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警察的乡愁 | 虽已换防,故乡却是回不去的家

文 | 加肥猫

监狱警察的乡愁 | 虽已换防,故乡却是回不去的家

  辛丑年的正月初八,他终于换防出来了,在别人欢天喜地回家与父母妻儿团聚的时候,他依旧回不了家。

因为他的家,在外地,出行诸多不便。

2019年,他23岁,刚从北方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归来,在找工作的路上披荆斩棘,在本省公务员考试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了让父母骄傲、旁人羡慕的一名公务员,是的,他成为了一名监狱人民警察。

我们都爱叫他幼崽,因为他是我们这一批入职新人里面年龄最小的,他天真烂漫,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最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2020年,他24岁,也是他的本命年。老一辈人常说,本命年会犯太岁,要穿红衣辟邪挡灾。这一年,我不懂他有没有穿,但是他遇上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新冠疫情如蝴蝶效应一般,扰乱了工作和生活的正常节奏,让人猝不及防。

平日按部就班上A休B的执勤模式被打破,封闭执勤已成常态化。本命年的时运不济,也许能让他自嘲一辈子。长达一年的封闭执勤轮换模式让这一个刚毕业的孩子沉默了许多,头发也掉了不少。也许他在思考,思考这一份职业所需承受之重。

2021年1月中旬,省内出现本土确诊病例1人,面对近期出现的疫情,为确保监管场所的安全,本地片区监狱押犯单位重新启动了先隔离后进监的执勤备勤模式,单位也迅速响应,严格执行上级疫情防控要求,采取“7+7+7”的执勤备勤模式,即居家隔离、集中隔离和封闭执勤。

执勤换防出来的这一天,他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微信上给我发信息。

❏ “执勤警察换防出来能请假离开监狱驻地吗……我想我爸妈了……”

❐ “不知道呀……你现在不是居家隔离状态吗?”

他沉默了。

////

年前,幼崽在单位备勤楼集中隔离7天后,初一进去,初八出来。

新春佳节,万家团聚,却没有他归家的身影。其实,幼崽的家不算远,虽说是外地,但也还是在本省范围内,距离所在省会城市约200公里,2个小时的车程罢了。

但父母年纪比较大,已不适应长途跋涉前来,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怜爱的独子,能回来一趟,哪怕只是吃个团圆饭也好。然而这一念想也只能深埋心底,行业的特殊性和高要求让他必须坚守驻地执勤,无暇回去。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有方却未归,牵挂丝缕千千万万……

监狱警察的乡愁 | 虽已换防,故乡却是回不去的家

  元宵节那一天,他又将“失联”,再一次坚守高墙之中,而工作的磨砺终有一天会让他去掉稚气,走向成熟,走向远方。

幼崽很平凡,很普通,他只是千千万万监狱人民警察中的一员。

就是这样的一群平凡之人,为了监狱监管工作的安稳有序,他们离开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盏守候,投身于封闭执勤任务之中,坚守肩上那一份责任,静待和渴望着下一个春暖花开,孤独而又灿烂……

EN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