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前天的这份警情通报曾招致许多不满,指责官方发声时连“袭警”二字都不敢提,对关键情节只用“期间李小平倒地昏迷”这样的模糊表述一语带过。这两天,部分媒体走访了事发现场,采访了共同出警的辅警和附近目击者,给我们提供了稍微详尽一点的信息。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可惜“现场观察员”被封了
下面是新号“现场观摩员”

事发地是一家小酒店,45岁的谢某达并不是在此喝多了,而是在别处喝了酒又到这里来滋事,于是店家林伯报了警。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李小平副所长带领辅警李宇波、廖良辉赶到后,谢某达不但没有被吓得立马酒醒,相反拿起碗碟要砸向李小平,还欲抢夺李小平的移动警务终端。这里再提醒大家一句,出警时手里不要拿妨碍动作的东西。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李小平的决定既果断,又规范,第一是没有犹豫不决,见到一级保护动物就吓得不敢沾边,第二又严格遵守规定,对一级保护动物采取的是“保护性约束措施”。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五条说得很清楚,“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哪怕醉酒者已经“威胁”到他人及公共安全了,警察对其还是只能“保护”,就是说醉酒者的权益是高于他人及公共权益的。所以李小平和辅警先是使用胶带束缚其手脚,胶带毕竟不牢固,被挣脱后又准备用绳索束缚其腿部,此时意外发生。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如果李小平同志出警时就携带有胶带或者绳索,其规范化程度大概超越很多基层警察。如果没带这些,好多同志估计会掏出手铐将嫌疑人反铐,然后以“疼痛服从法”将其带离,这种方式当然也是很有效的。下图中的嫌疑人如果拒不顺从行走上车,肩关节的剧痛马上就会说服他。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然而抓捕杀人放火者可以

遇上醉酒者就不行了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现在问题来了,目击者反映,李小平同志当时是做的俯身动作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而据此前知情人向媒体反映,最关键情节是“嫌疑人挣扎时用膝盖顶到了李小平副所长的太阳穴处。”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而根据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前自己的判例,当事人反抗警察是“本能的防护行为”,看样子这次又要认定,嫌疑人腿部的挣扎更是出自本能,并无袭击警察的故意,只能怪李小平同志自己将头部送向嫌疑人的膝盖了。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内蒙古副所长调解“一只羊”,被一刀捅死了。广东副所长约束醉酒者,被一膝盖顶死了。前人的牺牲,总要给后人带来点改进,才不至于毫无意义。刀捅的问题可以靠防护服解决,但警察对醉酒者只能给予保护性约束的关系格局不会改变,只能请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用胶带或绳索牢固约束其双手后,就坚持以“疼痛服从法”带离,避免靠近对方膝盖,以免丧生在其本能防护之下了。

辅警和群众回忆副所长牺牲细节,看样子法院又要认定反抗是本能

————END————
"现场观察员"被封掉了
欢迎关注新号“现场观摩员”
哪天“国际快递员”也失联的话怕是不容易再见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