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帮助反被诬陷警察打人,幸好我们都是“老司机”

如果春节不放假,你会不会心情不好?如果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却被人诬告,你的心情会不会更加雪上加霜?不过对于我们一线民警来说,早已习以为常、百炼成钢。

2021年的2月4日早上8点15分左右,六哥接到了一个报警,称辖区内某医院的急诊室里有一名精神病患者懒着不走,且联系不上家属。

初到医院的时候,发现一堆医生护士在远远的看着一名坐在急诊室床上的老年男子,老头正在不停的打着电话。

好心帮助反被诬陷警察打人,幸好我们都是“老司机”

  护士称此人说来此看病然后就坐在急诊室的床上不走了,也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此人提供了自己两个家属的电话,然而都打不通,所以求助民警将此人弄走,不然他占着床位没法再收病号了。

六哥尝试拨打了护士提供的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关机,一个是不接。老人的身份好落实,就是按照护士说的他是精神病,怎么把他弄走是个问题。

老头挂断电话后,六哥问他在医院里干什么,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句“还没吃饭”,有了这句话那就好说了。六哥说:“走啊,我领你吃饭去。”老头倒不傻,反问:“你真领我吃饭去啊?”六哥说:“你还不相信警察吗?走吧,跟我走吧,我领你吃饭去。”

帮老头收拾好东西,领着他上了警车,一会儿便到了派出所。按照上级要求,在出警完毕之前都是要求全程录像的,出警完毕后是不做要求的,所以,在老头进入派出所办案区的那一刻起,出警用的取证仪关闭。

在办案区,一边给老头在食堂拿了早餐让他吃着,一边核实了他的身份,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就这么一个老头竟然有好几次前科劣迹,还有两次是猥亵和强制猥亵。很快就查到了老头名下的一儿一女的联系方式,儿子的联系方式就是六哥在医院里怎么打都不接的那个手机号,女儿的联系方式就是关机的那个。

既然那两个号都打不通,六哥就又问老人是否有儿女的其他联系方式,老人先在自己手机上调出了自己儿子的电话,六哥想与其用派出所的电话打,还不如用老人自己的手机拨打,让他的儿女一看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打来的电话。

六哥用老头的手机拨打了他儿子的电话,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停机,可是六哥又觉得这个号码好熟悉,又顺手翻了自己的手机,这个号码就是六哥刚才打了不接的号码,我的手机可以打通但是没人接,而用老头的手机号打过去则是提示对方已停机,有点意思了。

随后,六哥又让老头调出了自己女儿的手机号码,仍旧先用他自己的手机号拨了过去,与他儿子一样,语音提示对方停机,随后,六哥又用自己的手机号码拨打了过去,几秒钟后一个女的接了电话,在六哥询问她是否认识XXX时,对方非常肯定的回答:“不认识,你打错了。”

到了这里,电话也无需再打了,显然是不知道老头曾经做过什么,让他的儿女已经不愿意认他这个爹了。那么,老头去哪里就成了问题。

在六哥与他的交谈中,我一点都没觉得他有精神病,他称自己天天靠捡垃圾生活,住在离六哥十公里之外的某个村里,今早来我们辖区的医院看病就是XX派出所把他送过来的······

听到这里,六哥觉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老头,便心生警惕。随即我问他准备去哪里,是想回家,还是想去什么其他地方。

老头说他要去精神病医院,去那里拿药,让我们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去。六哥并不相信他有精神病,便称要看看他的病历确定是哪个精神病院,老头还真拿出了一个两年前的某精神病院的病历,但是病历中只有一个检查结果,其他什么字都没有。

虽然我们不该去送他,但是就当送瘟神了吧,六哥带了一名辅警并拿好了老头的随身物品,准备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里去。因为送人已经属于出警结束后的活动了,可以不再全程录像了,临走前,辅警问六哥:“还拿取证仪吗?”六哥说:“拿着,全程录像,你那个没电了,再用我这个录。”

路程很快,十五分钟就到了精神病院门口,六哥把车停在路边,告诉他精神病院到了,可以下车进去了。

结果,老头不下车,说必须要六哥把警车开进去,然后把他交给医生。

好心帮助反被诬陷警察打人,幸好我们都是“老司机”

  说到这里六哥可就全看明白了,他不仅没病而且一点都不傻,警车开进医院,警察交给医生,他看病拿药的费用,要么医生见了这阵势全免,要么是警察送来的,必须警察给他垫付医药费。

六哥说:“你让我把你送到医院,我纯粹是帮忙,我只能送到门口,你如果想进去看病你就进去,我是不会把警车开进去的。”

此刻,多次前科的“狗子”立即本性暴露:“我不下车,只要你不开进去我就不下车,我就死你车上,有本事你打我啊。”

至此,六哥完全明白为什么他的一儿一女都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了,摊上这么一个前科累累的滚刀肉的爹,谁的日子都别想过好。

六哥很严肃的说:“你想死车上还真没那么容易,都是软坐垫,你撞都撞不死。今天我也明确告诉你,要么你下车自己走进去,要么你去哪里我送你去哪里,要么我把警车开回去,你在车上坐着吧,坐到你坐够了为止,所里有四辆警车,不差这一辆出警。想让我开警车把你送进医院里让我替你交钱,今天你想都别想!”

老头又试图拿死恐吓了六哥几回,六哥连搭理他都没搭理他,老头可能头一次碰到敢跟他碰硬的“犟驴警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说要回早上去的那个医院,他的诊疗卡里有50块钱,他要回去退那50块钱。

在六哥开车回来途中,在老头的只言片语中我听明白早晨也是另外一个派出所的民警开警车应老头的要求把他送过来的,想必那个里面有五十块钱的诊疗卡可能也是送来他来的民警给充值的吧,可能这也是那个派出所的民警为了解决他不下车的问题,自掏腰包的无奈之举。

到了他要求到达的医院门口,六哥停了车,告诉他到了,老头下了车,嘴里还不停的嘟囔“你们这个问题我得反映反映去······”面对这样的老无赖,六哥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给他说,开车直接呼啸而去。

而就在此后的不久,六哥接到了这样的12345:老头称“自己不下车,派出所打自己”。

好心帮助反被诬陷警察打人,幸好我们都是“老司机”

  还好我们都是“老司机”,幸好我们不相信任何人,所以,老头从上车到回来,两个取证仪全程交替录像,想诬陷我打你?想碰瓷中个“警察彩票”?对不起,我不惯着你!

全程视频回传给了12345,谁是谁非,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当然,即使我们无责,在唯诉求人说出“满意”二字为唯一标准的考核下,我们还是要被记上一个大大的“不满意”。

好心帮助反被诬陷警察打人,幸好我们都是“老司机”

  无所谓啦,就算考核扣我工资我也不会向这种无赖低头!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

腊月二十八,六哥在去分局办事的时候,发现这个老无赖又蹲在了分局的门口。六哥摸了摸左肩上的取证仪,心中默念:谢谢你救了我。

兄弟们,六哥在一线工作了21年吐血忠告:所内监控、执法记录仪在这年头监督的作用已经不大了,“自保”的作用更大,不要仅限于执法的时候才打开,只要和当事人接触,必须要全程打开这个“护身符”,你不知道想黑你的人在哪一站等你。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