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玉权不是我爹,我就不能为之呼吁吗?——与某检察官商榷新时代司法观

总58 4期

一路走来,被谩骂被怀疑从未停止。

有日子不写曲案了,一直没有实质进展,在寻找新方向。

近日,哈中法刑二庭被拟推荐为全国扫黑除恶优秀集体的事情,对此,安在写成《这边冤目未瞑,那边评优受奖。我不服!》发到朋友圈和各群。

某近500人大群内,湖南省某县检察院著作颇丰的某检察官,马上跳了出来。(重在批评观点表现,不引起额外的反应,隐去相关信息)

一句句话非常辣眼睛:神经病又犯了。曲玉权是你爹吗?

忍了两年多的安在这一次,在春节将近之时,被辱及亡父,终于第一次暴了粗口。

  如果没有此精英检察官,估计安在不会介入曲案呼吁。在曲案发生的最初,警察群体一片悲声之际,在当时的公检法司监联谊群内,有几个法检监就阴阳怪气地说警察群体是借此事要待遇。并说曲玉权是死于王金磊家族喝酒聚餐没有多少主观恶性,判十三年已经是非常重了。

到底是重还是轻,是有私弊还是没有问题?平素就爱研究件事的自己一头扎了进来,这一扎就是两年多。这两年如履薄冰,收到许多支持声援,也经受了无数的谩骂、排挤、侮辱……

气得睡不着吃不下,但是,为了目标还要忍着,撑着理性客观的门面。这不,回骂了此人之后,再次耐下心来,与之讲法理谈证据摆政策,希望从反对者的漫天骂声中,听到有价值的信息。

仔细分析上百条谩骂,背后还是有着精英检察官的自洽逻辑的。在此,不再上截屏,原话略提炼,转化为不那么辣眼睛的文字,来看看他的司法观,也是作为标本解剖一下。

一、某检察官说:曲案有屈,是屈了被告人,本来这案件也就是判三年的事,应当是妨害公务,定过失致人死亡,已经为了应付舆论判了十几年,你这个恶毒心肠的女人还不满意,太狠毒了。

安在认为:法律不仅仅是逻辑,同样的经验,在最初接触曲案时,安在的感觉是“这些人为什么见了警察不害怕?”在围殴警察之前,他们在KTV的行为是否涉及了寻衅滋事行为?而当时看到的视频资料是3分多钟的,数人围殴两名民警以及李振东凄惨在呼喊曲玉权的场景,深深触动了安在。那个场面,如果说是过失致人死亡,安在是怎么也不肯认可的。在一审判决书里,出现了“干死他”的叫嚣,也有证人证明那些人对着警察下了死手,有人认为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件,对此,安在也不认可。毕竟没有深仇大恨,故意伤害人对于结果持放任态度,以故意伤害(致死)来评价,是比较恰当的。

二、某检察官说:你总说曲案屈,曲案屈,你有什么证据,难道你比承办人还能?

安在认为:办好一起案件需要良知与能力。目前从判决书反映出曲案有很多问题,最避无可避的明显问题就是李振东与曲玉权本是战斗小组,负有互相支援的义务,对李振东的打击既构成妨害公务犯罪,同时,也是引起曲玉权被伤害致死案件的重要原因,应当进入主从犯衡量标准来考虑,却没有考虑,这导致案件定罪量刑的基础崩塌。再一点,就是法医鉴定,据一审判决记载,出具法医鉴定的是黑龙江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却没有鉴定人签章。根据刑事诉讼法解释规定,此证据无效。而哈中法在面对汹涌舆情时出具的情况通告,又说经过了司法部和公安部的复检。这样,便与判决书记载胃重大不同。其他的暂且不论,这两大问题,足以引发再审。

三、某检察官说:你又没有看完整卷宗,你就敢下结论吗?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自己是谁啊?

安在说:新时期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人们对于公平正义乃至社会事务参与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此规定是为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规范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工作,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根据相关法律,要求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应当依法、全面、及时、规范。刑事、民事、行政判决书;公开的目的就在于通过完整记述引用证据以及说理的生效法律文书,来实现窥一知全的目标,达到社会监督。固然完整看卷宗,那是最好的。但是,从一审二审判决书和通告中就已经发现了如此多的问题,理应得到客观及时完整的回复。

四、某检察官说:你觉得判轻了,那你说判多少合适?客观来说,警民矛盾,检法都会偏向警察,这就是不公平。

安在认为:反复强调过,安在不以加重刑期为必要目的,这一点与众多警察期望不一样。因为我们无法排除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公检法整个诉讼环节,均非常合法合规,就是法律文书写作水平很差,看起来漏洞百出。另外,安在也极其奇怪这位精英检察官的理念,居然认为当警察与执法对象发生矛盾后,对相对方从重是不公平。警察执法本就是代表法律尊严,相对方的行为带有妨害公务的性质,从重既是保护公职行为与警察人身安全双重法益的选择,合法合理。怎么会冒出从重是不公平的念头。

五、曲玉权案件肯定经过了全黑龙江相关部门的慎重审查,一定不会有错,持续质疑就是不尊重司法结果,就是想捧碗砸碗,再者,你有什么资格质疑?领导和同事怎么与你相处?

安在认为:根据前期的了解和正常的思维,我们可以相信,曲玉树案件得到了高度重视,也进行了重新审查。但是,安在高度怀疑,这个重新审查的力度以及人员的相互关联性是不是被打破。另外,是不是存量积累的问题过多,曲案还没有排上队。纵观上一年的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应当说黑龙江数字亮眼。选中了这个地方,就有选中的理由。我们相信会给予一个光明的未来。作为中国公民,关注公共事件,没有任何问题。实事求是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品格,安在确实比较较真,工作勇于争先。但是,为人周到而谦和,走到哪个岗位也不是混日子的,自然与领导同事关系处得还不错。当然,安在也不隐瞒,工作生活受到了呼吁曲玉权案件再审的影响,但是,无悔且相信总有云开时刻。

六、某检察官说:一看你的文章就是书呆子,肯定没办过案,这种妥协都不懂,公检法机关虽然与上级关系不一样,但真的是办案人说了算吗?难怪在检察院干不住?

安在认为:法学教材是任何办案的起点,办案的逻辑也要接受书本理论的验证。法学教材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和立法者的立法精神,将万千法律人的思想加以统一。所谓书呆子说得是不改赤诚之心法律原义,安在认为这是一句变相的褒奖。固然工作中也的确出现以所谓社会效果、政治效果为借口来干扰办案的情况,这种干扰有时是以指示的形式出现,有时是以暗示的形式出现,但是,如果所谓的社会效果、政治效果不以法律效果为基础,则必然在持续的追问中出现溃败。在检察院的时候,无论领导何种意见,个人的意见都会郑重落上,再选择服从。以工作向领导、工作、历史负责,既是历史的选择,更就是信息越加透明的时代的选择。

七、你又不想改变判决结果,现在曲玉权烈士也评定了,袭警罪也下来了,最轻的罪犯也快出来了,你折腾啥?

安在认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新闻热点层出不穷,人们在热点追逐中兴奋浮躁,似乎只要热度一过,就万事大吉。但是,法律威信却是一起起案件真实积累起来的。仍然重复这句话,安在不敢说曲案一定就是错案冤案,不排除法律文书写作就是不能涵盖过程。安在关注的是,作为一起社会热点案件,处理要有的样子与标准。信访是冲破当地利益堡垒的有效几乎是唯一有效的方法。然而,安在以及微方法谈的朋友写了许多封信件,目前为止,仅收到两个转办的电话短信,却没有接到任何部门办理以入进程的回复。拿到法律规定的答复的一张纸,安在也认为这是胜利。既是公民监督的胜利,也是公权力规范运行接受监督的重大胜利。这个要求高吗?一点也不高。

  曲玉权不是你爹,你呼吁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在此交待一句,这样疯狂谩骂的精英检察官,一是没有完整研究过现有材料,二是回答不了提出的问题,三是神经病并非其表达的含义,理应是精神病。 啧啧啧,没有审查现有证据,不依据法律行事,基本法医概念也不懂,这是狂啥呢??? 敢于质疑善于质疑,是法律人重要的品质。我将无我,奉献人民也是党员至高的德行。这样的问话,其实隐藏着一个观点,那就是我办理的案件不是别人的人生,而只是迎奉领导保全自己的一块踏脚石,无感情又很堂皇,麻木而精致利已。 真的对吗?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