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州,极度深寒!

执笔/小虎刀&无影刀

零下20度的低温;超过160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停水;至少23人死亡;拜登直接宣布得州进入紧急状态。

得州正在变成一个真正的“孤星之州”。

以前,这个名号来源于它曾是一个独立共和国,同时也是纪念它从墨西哥独立了出来。

而如今,这颗孤星上,也映射着美国另外49颗星。

最新的24小时,得州正在发生什么?它如何又一次揭开美国资本主义的残酷真相?

1

从上周末开始,极端寒潮天气横扫了美国南部的多个地区,多个城市出现断电情况,但得州却经历了比其他地区更致命也更广泛的人道主义灾难。

因为电力系统崩溃,许多得州人不得不想尽办法取暖:一家人躲在衣橱里紧紧抱着;通过烧小孩的玩具积木和房子门口的木栏杆得到一点热量;排长队去加油站买汽油,去野外砍木头,使用燃气、烧烤炉、甚至躲在车里。

但这些都暗含一氧化碳中毒的风险:根据报道,得克萨斯州周二报告了50起一氧化碳中毒的案件,其中包括两人死亡。还有家庭在使用壁炉取暖时起火,一家四口无一幸免。

同样的,因为电力系统崩溃,不少家庭水管爆裂,自来水公司的设备也无法启用,官方呼吁人们饮用自来水前一定要记得煮沸——可问题是,煮沸水的电力又从哪来呢?

在缺水停电的背景下,医院床位爆满,氧气供应也不足,新生的早产儿和病重患者难以得到足够的氧气维生。圣安东尼奥市的救护车无法满足激增的需求,加尔维斯顿的县政府呼吁使用冷冻车来装载尸体。

另外,在新冠病毒未歇的得州,这场大规模断电还将引起新的担忧,有美国记者透露:得州新一批疫苗本来最快18日到,但由于有储存地因为断电,导致超过8千剂疫苗差点不能用,其中5千剂紧急送出去,但剩下的全都报废。

断电、停水、食物短缺,医院告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得州人就自嘲“像第三世界的难民一样,东奔西走,只为求得一点汽油或者水或者食物”。

得州州长表示,目前全州的燃料包括煤炭和燃油发电,以及风力和太阳能等绿色能源已经耗尽。而根据气象部门的预计,周六之后可能才会迎来气温回升。

按理说得州是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的:它是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第一大州,拥有全美41%的石油产量和28%的风能供应,是名副其实的能源第一大州。

那么问题来了,得州本应是美国最不缺电的地方,为何会在这场暴雪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很多人说是因为这场“百年一遇”的寒潮。得州位于北纬25-36度之间,气温从来都是高于全美平均水平,而这次寒潮来袭,得州很多地方的最低气温低于常年同期平均温度十多度,甚至二十多度,且持续时间长达数天,当地完全没有准备。

所以这是一场无可避免的天灾吗?

不是。由于得州的电力供应自成体系,独立于美国联邦电网体系,电力市场由得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负责,因此联邦电网系统采取的应对寒冬的措施,未能被得州的电网系统采用。而且在这场寒潮中,得州也无法接受联邦电网从其他地区运输来的电力获得增援和帮助。

事实上,缺乏应对冬季低温的准备一直是得州电力系统的一个问题。10年前,得州也曾遭遇过一次寒冬击垮其电网的事件,当时在超级碗期间,一场寒流导致得州超过320万户断电。美国联邦政府撰写了一份350页的报告建议其整改,可并没有得到落实。

这一次当被问及为什么ERCOT没有强制实施更多的防冻措施以防止停电时,ERCOT系统运营的高级主管丹·伍德芬说:“ERCOT的角色不一定是强制执行这些事情。”

那么ERCOT的角色是什么呢?收钱吗?

这次寒潮击垮了该州电力供应后,ERCOT直接发声明:涨价!周一,数据显示,得州电网的批发电价飙升了逾10000%,实时批发市场价格已攀升至每兆瓦1.1万美元,而平时还不到100美元。

现在面对这场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得州从政府到大公司开始自上而下行动起来了吗?

是的,不过是在忙着互相甩锅。

共和党开始趁机批评都是拜登推行的绿色能源惹的祸。有共和党政客以及福克斯新闻称,这次极端天气导致风力涡轮机冻结,得州的涡轮叶片从来不使用防冻剂和其他加热组件。而风力发电占到得州去年总供电的23%。

这种说法很快就被民主党媒体和白宫反驳:不对。尽管有些风力涡轮机确实冻结了,但损失的大部分电能来自燃煤、天然气和核电厂。冬季,风能仅占得州发电量的10%。

众所周知,得州州长是一个共和党人,这下民主党也找着了炮火攻击的对象:得州民主党主席批评阿伯特心里装的只是选票,而不是为得州人民工作。

而州政府和市政府之间的扯皮也才刚开始:休斯敦市长认为这是得州州政府的管辖,而不是城市和郡县政府的责任。

于是舆论的矛头对准了得州州长阿伯特,面对纷纷甩来的大锅,阿伯特眼睛一转,看向了ERCOT:他痛斥ERCOT完全靠不住,并要求对其进行彻查。

皮球被踢来踢去,几百万挨饿受冻的得州人只能开始自救:

非常感人,但在这种极端情况下美国人只能依靠自己,指望不上政府,这到底是感人还是心酸呢?

2

这是几张在推特上广为流传得州首府奥斯汀市的图片,市中心明亮炫目,灯火不熄。停电,似乎根本不存在。

另一边,一片灰暗。

它们被用来质问当地电力部门——为什么明明下达了节约和切断电力的命令,但可能是空着的办公楼仍然亮着灯?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是,在奥斯汀,市中心地区和城市西部的许多富裕社区从未断电,而居住着更多低收入居民和有色人种社区的东部社区已经断电好几天了。

一份奥斯汀当地的报纸说,照片显示了奥斯汀市区和东奥斯汀之间的权力鸿沟,而东奥斯汀是历史上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区。

当地能源部门有不同的解释,他们说,市中心有很多“重要的基础设施”,比如医院、政府大楼等。

但这显然难以说服那些正在黑暗与寒冷中煎熬的人们。在为了抵御这场暴风雪付出生命代价的名单上,不见一个富人的身影。

贫富之间的鸿沟,在暴风雪的冲刷下,现出原形。

论整体,得州有着足以自傲的成绩。

它是美国的能源大州,经济实力也非常强大。可以说,得州是美国当代经济发展史的优等生,它的GDP总量从1970年代时的全美第六,至今发展到了全美第二,仅次于人口第一大州加利福尼亚。

得州人口2900万,GDP总量1.8万亿,人均GDP6.2万美元。

假如自成一家,得州的GDP总量能排在世界第十,比加拿大还要高。

而人均GDP,它可以排在世界第九,紧跟在新加坡后面。

不止于此,得州还是大城市云集的地方,在美国人口最稠密的前十个城市中,得州占了三个,分别是休斯敦、达拉斯和圣安东尼奥。

它的首府奥斯汀,紧随第十名,排在第十一。

但这些,不过是表象。

2019年,发表于“奥斯汀美国政治家”网站的一篇文章说,所谓的“得克萨斯奇迹”都是建立在工资奴役和收入不平等急剧加剧的基础上的。与其说这是奇迹,不如说这是灾难。

文章引述了一个数据说,2008年至2017年,休斯敦收入不平等程度激增了16.3%。休斯敦最高收入者的收入是最低收入者的12.6倍。

根据这项研究,底层25%的家庭必须设法靠比总体家庭收入中位数少73%的收入勉强度日。

有数据说,休斯敦是得克萨斯州收入不平等程度最高的城市,在全美排名第11位。

低收入者,无论是面临无处不在的社会风险还是暴风雪等天灾,无疑都是无能为力的。

而地方政府也表现出了爱莫能助。

情况还在变得更糟,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说,从2017年到2018年,美国有9个州的不平等率激增,得州也赫然在列。

还有研究表明,得州代表性城市达拉斯比全州整体更准确地诠释了“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的俗语。

因此,有些颇为魔幻的场景也因此出现在得州,与休斯敦闪闪发亮的高楼和画廊相邻的,是没有铺设东西的街道和放满了猎枪的棚屋。

在这样巨大的贫富差距面前,得州的财富是少数人创造的,而承担暴风雪后果的,永远是没什么财富的多数人。

当地政府,每次却都站在少数人的一边。

这不仅是得克萨斯州自己的问题,整个美国都是如此,美国网友这两条推文揭开了本质。

“我记得2018年我离开得州前往佛罗里达时,很多人问我,这样是否明智。我们都需要明白,只要你是穷人,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有钱人会有暖气、水、空调和食物,他们的家园如果损坏将得到修复,如果被摧毁将得到更换,他们将受到警察的保护,而他们周围的其他人则被冻僵、烧伤、淹死或挨饿,他们不会为我们重建家园。”

的确,揭露了资本主义世界残酷真相的,在全美是一场疫情,在加州是一把山火,在得州是一场暴风雪。

3

这场灾难中,有温情,也不乏奇葩。在我们看来最奇葩的事情应该就是得州科罗拉多市市长蒂姆·博伊德的言论了。

他说了什么,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了。

他在一个网帖中写道:“政府的责任不是在这种困难的时候给你们提供帮助!生存还是死亡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政府和电力供应商以及其他服务供应商并不欠你们什么。”

他还说,“只有适者才能生存,弱者只会被淘汰”,他甚至说,遇到困难就找政府要援助“是社会主义政府的可悲产物”。

这番言论惹了众怒,博伊德也因此而辞职。

如果在中国,他敢这样讲话,面临的可能不仅仅是“辞职”甚至“社会性死亡”那么简单了。

有人说,情商高一点的美国官员都会把这段心理独白转化为:“政府正在全方位进行救助,请大家耐心等待。”然后口惠而实不至。

另一方面,他敢说这话,看来也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很多美国政治人物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而博伊德这段口无遮拦的表态,背后有得州自身的内在逻辑。

2017年,专栏作家赖特,也是一位地道的得州人,在纽约客写了一篇《美国的未来在得克萨斯》,其中他这样描述得州人:

得州人自视荟萃了美国最好的品质:友善、自信、勤奋、爱国、精神正常。外人一般认为,得克萨斯人盲目崇拜个人主义,把政府视为一种损害企业家肌体的有害物。

《右派国家》这本书写道,爱好自由的得克萨斯人采取各种措施驯服了政府这只巨兽。

措施包括,州立法机关两年才进行一个140天的会期,立法人员每年名义薪水是7200美元,州长甚至无权任命自己的内阁。

尽可能使政府保持小规模,就是得州人的态度。

博伊德身在其中,也自然明白。

此外,得州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赌胜的人慷慨大方,对运气不好的人却非常严厉。

一句话,嫌贫爱富。

叠加上得州税收低,工会弱小,公共部门吝啬小气,福利微不足道的背景,就成了,成功了没政府什么功劳,但失败了也怪不到政府头上。

日常如此,暴风雨之下,也没什么理由改变。

互不干涉的态度,当然也造成得州的贫富差距肆意生长,很多人只会越来越难以应对自然灾害和各种风险,最终自生自灭。

也可以说,博伊德的这番话,不过反映了得州的现实。

而得克萨斯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右派国家》的作者给出了一个简洁答案——它是“美国的浓缩版”,至少是保守主义美国的精华。

图片均来自网络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