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上一分钟还是悠然自得的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成了全城通缉的嫌疑人,最近,寻衅滋事罪特别多,我们来看看:

NO1.骂街@北京人,寻衅滋事罪

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最近,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官方微博“丰台警事”发布情况通报:2018年8月2日7时许,在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曹某驾驶机动车进入非机动车道,与一骑电动车男子发生纠纷,并对对方进行辱骂。针对其在公共场所公然辱骂行为,丰台公安分局经调查取证,已依法对其刑事拘留。因辱骂中使用了“北京傻*”、“穷*”等字眼,一经网络传播,引起了北京市民广泛关注,激化了北京人与外地人之间的矛盾,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只有骂北京人才会获罪。同样汤某某在自己的朋友圈里骂了一回郯城人,同样引发群愤!

看来不管你骂哪个地方人,一旦引起众怒都不是好玩的。

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NO2.微信群留言辱警,寻衅滋事罪

2018年8月6日上午,仁寿县公安局富加派出所发生一起个人极端案件导致2名警察重伤牺牲。事发后,整个仁寿举城哀伤,广大人民群众哀伤不已。而微信平台上,一位昵称“高山流水,川流不息”的网民在名为“和谐中铁”的微信群内发布“杀人者是英雄好汉,警察是拿了证的土匪”等辱警言论,其发布的辱警言论涉及广泛,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该人现已被刑拘。据悉,全国因侮辱四川省牺牲民警和辅警被刑拘的人至少已达8名。

当然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之前网民“战略忽悠局上校参谋”在《今日头条》一篇题为“沈阳刑警执行任务被嫌疑人袭击造成‘一死一伤’”的新闻报道下留言发布辱警言论称:“人民英雄,太给力了(别误会,我说的是杀警察的壮士)”。微信用户“辽A—孙志斌”在一微信群内发布言论称“干得好,干得漂亮,警察叔叔干死了”的辱警信息。两人同样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

网上辱警现在是“零容忍”,所以还是要有敬畏之心。

NO3.网上发文不慎,寻衅滋事罪

郭某受托发布《内蒙古大宗土地违法问题引发官民关系趋于紧张》一文,内容被认定存在虚假信息,被内蒙古警方已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起诉书认定“郭某等七名被告人的行为导致虚假信息被大量转发和浏览,混淆视听,损害政府公信力,政府部门为维护公共秩序启动应急预案并采取重大举措,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这样的事件并不是一起,秦某某,某媒体人,经魏某某介绍受他人之托写了一篇《乌木木齐谁推动了某某兄弟的奶酪》等三篇文章在其经营网站上发表,一审判决书认定“没有核实其真实性的情况下”“公开发布”,并认定文章中有三处虚构事实。最终包括秦某某以及介绍人魏某某,委托人潘某某均被法院判处寻衅滋事罪。

NO4.“上访”、“维权讨说法”过激,寻衅滋事罪

因多次到北京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非法上访,破坏社会秩序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今年4月初,新泰市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徐某4年有期徒刑。这样的案例可谓是比比皆是,今年有去年有年年都有,这里就不再多举,上访者好之为之。

患者术后回家5小时死于家中,家属集结亲属及本村村民共20余人将死者尸体拉到青林医院讨要说法,严重影响医院正常医疗秩序。陇南文县警方依法将周某平等三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这样的例子确实也不少。

NO5.幸灾乐祸,寻衅滋事罪

5月28日凌晨,吉林松原发生了5.7级地震,灾情牵动了全国网友的心。然而,就在这一天,却有人借地震大肆辱骂东北同胞,被全国网民人肉。

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NO6.伤害民族感情,寻衅滋事罪

微信昵称为“圣诞老人”的男子因在微信群中发布“南京就是一个坑,应该让日本人在(再)屠杀一次”的违法言论,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你绝对没想到的寻衅滋事罪——上一分钟是吃瓜群众,下一分钟就被全城通缉

NO7.污损领导人画像,寻衅滋事罪

为了引人关注,42岁的男子孙兵竟向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投掷墨水瓶,造成画像污损。法晚记者上午获悉,东城法院一审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孙兵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NO8.网上泄愤言论过激,寻衅滋事罪

今年3月8日下午,洪某,系”钱宝网”集资参与人,因不满公安机关依法查办”钱宝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在QQ群”备用防走散旅游”发布违法言论,煽动他人实施驾驶卡车冲击国家机关、劫持人质、持械行凶等违法犯罪行为。3月9日,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依法对洪某刑事拘留。

警方表示,通过信息网络煽动实施违法犯罪制造事端,是对公共秩序的严重破坏,洪某已涉嫌寻衅滋事犯罪。 

那么到底什么是寻衅滋事罪?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寻衅滋事罪,主要破坏的是社会秩序。行为主要表现为:(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刑罚方面主要有两档:1、有上述四种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2、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骂人为什么会犯罪?何为情节恶劣?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辱骂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恶劣”,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一)多次辱骂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二)持凶器辱骂他人的;

(三)辱骂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五)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活、生产、经营的;

(六)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同时,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上述案例,无一例外都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引起了公愤。虽然不符合(一)(二)(三)(四)(五)种形式,但本条具有兜底条款“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而这正是你无法理解的,这里暂且不谈这些案例定性是否正确,但一点可以肯定的,只要你辱骂他人,不管在大街上还是在网上,不管你骂北京人还是山东人,不管你骂警察还是普通群众,不管你伤害的是地域感情,还是伤害民族感情,不管你是飙脏话,还是一般极端侮辱性言论,一旦形成恶劣影响,就要面临巨大的涉罪风险,所谓的祸从口出正是如此。

发表文章为什么会构成寻衅滋事罪?

同样,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第八条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犯罪,为其提供资金、场所、技术支持等帮助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上述案例中所发文章均被认定具有虚假信息成分,损害了政府公信力,进而扰乱了公共秩序,可见舆论监督有风险,文章不是可以随便发的,切忌夸大事实。

维权、讨说法怎么还能犯罪?

上访、维权、讨说法本身并不违法,但是一旦采取一些过激的行为和言论进行维权,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或者煽动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就很可能触犯刑法。

此外,对于寻衅滋事尚不构成犯罪的,将根据《治安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处5日以上10日以下的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这样的案例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不值得一一列举了!


相关阅读:

寻衅滋事罪的前世今生

寻衅滋事这个罪名最近很火,但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罪名呢?

一位网友的看法代表了普通大众的朴素理解:一听到哪个人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抓起来了,就会想到流氓阿飞活闹鬼打架、调戏妇女、欺行霸市、无恶不作……

再专业一点的,百度一下,然后就能知道这个罪名的前世今生。

前身是流氓罪

寻衅滋事罪的起源,确实也正如普通大众的朴素理解,其前身是流氓罪,本是针对现实生活中的流氓、痞子而制定。

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根据1979年刑法,妨碍社会秩序的行为常常被定性成流氓罪,这显然有些名不副实。

为便于司法实践操作,1997年刑法废除了流氓罪,将其具体分解为强制猥亵罪、聚众淫乱罪、聚众斗殴罪以及寻衅滋事罪。

1997年刑法第293条规定的“寻衅滋事罪”犯罪行为主要包括四种情形:

一是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

二是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

三是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在量刑上,涉案人有寻衅滋事行为之一,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纠集他人多次实施上述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认为,寻衅滋事罪从旧刑法的流氓罪中分列出来,但却延续了流氓罪的定义不清、内容宽泛、适用混乱的缺陷。

“起哄闹事”情形最模糊

细察1997年刑法第293条的规定,前三种情形的规定相对还比较具体,容易认定,但最后一种“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概念就比较模糊,套用起来显然随意性比较大。

【壹號专案】统计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2014年以来的98份有关寻衅滋事罪的判决书,其中有90次提及“随意殴打他人”情形,85次提及“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形,56次提到“强拿硬要,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形,但涉及“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形的仅有34次。

对此,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解释称,“之所以判例中涉及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情形最少,是因为以这种情形定罪最为困难”。

统计发现,在34起以“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为由的寻衅滋事案件中,15起是在公共场所发生殴打行为、引起群众围观,7起是在公共场所破坏他人财物引起多位受害人报警有关,其余12起,均涉及在公共场所辱骂他人造成不良影响。

可以看出,所谓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形,实际上和“寻衅滋事罪”的前三种情形重合度很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说,“一般而言,寻衅滋事罪的四种情形在定罪时可以交叉,而对于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节较轻的都会以其他三种情形定罪,故以公共场所闹事定罪情况不多”。

罪名扩大化惹争议

1997年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的规定都针对现实的公共场所,2013年“两高”发布司法解释,将该罪名扩大到了网络空间。

2013年9月,“两高”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以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但这个司法解释,被法律界人士认为是超越立法,属于越权解释。

知名律师斯伟江认为,网络作为社会交往的空间,是有公共空间的性质,但不是刑法293条所称的公共场所。

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称,《刑法》第293条对“寻衅滋事罪”的规定,是全国人大开会通过的,无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是“两高”都无权扩大定罪的外延。

陈有西将“两高”的司法解释称为“立法权的失控”,并提醒注意其“巨大危险”。他具体解释这种危险称,将来司法部门在司法中碰到障碍,都会用修改立法,依“法”处理。

实践中,该罪名不仅从空间上扩大到网络上,在具体内容方面也不停扩大。

张明楷称:“寻衅滋事罪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常见罪、多发罪。新刑法将该罪的客观行为方式具体规定为四种及造成的严重危害社会公共秩序的后果,但是法律条文描述较为含糊不清,使得该罪日趋演变成新的‘口袋罪’”。

来源:刑事读库

警界

贵局,你们民警的演技还需要提高

2018-8-13 16:21:01

警界

民警出警时佩枪险些被人拔走,法院日前宣判!

2018-8-13 17:26: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