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大学教授称一夸西方文明学生就崩溃,否认西方近代侵略史

韬哥按:大家一定要认真看看哦!政法大学这样的教授,可不止一个!

原标题《政法大学教授:只要我从正面阐述西方文明,学生就反感》,发表于去年10月,各大平台都有,大家可以搜索。

文章中说的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日云开设了一门“西方文明通论”的通识课程,讲解西方文明的演进与特征,同时还比照中国的历史进程。

丛日云称在讲课中,“有学生‘脆弱的民族感情受了伤害’,有的还向学校打小报告。

那么他讲的什么会让学生“脆弱的民族感情受了伤害”呢?

原来在丛日云讲英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时,不说英法联军在中国大地的侵略与烧杀劫掠,不说火烧圆明园,反而强调是中国的错,才导致了英法联军的侵略。丛日云强调这才是“完整的历史”,称学生“他的常识被颠覆,在感情上接受不了”。

原来在丛日云教授脑子里,中国被英法联军侵略是活该,中国有罪而英法联军的侵略无罪。学生敢质疑就是“脆弱的民族感情受了伤害”!

为什么丛日云这个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会有这样的“信仰”呢?文章里说,是因为丛教授的爱国主义得是“健康”的。

那么丛教授所说的“健康”的爱国主义什么样呢?丛日云说“爱国只是人类爱的一种”,“应该将其安顿在爱他人、爱社区、爱民族、爱国家、爱人类乃至爱地球的序列当中。”

即爱国主义不能超越其它的爱,只是一种。丛日云还强调“要爱国,但不能以对别人的盲目仇恨来表现。”

就是说,丛日云教授的爱国,是身为中国人不能牢记历史上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侵略,要忘记,要爱国的同时爱这些西方国家、西方文明,这才是“健康”的爱国。只“爱国”而不爱西方,那就不是健康的!

文章接着是对丛日云个人的介绍,重点是其中的一句“相应的思想资源”

这个“相应的思想资源”指的什么呢?

原来是他所谓的“现代文明价值观”。在他的《人生多歧路,你将如何选择》演讲里,中国是他所谓的“理性和文明”的对立面。

在“人物周刊”“对话”丛日云时,丛日云强调“学生听了他第一堂课都惊呼”,都“崩溃了”。

学生为什么会在第一节课就崩溃?是因为丛日云说“‘西方文明在近代领先是因为对内外的掠夺’不符合历史。”

丛日云给新大学生灌输的是“西方进入现代文明,主要是内部经历了思想积累、权力积累、制度积累、资本积累和技术积累的结果”。

丛日云强调的是“当代西方发达国家内部实现了和平,不太可能用战争解决纠纷,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越高,战争的意愿越低。”

我们真的想知道这个政法大学的教授是怎么给学生讲解的一战与二战、如何讲曾经的那些充满血泪和尸骨的殖民史、如何讲解美国美国对印地安人的种族大屠杀、如何解释美帝在近几十年来几乎每年都要发起一场新的战场的?

美帝用一小瓶洗衣粉就可以对一个国家发起侵略,难道居然是因为美帝“现代化水平太低”了?

对于他的这些“歪理邪说”自然会有大批的政法大学的新生不会同意,那么在丛日云教授的眼里,这些学生就是“没有公共意识”,就是“不健康的爱国主义”,就是“不理性的爱国主义”。

这是否意味着,在这个政法大学教授的眼里,第一顺序要爱西方、爱西方文明,然后才能说爱国?这样的爱国才是健康的、理性的爱国?

这“人物周刊”与丛日云的对话也真的充满了“艺术”啊!比如“人物周刊”问的话“哪怕你只是讲了具体的史实也会触犯一些学生的民族感情?”啧啧,这站立场的水平可真高!

丛日云回答更有“艺术性”。可是无论丛日云如何的云诋毁、丑化这些学生,他还是暴露了他讲的内容:只讲西方好的,同时只讲中国不好的!

所以才会让学生反感,并质问他为什么“老说西方好”,还怀疑他不是中国人!

傻子都知道对自己国家所存在的这样或那样问题的批评和一心一意的诬蔑、抹黑是两回事!

善意的批评是在促进进步,而诬蔑、抹黑才会是一直在说中国“不好”的同时一直“歌颂”西方。

所有质疑他的学生,都被丛日云用一句“中学内容”来形容了。意思其实就是说敢质疑他的就是水平低。

可是,难道我们中学所讲给学生的历史难道都是错的?就他丛日云讲出的的历史才是对的?

丛日新这个政法大学的教授,还拼命的对“十字军东征”进行合法化、合理化,并以此为西方文明洗地称西方文明不具侵略性,声称西方文明不野蛮好战。

丛日新的这个历史逻辑的终点,应当是近代史中国遭到西方的侵略是因为中国有罪而不是西方野蛮好战。他想表达的观点是中国应当被侵略,不被侵略没天理!

是这个理儿吧?

下面的这些话更让人恶心了。丛日新甚至不允许学生提西方有污染,而只能说中国有污染而且污染严重。敢说西方有污染那就是对西方的冒犯。

如果相信这个教授的鬼话,那么所有质疑他的学生都成了魔鬼、人渣和朽木了!

丛日新把我国的赵州桥贬低到了只有“局部创新”的程度,而把西方古罗马的桥上升到“两千年前”就很发达的程度。一边是狠踩一边是猛舔,嘿嘿了!

可是,古罗马的那些桥去哪儿了?我们的赵州桥却还牢固着呢!

这个“访谈”终于到了最核心的部分,丛日云这个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给未来的中国政法机关的领导们,开始全力为西方国家近代对中国的侵略进行洗白了。禁止学生认为那是侵略,而是告诉学生很复杂!

特么,有什么复杂的,再怎么洗,也是对中国的长达百年的侵略!这个都敢洗,真怀疑这个教授是哪个国家的人了!

该访谈的最后,是表明立场的。丛日云教授说“通识教育是人的教育和公民教育,是高层次的文明教育和完备的人性教育,目的是培养具有现代文明教养的人和负责任的公民,所以它承担着传播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的使命。是现代文明价值传播的主要渠道之一。”

而依照上面他所说的那些东西,那么他的这个所谓的“西方文明通论通识教育”就是告诉学生西方文明什么都好、中华文明什么都不好的教育,就是告诉学生西方文明侵略有理、合法,中国遭到侵略活该!就是告诉学生,不能说西方文明的“坏话”,否则就是“被蒙蔽”、“不健康”、“不现代”,就是被“歪曲”了!

是不是这个意思呢?

中国政法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教授而已。之前,韬哥就曾扒出一个:政法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王建勋。

这个王建勋与丛日云可以说在政法大学是一唱一和啊!丛日云在禁止学生说西方不好只能歌颂西方、抹黑中国,而王建勋则在致力于于”在中国推广“联邦主义理论”!

2011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还搞了个所谓的“法大宪政网”,王建勋作为青年教师代表为之揭牌,公然提出如多党制、代议制、分权制、人权之类那些西方政治制度,鼓吹西方政体而诋毁中国现行政体。

在极其美化西方文明的同时,王建勋却同时的疯狂的诋毁、诬蔑“社会主义”,甚至于把社会主义直接等同于纳粹。

王建勋还称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是“把人变成奴隶”,声称社会主义是反义词。

王建勋在其个人微博@法律人王建勋上发帖声称:反宪政者说,宪政是资本主义的。这俺同意,但俺与他们的根本分歧是,他们拥抱社会主义,拒绝宪政,而俺拥抱宪政,拒绝社会主义。

中国政法的最高学府居然有这此恨国者、有这些精美教授,对国家对政法系统的危害,有多大?让这种“崇美、跪美”做副教授,无疑是要给美国在中国政法界培养“崇美、跪美”一族!

这种人,才是中华复兴路上的最可怕的“绊脚石”!细思极恐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