接近或者超过了最高等级4级。虽然此次日本紧急状态的期间是到2月7日,但是如果届时相关指标没有降低到3级——例如按照指标换算东京都一天新增确诊没有降低到500人水平——日本政府综合判断后,可能会延长紧急状态。

菅义伟已经因为日本疫情恶化而支持率大跌,如果因为疫情未能控制导致东京奥运会彻底“泡汤”,可能将对其支持率造成沉重打击,甚至可能引发日本政坛再次洗牌。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