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子你变了,这不是我记忆中的坏人

前些日子,很多网站都在讨论一个话题——男人娘化。

近些年来,其他的男人是不是娘化六哥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有三种人不会娘化——军人、警察和坏人。军人自不必说,必然都是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警察或许近些年被某些“秀儿”的创新搞的有些弱势,但六哥仍相信目前的“冬眠”掩盖不住他们内心的血性,在恰当的时候,一颗小石块都可以让他们澎湃。说到坏人,六哥的记忆中他们是穷凶极恶且敢作敢当的。

记得在十七八年前,六哥去抓捕一伙打群架的“恶势力”,在一个飞脚将其中一人踹倒后,对方一个兔子蹬鹰表示了他的极大不服气。六哥让出场地,示意他站起来比划比划,在他两度被我背摔、别摔在地,又两度继续给他空间让他站起来后,这坏人也终于服气了,自己戴上了我扔过去的手铐,乖乖跟我回派出所。

还记得曾经抓获了一个11次前科的老诈骗犯,从他的零口供到自己主动供述了17起诈骗犯罪,只是经过了一顿我给他买的适合他糖尿病人吃的饭。他还曾写了9页纸的一封自白书,依稀记得题目就叫“一个屡教不改的老混蛋的悔悟”。

所以,六哥一直认为坏人是不会变娘的,而最近经历的一件事,改变了六哥对坏人的看法,但是有些事情,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了。

那夜接到一起报警,称路边有两人在打架。

赶到现场的时候,两个年轻人正坐在人行道上互扇耳光。制止以后简单询问了情况,一个17岁,一个18岁,两人还相互认识,看样子是喝到了忘我的新境界了,所以坐在路边两人自娱自乐了。

满18岁的男子一身纹身,六哥对纹身没有什么坏印象,但是在随后的慢慢接触中,确定这是一个纯粹的“坏人”。

首先他谎话连篇。

见到警察他说自己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他这个蛋扯的可有点大,不说别的,就凭你这一身纹身,你也不可能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其次他向我们炫耀他有过前科。

这年头谁还会以自己有前科来作为炫耀的资本呢,难道这是什么光彩的事吗,唯有一种人是这样——古惑仔。

第三他还故意挑衅警察。

当时六哥看着这就是两个喝酒没数的毛球孩子,就问不满18的那个是不是要求处理,对方说不要求,六哥就让他赶紧打车回家,如果回家后父母要去处理,那就次日和父母一起来派出所处理。

已满18岁的“大花臂”问六哥:“你凭什么让他走?

六哥开始就没拿他当玩意,说:“他不要求处理,所以让他走。”

“大花臂”又问六哥:“他不能走,你们必须把家长叫到这里来!”

六哥看了看他笑笑说道:“他是未成年人,做笔录需要监护人在场,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按规定我们需要保证嫌疑人的休息,特别是未成年人,这个点没法做笔录,也没有监护人可以到场,另外法律规定案件只要我在两个月内处理完毕就可以,不一定必须当时处理完毕,所以,我现在让他走,想处理,明天醒了酒随时可以来处理。”

“大花臂”问:“哪部法律?”

六哥答:“治安管理处罚法。”

“大花臂”说:“你拿出来给我看看。”

六哥看了看他,心想这是来找事的,好,我给你这个机会。随即,我特意向他身边走了过去,辅警也随即拿出了胡椒喷剂静等我的命令。

六哥脸贴着脸对他说:“法律就在那里放着,想看自己百度去,我怎么处理案子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看你们喝的这熊样让你们回家醒酒去,你要是想走呢,你就现在走,你要是不想走呢,我就带你回派出所睡睡硬板床。你别忘了,你也动手打人了,我一样可以传唤你,别不识好歹。”

六哥本以为“大花臂”会动手,我也做好了随时别摔他的准备,结果,“大花臂”向后退了三四步,吼道:“这就是你一名人民警察该说的话吗?”

六哥又上前跟了几步,再次脸对脸的对“大花臂”说:“我一不带脏字,二不带口头语,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再说了,我说的哪句有错?”

“大花臂”又向后退了退,继续吼道:“我要求处理,我要求在派出所里过夜。”

好吧,给脸不要脸那可就不是我的问题了,留了二十分钟让你们自行离开,你们不走,非要去派出所过夜,那我也只能让你们坐警车回所坐会儿了。让他们都上警车回所处理,辅警拎出了手铐,六哥按着让他们又放了回去:“不用,这个‘重量级’的,用不着这玩意。”辅警也说:“看出来了,你往前靠靠,他就往后退退,连动手的胆都没有。”

回到派出所,六哥再次确定了“大花臂”是个纯粹的坏人,到所后,两人刚才当着我的面互扇现在竟然不敢承认了,而且还在办案区内继续互骂,他们都骂出了国际新水平。他们在互骂“X你妈”后,“大花臂”竟然来了一句“你这么能,你X死我妈吧”。六哥听到这句实在忍不下去了,吼了一声:“闭嘴,都关留置室里去!”一个刚满18岁的孩子,满身纹身也就算了,竟然对于别人侮辱自己的母亲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样的人渣也配活在世上?

两人的身份很好落实,不满18岁的小孩底子还算干净,已满18岁的“大花臂”显示有两条“案底”,都是打架斗殴,不过显示都是他赔了别人钱,调解处理的,这就是他刚刚拿来炫耀的那个“资本”。

六哥是不愿意给班组的兄弟们添麻烦的,既然都是很容易找到的人,且又都喝成这个熊样,不仅笔录无法制作,必定他们夜里还要亢奋来找看押辅警的麻烦,所以,六哥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的家长来派出所接人,等他们醒了酒我再去找他们算账。

二十分钟后,两位孩子的母亲同时到了派出所,把他们从留置室放出来各找各妈时,貌似他们的母亲根本管不了他们,两人如同拴着绳子的狗一样,不拉不叫唤,越劝骂的越凶。

六哥为了结束两个人无聊的“X你妈”的对骂,从离门最近的“大花臂”开始,拎着他的后脖颈子把他往外推,当然,六哥也做好了他要动手的准备,毕竟,这样的古惑仔都是很容易暴力抗法的。

在推了两下,把“大花臂”推出派出所大门后,他竟然说了一句:“你敢暴力执法?”六哥笑了,心想你真把警察当成某火锅店的服务员了?

六哥并没有搭理他,而是他的母亲挡在他的前面,冲他喊:“你想干什么?你打了人了,已经违法了,你还想干什么?”

“大花臂”也冲着自己的母亲大喊:“是我受委屈了,你冲我喊什么?”

既然是母子吵架,六哥便不能参与大多,只是在一边看着,身边四个辅警有拿手铐的,有拿喷剂的,怕“大花臂”袭警。六哥示意他们都放下,并说:“别制气,别较真,他真动手再说。”

母子在吵架的过程中,突然看到“大花臂”用拳头打了他母亲肚子一拳,虽不是很重,但六哥看的清清楚楚,这一拳,注定他是个逆子,是个人渣,早晚也是个遭雷劈的主儿。随即听到“大花臂”的母亲说:“你又打我是吧?你又打我是吧?”我去,感情这个王八蛋还经常打他的妈妈,真的是个混蛋。

六哥问“大花臂”的母亲:“你需要警察处理他打你的事吗?如果你需要,我们马上动手。”她的母亲转过身来,泪眼婆娑的对六哥说:“警察同志,对不起了,我不需要你们处理,耽误你们休息了,谢谢你们通知我来把他领走。”

六哥说:“早带他回去休息吧,明天醒了酒再带他来处理这件事。”

“大花臂”的母亲还没说话,这孩子把手从他母亲的肩膀上伸了过来,指着六哥说:“咱们没完!”

六哥说:“对,咱们就是没完呢,明天过来处理事,你敢来吗?”

“大花臂”说:“敢,谁不来谁是SB的!”

六哥笑笑说:“好,你记住你说的话,谁不来谁是SB的。”

“大花臂”又激动了起来:“你敢骂我?”

六哥笑到:“我重复你的话,怎么成了骂你了呢?”

“大花臂”吼道:“我说行,你说就不行,你叫什么名字?”

六哥说:“我叫XX。”

此时,“大花臂”隔着他的母亲吼道:“XX,你等着!”

六哥说:“我没走,我这不是等着呢吗?”

说罢,“大花臂”挣脱开他的母亲,冲到六哥面前,辅警们也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六哥也站在原地“等着”看看到底他想怎么样,结果,他冲到了六哥面前,停住,并用手指着六哥说:“告诉你,XX,我要打12345投诉你!”

六哥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我当时特别想对他说一句话:“狗子,你变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